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五章、冲出天州旧居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忽然一阵空间波动,把纪晓炎等人送到一个陌生之地。烟雾缭绕,辽阔的褐色地面平坦光滑,炽烈得冒出白烟。矗立于云霄之上。

    远处站着二个美丽女子,纪晓炎一眼认出那个亭亭玉立的女子,精致五官梦幻般美。

    小魔女往后缩了缩:“怎么她也去了!”在天州纪宅她一犯事就遭她收拾,心有余悸往纪晓炎身后缩。

    “派你来中庭怎么办?”

    梦幻般美的女子:“我不来你的剑图之威剧降。上面决定派我与叶名姝来。”

    “居主”

    纪晓炎看向叶名姝,似曾相识,思索会儿说:“你是宗仁府的,我见过你。这么高我们怎样出去?”

    “一跃就跳下去了”叶名姝说。

    “我刚进灵境,跳下云霄之巅还不摔成血雾。”纪晓炎叫道。

    “只要居主摧动臂图裹住我们就摔不死。”叶名姝说。

    纪晓炎依言摧动一跃,凭空出现群星绕剑,踏剑而飞,降落地面。

    庞杂的生灵气息熏人作呕。一行人抚鼻飞掠,苍茫之上一波接一波的银柱划过,落在前面漂移的草地上炸开,璀璨光芒让纪晓炎短暂失明,只觉天旋地转狂风肆虐。刹那间又恢复宁静。

    叶名姝急喝:“快跑!”

    纪晓炎噌地窜起朝前狂奔,须臾间又一波波银柱划过上空,嘭嘭炸响,狂风刮过。

    大家趁着空档前行,作呕的气息渐渐浓烈。臂图却发出绚烂的星光,剑意凌厉,裹住大家向前漂飞,瞬间消逝在天州旧居外。

    “群星绕剑”降落九指峰坳,坳中有座磅礴的宫殿,散发绚烂的星光,九剑悬于宫殿上方,迸出凌厉的剑意。

    辽阔的宫殿内悬浮着一个祈坛,气势磅礴,纪晓炎一跃而上,瞬间出现在荒废的古井内,沿着长长的天梯爬了出去,周遭是广阔的青石坪,坪外是参天密林。

    纪晓炎按照九宫八卦推算出方位,靠近密林。

    哗!一棵棵巨树移动起来,裂出一里长的羊肠小道,纪晓炎迅速窜上,林间时不时地响起哗哗之声。窜出密林,是个荒废的小村,断垣残壁杂草丛生,一片沧凉。

    出了村口,翻过几座大山,狂奔了一夜,穿过一个长长的崖缝,眼前一亮,进入一个院落,雕梁画栋,景色怡人。

    纪晓炎等人在院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出口,但被封住。

    叶名姝越过纪晓炎,玉掌拍上,摧动臂图,门上凝出个剑图旋涡。率先钻出。

    纪晓炎等人跟了出去。外面是个祠堂。堂门紧锁。

    大家看向叶名姝。她摇了下螓首。

    顺着门缝往外看,连绵的群山下坐落着无计其数的琼楼玉宇,宛如灵域的仙城。二个蓝衣女子连袂飞掠上山,朝祠堂方向而来。

    “藏起来!”纪晓炎急道。

    转身一看却见祠堂虽大,但却一目了然无地可躲:“回后院。”

    叶名姝:“来不及了。跟我来。”立马窜进门边的杂物间。众人挤在一起,拥挤得连门都无法关上。

    小魔女顺着纪晓炎的身体爬坐在他肩上,纪晓炎往后一退,正欲关上门时祠堂门嘎吱一声推开,蓝衣女子站在门口。

    “这下麻烦大了。上堡之人会络绎不绝了。”

    “可不!繁星簇簇的叶思涵、叶思蔓等人还好,堡里会毅无反顾地出面解决。至于其她人得拖个几年甚至二十几年。”

    “还是咱们好,十一岁就祖脉觉醒了,没这些烦心事。”

    “祸福相依,觉醒的早也多守了几年禁地。”

    “蔺舒、皇甫漪等人怎么还不回来?”

    纪晓炎趁机小心翼翼地掩上门,怕发出声响留下了一条逢。往前走了走,放下小魔女。大家挪了挪,不知是谁踩到什么一滑,往前一涌压在门上,门嘎吱一声关上了。

    外面的人听见响动窜进祠堂:“刚才你听见声音了么?”“没有!”

    “奇了。像是门声。”

    祠堂外又响起一阵阵窸窣的脚步声走进祠堂。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以后这里就热闹了。”

    一个甜美的嗓音:“可不。就连蚊子都是母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给你公蚊子,你用得了么?”

    外面一阵寂静。

    少顷,一阵阵密集的窸窣之声涌来,莺歌燕语。祠堂里热闹了起来。

    纪晓炎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那个蓝衣女子推开杂物门。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滑过,杂物门没人来推却听见关上祠堂门的声音,随之二个窸窣的脚步声往里走。外面恢复宁静。

    等到夜黑之时,纪晓炎等人才出了杂物间。大家在祠堂内仔细寻找都没找到其它出口,退回院子继续寻找。

    小魔女拽着纪晓炎往一个厢院走:“咱先去吃一顿好的。”

    “在哪?”纪晓炎咽咽香津说。

    “就在里面。”

    小魔女带着众人闯进院门旁一间厢房,浓郁的肉香让人馋涎欲滴。一条长长的石桌上摆了一排坛罐,足有一百二十三个,罐口冒着热气。

    纪晓炎走近石桌,伸手刚往坛罐一探即出:“啊炀死我了。”拼命地甩动着的手炀得通红。

    小魔女、归灵芸、叶名姝、申屠流逸却抓出一块足有二十斤的肉呼呲呼呲地吃着。

    南宫贝和舒晴的香葱玉手也炀得通红,去找勺子却没找着。

    纪晓炎直接拔出臂图之剑,往坛罐插,插了半天一块肉也没有。走到下一个坛罐接着插。

    南宫贝和舒晴学他一样。插完一遍一块肉也没找到。

    纪晓炎窜到小魔女那一罐,一阵*,依然一块也没,看着小魔女呼呲呼呲地吃吞了吞口水:“怎么一快也没?”

    “满满的一罐,再找找。”

    纪晓炎又找了一阵说:“没有啊!”

    “不可能!”小魔女呼呲呼呲地吃完手中的肉,伸手往坛罐里找:“咦!肉呢刚才明明满满的,我才吃了二块肉。”边说边伸进下一罐,一百多罐全是空的。

    小魔女皱了皱眉说:“我还闻到三个厢房里飘出肉香,走!去下一间。”一遍下来纪晓炎、南宫贝及舒晴一块肉也没吃着。小魔女等人也只吃到七块。

    纪晓炎舐了舐发干的嘴唇问:“小魔女仔细闻闻哪里还有肉香?”

    “没有了!整个院子就四个食房。”

    一连几天都这样。纪晓炎、南宫贝及舒晴粒肉未进,饥得不行了,只好冒险在院子内生火烤肉。半年后带来的肉快吃光了还没见祠堂门开过。快看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