第二百零三章、祠堂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青衣女子举目远眺,夜色下依稀可辩堡外的原始森林重峦叠嶂,传出剧烈的咆哮嘶吼。

    她思绪远飘:“他究竟是谁?竟能在禁地来去自如。”

    “之秋,事已至此只能跟之滢姐说。”翠衣女子说。

    “并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之秋悠悠地说。

    玉涵见她脸色凝重,星眸深邃,暗道这几月之秋怎么了!变得一副心事重重样,到底池弘阔做了什么让她神不定?难道......

    瞬间她玉脸含煞,百丈内寒气逼人,冷彻心骨:“拼了守宫图,我也要将那个王八蛋碾压了。”

    说话间她带着寒雾冲出了石亭。

    之秋刹那清醒过来,追了出去。二人一前一后在月夜之下狂奔。之秋摧动“一苇渡江”追近了几丈,聚声成线:“等等!”

    “不!这口气我无法憋。我跟他拼了。”

    之秋把身法摧到极致,身形激射,蹿了上去:“看过我的手臂后再去找他不迟。”

    玉涵一顿放慢了脚步,跑出一段停了下来,在峭壁之下等着,须臾间之秋追了上去。

    喘均气后说:“我就担心你这脾气,用守宫图跟他一个烂人拼了值吗?”

    “不拼咱就胜不了他。”

    之秋慎重地卷起衣袖,手臂在月夜之下白光闪闪,细腻的如绸缎,一把朱砂小剑长在白嫩玉臂上显得异常美丽及妖艳。

    “剑图。”翠衣女子惊叫。

    “小声点。”

    翠衣女抚住嘴,不停地点着螓首。

    之秋说:“我正为此图发愁。”

    “发愁?古髓堡谁不梦寐以求,一跃成为太上圣灵,寿延无尽。我要得到它做梦都会笑醒。咱立即去敲响祠堂圣鼓。”

    “可我.......”

    翠衣女子炽热地盯着剑图,不停地抚摸着,传来细腻触感,冰爽之中蕴含一波波的温热,令她欲罢不能,小口嘤咛着:“这......这......剑......图......”她激动的犹如痉挛般颤栗,最终化为啊地一声划破夜空,她化为一道翠光冲向天际,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青衣女子望着夜空目瞪口呆。

    峭壁下的零星石屋窜出一道道身影,飞掠而至,朝之秋的眼神望去,夜空凄迷。

    “叶九姐怎么了?”

    之秋指向天空泣声:“玉涵被虏走了。”

    “啊!”

    “谁虏走的?”

    “急糊涂吧谁能破空飞行,当然是飞禽了。”

    “快通知池家族老。”

    峭壁之下人越积越多,古髓堡的人奔走相告,很快乱哄哄起来,漫天的竹火照亮了古髓堡。

    堡外重峦叠嶂的原始森林静了下来,停止了咆哮和嘶吼。

    叶之秋关心则乱,慌不择路,狂奔着回叶家,掠过一道道石院,窜进一座黑石砌成的屋子。

    “七姐......七姐七姐......”

    一间石屋中响起银铃般的脆色,光听声就知其女定生得倾城倾国,美艳不可方物。

    “慌什么进来吧!”

    叶之秋喘了几口浊气:“三姐也在啊!”她见自己还卷着衣袖,慌忙地脱了下去,整衣推开石门。

    昏黄的烛光下,十几个国色天香,瓒掉发乱,酥胸半露,雪白上的凝青指痕触目惊心。

    三姐搬来一把木凳,走起路跟平时不一样,但幽香扑鼻,酡红的脸上挂着残留的汗珠,越发的妩媚娇艳:“坐!”

    噗呲!噗呲!

    昏黄的烛光下,在上多了些溅落的胶白之物,在她身上除了幽香还有靡靡的芬芳。

    之秋脸色即变,心中燃起莫明的恨意:“你们.....哼!”掠出石房,夜色凄迷,她狂奔着,眼泪簌簌。

    一路狂奔,跑到古髓堡祠堂,它巍峨且辽阔,里面倒底有多辽阔,就算圣女也不清楚,至今还是个迷。

    之秋既委屈又愤怒,咬着银齿,撞向那祠堂的厚重石门,接近九尺之时,石门上的剑图荡出晨辉裹起之秋,嗖地卷进剑图,之秋消失了。

    刹那间祠堂外一切如初,夜色下晚风习习。

    自之秋懂事以来这座祠堂就神秘且诡谲,就连那刻在祠门上的惊世剑图也如此变幻莫测,每次来都令之秋敬畏得欲匍匐于剑图之下。

    隔十年开启一次祠堂门,这可是堡中最大的盛会。为此堡内九族十八殿三十六阁争相派出最出色的女子进行一场大比拼,胜出者可进祠堂烙上守宫图,升为圣女。

    一旦圣女二十年内达到御空飞行就送往祠堂深处祀祖,那里有块广袤的幽暗之地,进入者丛未生还过,那是一块令人谈之色变的死亡禁地。即使是这样,堡中之人都以此为荣。

    若无法达到,三年后守宫图消散,再等二年之后圣女才可嫁为人妇生儿育女。

    上次开启之时之秋才八岁,未满十二没能参加,但此次正逢百年盛会,她早已摩拳擦掌,半年前她偷偷地溜到这里,在堂外观赏剑图,却被剑图卷走,这让之秋的家人一阵海找,几天后之秋却突兀回到自己闺房。

    自此之后之秋常常无故失踪几天后忽然冒出。之秋的父母及家人久而久之已习以为常,不再堡中掘地三尺寻找她了。

    之秋一被祠堂之门上的剑图卷走就变得浑浑噩噩,宛如鲜活的行尸走肉,跃进辽阔的乳池,把自个洗得白白净净一尘不染之后越发眩晕,她只隐隐觉得被移到一块松软的地方,躺在上面无比的舒坦惬意,少顷,一个柔韧的重物压了下来,一阵致息,一只蟒蛇钻进秘地剧烈蠕动,似被啃食在掏空她,犹如万蚁缠身,之秋拼命地扭动挣扎,可那销魂蚀骨的快感不禁使她欲拒还迎尽情宣泄。

    一条大蟒张着血盆大口一口吞了过,她猛然惊醒,身下的褥子染湿了大片。她羞愧难当,翻身跳下床,一走动,嘀嘀哒哒的乳白凝脂掉了一地。

    之秋慌忙冲进浴池,它像自来水似流个不停。

    “之秋在吗?玉涵来了。”闺房外响起二姐糯磁嗓音。

    “叫她在厅中等会儿。”之秋压住怒火尽量保持平稳语气说。然后匆匆洗了下身子,跑出浴池慌忙地收好闺房,正要出去之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之秋,开开门,我是池玉涵啊!”

    之秋立即窜了过去,拔出栓子,抠下门环,拉开木门。

    池玉涵俏丽地站在门前,比几天前漂亮了,风姿绰绰,之秋一愣收回目光问:“昨晚咋一回事?”

    池玉涵玉指压着丹唇:“不怕喊得人尽皆呀!”推向那半开的木门:“进去说!”美N小说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