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死亡禁地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池玉涵艳比桃李,扬溢着青春的末梢,饱含初熟的韵味,无比的迷人,璀璨犹如明珠。

    叶之秋侧身让池玉涵进来后关上木门:“说吧!”

    池玉涵撸起翠袖,伸起玉臂在她的眼前晃动:“怎么样?”

    “蔚蓝之剑。”

    “小妞,登上太上圣灵之位,咱就青春永驻寿延无尽了。”池玉涵说。

    “昨晚发生什么了担心死我了?化作一道光芒冲上天消失了。”

    “你还不知道呀!这都月前之事了。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人都消失了,有的频繁消失又出现,有的一次性就消失几天甚至近月不等,因人而异。”

    “以前我仅消失几天就回来了,这次怎么这么久?”

    池玉涵前天才醒,对此一无所知,反问:“你第一次失踪回来是怎么样的?”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之秋的三姐在外面叫:“祠堂剑门大开,思茵回来了!叫所有得图者立马去那汇合。”

    二人匆忙赶往祠堂,九族十八殿三十六阁之杰出女子纷纷赶至。

    之秋喊:“思茵堂姐,死亡禁地难闯么?”

    “闯闯不就清楚了。”一道锐利目光扫了过来:“不错三重剑图了。”

    人越聚越多,不久之后都到齐了。

    叶思茵:“已获剑图者或达到御空飞行的守宫图者先进禁地。”

    话音方落,一波波的杰出女子涌进宽阔的堂门,至少有上万人。

    叶之秋越看越心凉,心中的怒火噌噌地往上冲,银牙咬得咂咂响:“你等着,玉涵咱先去闯闯死亡禁地。”“好啊闯闯”

    二人连袂随着人流掠进祠堂。里面连缠的山脉无边无际。

    叶思茵等没人再进入祠堂之后说:“叶之云、蔺舒扬、皇甫茗雪到了没?”

    “到了”

    三位女子窜出人群靠近她,在叶思茵身前站着,显得风姿绰绰。

    叶思茵高声说:“她们是剑图堂的执事,以后大家听她们调度明白吗?”

    “明白!”

    叶思茵玉手一挥,眨眼消失了。而叶之云、蔺舒扬、皇甫茗雪却一阵晕眩,大量的讯息涌进脑海。

    叶之云率先清醒说:“获守宫图的九族之人进祠堂内的族院,十八殿之人进殿院,三十六阁之人进阁院。进院之后的第一事就是选出三位执事。并向剑图堂报备,同时派九人到剑图堂任职。大家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

    叶之云:“进吧!别挤!时间充溢。”

    大家都知道此门开启时间有限,纷纷迅速掠进祠堂。

    话说叶之秋奔向死亡禁,累得香汗淋漓,忽然身上荡起荧光,被卷进一个院落,景色怡人,曲径通幽。

    不远处有个风姿绰绰的女子在转悠,看她的背影像七姐,正欲跑过去,却被身后:“这在哪?花红林翠,环境优美。看那边的女子像是之滢姐。”吓了一跳,猛然转身。是池玉涵到了。

    池玉涵喊:“之滢姐”

    几丈之遥的女子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在转悠。

    池玉涵连续大喊几次都是如此。

    叶之秋:“别喊了,她听不见。我们走过去。”

    可是二人狂奔了几天,累得精疲力尽,也无法拉近丝毫。

    而纪晓炎、边韵此时正住在院内几个零星散落的房舍之一。对外面情况了如指掌。

    边韵不忍地说:“还是尽快接进来。好赋予她们新的力量。”

    “积怨太深先得耗耗。”

    “换哪个女人被莫明的过度征伐都会怨恨涛天的。”说着边韵又感到徘徊在柔软口之物渐渐织热着往里伸,于是美臀迎合地起伏起来,靠着纪晓炎胸膛的饱满返复滑动。

    几番云雨过后,二人共享余韵。

    叶之秋又在院外狂奔了几天之后被荧光接进房舍。屋里的空气中荡漾着靡靡的芬芳。

    叶之秋这近七月经常闻到太熟悉。于是在屋里寻找,半天之后也没见到人影只好放弃。

    可每当夜深熟睡时大蟒蛇如期钻进她的灰甲软地永不疲倦地钻进钻出,啃食捣空她,第二天醒来之时准是褥子染湿大片,身子一动灰甲软地就涌出大量的胶白物。叶之秋等人频频换房间也与事无补,于是聚在一起防守,可结局却越发凄惨。

    愤怒之余还有欲罢不能。既希望夜夜梦见又憎恨它的出现。因为它也赋予她们新的力量及剑技,而且大厅内三餐会准时摆上丰盛的美食足够她们享用。

    之后不久她们渐渐了解不仅自已,整个祠堂内的人都享有梦境与美食,力量与剑技。痛并快乐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多的人获得剑图搬进死亡禁地,许多搬进没多久就跟死亡禁地的人一样离奇失踪。

    叶之秋:“七姐,今天死亡禁地又有二十七人获得奇遇。何时才能轮到我们失踪啊!”

    “着急了。”

    “我已心急如焚了!前天我出了趟死亡禁地,一堂三院都空了,这里也不足百人了。”

    叶之滢也是困惑,自已跟失踪之人一样,一点没浪费胶白物,全让灰甲软地吸收,并且在梦境之中全力配合那条大蟒蛇,以祈它多留些胶白物。

    又过几月祠堂内只剩池山雁、张真洁、邓曼吟、宓水儿等十人。

    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下着暴雨,池山雁正在梦境中使出浑身绝技配合大蟒蛇征伐她的灰甲软地,在它冲出一浪猛过一浪的胶白物之后,她无比珍惜地一动不动,生怕流出一滴胶白物,却被巨大的雷声惊醒,缓缓睁开眼,听见屋外细语:“秘道已打通月余了,族母频频催我们出发,一旦降临撵你就臭大了。”

    须臾,一个男子低语:“好吧!明天下午你先跟她们说。”

    女子:“别急!小心吵醒她们逮到你。”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远去,池山雁很想出去看看是谁,但舍不得流掉胶白物,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吸收完后池山雁才起身下床走出房。

    一位陌生的漂亮女子:“定是饿坏了吧快来吃肉!”

    池山雁走了过去,坐好就吃。

    陌生女子:“你们十人是少居主精挑细选出来的,需要培他一起去完成任务。”

    宓水儿:“少居主,谁啊?”

    陌生女子:“纪晓炎”

    池山雁一愣后继续大口大口吃肉。

    陌生女子接着说:“明早出发。下午就别出去练剑了,好好休憩。”

    叶之秋道:“他人呢?”

    “明早他会出现在祠堂口的飞临阁。”

    叶之秋:“太早了,中午行么?”

    厉暮雨:“少居主长得帅么?”

    蔺天音莞尔:“不帅你就不要了?”

    皇甫宁乐:“就算矮钝挫我也得接呀!都被人犁腻了谁还要我!”

    大厅内鸦雀无声,死一般沉寂,连呼吸声消逝了。添加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