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四章、先祖庇荫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古剑府是九囗厢房镶套而成,第一囗与第九囗是相对着的厢房,其余的是背靠着的厢房。

    纪晓炎等人就住在第二囗背靠着的厢房里,前后厢房合成一间,有一大一小二门,即使是小的后门也有千丈之高,出入全凭臂上之图。屋内辽阔明亮,厅内摆了张玉桌,大家围坐在一起。

    小魔女咂吧着性感的红唇说:“九围院内的雷焰能吃么?”小脑袋里一直惦记着九围院里的雷焰。

    九围院内烈焰滔滔、雷电肆虐,震耳欲聋的嗤啪嗤啪之声。那种级别的雷焰让她垂涎。她并不知道无垠的雷焰海中插着一把巨剑,剑意纵横锐不可当,激射而出斩在第九院的背墙上砰砰直响,划出密密麻麻的剑迹犹如纵横交错的沟壑。

    纪晓炎促狭应道:“可以!香喷喷的。”

    “那还等什么!”说着噌地站起往后门跑。

    纪晓炎随之追了上去,扛在肩上,不停地拍打着她的翘臀:“想死啊!”

    “纪黑子,痛!轻点!”

    他并没放轻继续拍打着:“别以为凝成族图就天下无敌了。”

    “你自已说的。别穿上袍子就不认帐。”

    一掌拍在翘臀上:“我有说么?”

    “又不承认了。又骗我!”

    “我只说只要残留一线血雾即可重凝肉躯。”

    “承认了。放我下来!”压住翘臀的手一滑就滑进她肥美之地一阵鼓捣,小魔女嘤咛着喘出粗气说。

    “一进去就绞成虚无。死得不能再死!还要去吃么?”揉捏着盈豆说。

    噗!噗!肥美之地喷出一波波的白胶物,隔着白裙渗透出来,显答答的粘液还带温热。放下小魔女。

    她落地冲出几步后折回拉起纪晓炎湿粘的手往房里拽:“便宜你了。”

    玉桌围坐的舒晴心中冷哼:“色痞!当年怎么没发现。”

    南宫贝还像当年一样气质高雅,冰肌玉骨,只是现在熟透了。

    冰儿想不明白的是叶思盈为何要让自己带队,此时见小魔女闹腾忽然明白了些。莞尔:“第一波古剑意已熔炼完,第二、第三......难度逐增。从哪家开始收缴呢?”她心念电转:“要不从地煞剑派的坤煞剑开始?”

    于黎:“天地人,基石在人,我认为先去收缴仁义剑。”“尧舜大帝国正值强盛,兵强马壮,比地煞剑派的实力还强,恐难如愿。”邓紫薇说。

    “其实多虑了。六域之时晓炎赢弱,一样抱回于皇。”乔蕾蕾说。

    “不一样,当年五国争锋,急需人才,恰逢良机被他钻了空子,成了最大赢家。”于黎说。

    “仁义之剑无形无质但却是剑意之基石。若无,咱的剑容易造就邪恶之剑。”南宫贝。

    申屠流逸却认为先去取焱火宗的天焱剑。

    子瑜说:“等晓炎哥哥出来由他决定。”

    邓琼薇心中需望是先取魔阙的魄焰剑,但没说出来,她清楚大家各执一词难以决断,最终还得听纪师弟的。

    舒晴心想纪黑子原本是个意志钢如铁的人,可自从为了纪玲修练了滚红尘及悄香禅后日御百万之女,深领其中的销魂蚀骨,一女一味让欲罢不能,都有瘾了,更何总还能御女修练飙升力量,让他更是放纵捭阖,心中是又爱又恨,冷哼着说:“让色痞决定,就是尧舜大帝国的仁义之剑。既能光明正大地虏掠亿万美女供自已逍遥快活,又能大展他那下流的二大屎诀。纪黑子还不哈泣涕子流到地上?”

    “屎诀你还炼。”南宫贝说。她就看不惯她自以为从小跟公子一起长大,目中无人,连公主的话都不听。更气人的是自国匠府认识她以来,舒晴的肚子就没见她停过,总揣着娃,生得孩子快赶上于皇了。这段时间她又怀上了,可见老爷睡她时她都无比动情达到千载难逢的魂魄合一之境:“左一个色痞右一个色痞,要是不情愿怎么又怀上了!?”

    舒晴:“色痞!色痞色痞!”挺了挺她平坦的小腹,抚摸了起来:“这个一生下来,我就成了主人。跟色痞一样具有纪家血脉族人的待遇了。”

    纪晓炎赤身冲出房:“小晴妹子,不,我的姑奶奶就挠了我吧!”他不停地向舒晴作揖。

    舒晴玉指戳着纪晓炎的脑袋瓜子,气得脸色青红不停,跺着脚哼道:“当年,我离开纪家堡时怎么说的?”

    “叫我等你回来!”

    “你等了么?”

    纪晓炎低着头眼角发红沙哑着声:“等?那我已死在凌武大帝国。若我不是梵雷圣体,你也回不了纪家堡。”

    舒晴一阵沉默,也许她会迫于神女族的压力嫁他人为妇或沦为祖兽的禁裔,也许她回了纪家堡被祖兽捅破下身而亡,大多的也许......

    纪晓炎低着头继续说:“当时我们太弱小了就如同地上的蚂蚁,掌握不了命运及生命。得先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舒晴:“现在呢?足够强大了吧你还继续做!”

    “我们强大?不不不,那是在绥呈域。一个连剑图之剑都拔不出的算是强者么?一旦生出你肚子里的孩子后成了主人。就会收到天州府的通报,到底是靠先祖的庇荫还是强大或赢弱。”

    在坐的人惊愕:“赢弱!”

    “对!明天起二人一组去收缴各派、帝国、势力及个人的古剑,开启无尽西脉,让大家可拔出剑图之剑,与府外亮剑,拼出一席生存之地。”

    第二天纪晓炎带着南宫贝去了尧舜大帝国收仁义之剑。时间如白驹过隙,没想到的是西脉比东脉辽阔十倍不止,历经了三十六年才聚齐古剑,把最后一柄古剑扔进雷焰海时一幅幅府外之图音传进脑海,如亲临。

    居外。

    辽阔无垠,苍茫上下无尽的生灵犹如蝗虫过境,又像沙场秋点兵,浩浩荡荡,一波接波涌来,悍不畏死地攻打着天州旧居。

    天州旧居激射出一道道毁天灭地的银光大柱。

    轰!轰轰!在辽阔的苍茫上下炸开,凄泣惨叫响彻云霄,残肢断体满天飞,洒下五颜六色的血肉。随之飓风狂卷过后一片死寂。

    少顷,密密麻麻的生灵接踵而来,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尖哨此起彼伏:“射击!”

    铺天盖地的光芒炸开,接踵刮起狂风飓浪,一扫居外生灵,空中的怪物叫:“啊又强了!”惨叫着戛然而止苍茫上下又恢复了宁静。

    居内的无尽西脉。

    “公子你的霹雳梵雷!”南宫贝尖叫。

    “真是丫鬟命!这么多年了还改不了口。”舒晴说。

    “谁愿伴本居主杀出去?一解天州旧居之围!夺回生存之地!做个真正的强者!”纪晓炎说。

    “公子我去!”南宫贝率先叫道:“别忘了这是我的奖励。你答应过我的。”

    “记得放心吧!”

    半年前,南宫贝一胎产出九子,轰动整个天州纪宅,原本只是永世夫人的她一跃窜进了主人之上,身份尊贵的令人嫉妒,连太族母们都纷纷传讯给纪晓炎,特许她随公子出征。加我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