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七章、强烙剑图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臂图“繁星绕剑”的威力疯狂地飙升。

    孟含求饶着:“去红琳那儿!让我歇歇。”

    “我还没缓过劲呢!”红琳娇喘吁吁说。

    纪晓炎从洁白上下来,穿上袍子去找叶思涵、叶思蔓等人,几轮旖旎过后竟趴在叶思涵身上骤然迸出“繁星绕剑”,嘭!它晋级了。

    浩瀚族图讯息涌进叶思涵脑海,在抱着头剧烈扭动娇躯惨叫不止。

    纪晓炎感到一波波浩瀚炽烈雷焰冲体而出灌进叶思涵的体内,仅浇出一半叶思涵就晕厥了,他迅雷不及掩耳之执压上叶思蔓,灌进她的体内。

    叶思蔓也狂扭着身子抱头惨叫。

    “繁星绕剑”窜回手臂,臂上迸出二九十八颗星晨,在空中摆出二个九天雷音阵,它们又以阴阳二仪布阵。他狂笑不止:“成了!”让十八颗星晨组成各种剑阵,在空中变幻莫侧。

    叶思蔓身旁躺着的叶宛筠:“祖图晋级。”

    闻言,他停止了演变,退出叶思蔓的身体:“别浪费。”

    趴上叶宛筠扣响她的玉门。云收雨歇时,十八颗星晨回了臂上。望了眼躺在床上晕厥的三女自语着:“母凭子贵,一飞冲天。”

    回到自个的寝宫,坐在床沿上。

    叶名姝问:“你对叶家之女做了什么?我的臂图忽然璀璨起来。”

    拍了拍床沿向她招手。见她坐下一扭身把她压在身下,一阵手忙脚乱。她晕厥几天后苏醒,臂上的族图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年了,外面的祠堂门还没开过。

    小魔女几月前开始干呕不止,南宫贝告诉她她怀上了。这让跟了纪晓炎多年从未怀上的她欣喜若狂倍感珍惜,一连几月都不让纪晓炎碰她,而她的臂图上也多出几百颗褐星,气息如渊。

    不仅她如此,申屠流逸更高兴,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以她的凤凰之躯也能怀上,这可是冲破她的种族命运。本就拥有羡煞旁人的姿色的她越发美丽动人了,成天光彩照人。她的臂上褐星繁簇。

    “吾皇,我怎么会多出这么多褐星啊?”

    “你拥有十二万真身,因你将怀未怀之时族图预卜出会怀上赐予你主人之上身份,所以一子多十八颗,若不止的话更好。”

    “吾皇之意......”

    “不能说。自已明白就行。上面决定叫我明天送你和小魔女回天州旧居。”

    第二天众人回了一趟。再回来时祠堂门敞开着,但却戒备森严。

    “怎么了?”纪晓炎问。

    “不愿解除婚约的男方后天要来。”

    “多么?”

    “四千人左右。”

    “占了近半了。”

    “你看你的女人多抢手!你得惜福加倍疼爱她们。”

    “告诉我该怎样加倍疼爱你?”

    她娇羞低下头,拔弄一束鬓发声若蚊音,纪晓炎靠近她柔美的身子,一手搭在她的柳腰上,趴在她耳边:“是不是这近没去找你想我了?”

    她点点螓首又拼命地摇头。用眼角余辉瞄着他,见他炽热地盯着她,似要把人点燃一般,小心脏卟卟地跳。

    他一把抱起她柔软的身子掠向她的寝宫。几渡狂风暴雨之后她卷缩在他怀里,温香软玉,在白脂上游走一阵,抓向丰盈却被它瞬间弹滑走,他小心翼翼免得惊动它,张开手去握住,却握不了三分之一,瞬间在手中溜走,一追一逃间,一只玉手过来协助它,才捕住它,一阵阵胡揉海搓,传来的触感让他心猿意马魂予色受。

    她感到他的身子炀了起来,侧身仰躺让他爬了上去,钻进个紧箍温润之地,臂图迸了出来,悬于空中,剑叠剑,星融星,时融时分无比绚丽。

    很快后天到了。不愿退婚的男方聚集在祠堂外,作最后的挽留。

    满天霞红,已旁晚时分了。上官箫吟纤纤玉手拉着纪晓炎匆匆掠出祠堂,眼内还残留媚态,潮红未消,剽了眼身旁的男人,心中甜滋滋的:“这醋也吃,我连手都没让他碰过。劲那么大,差点把我戳坏了!”拉起他飞掠下山。

    山脚亭里,一个青年在渡着步。

    “存儿别等了她不会来了。”

    “不会的,箫吟不是那种人。”

    “父亲,就让哥等吧好让他死心,绣文姐多好的一个人,才貌也不输于上官箫吟。上回订婚时我就坚绝反对,古图堡变数太多。”

    “关濮玉,别跟我提桑绣文。”

    坐在亭椅上一句话没说的中年男子忽然吐出句:“她来了。”

    青年精神一震朝山上仰望,少顷,一个翠衣女子拉着个紫袍男子飞掠而至。

    中年男子叫关鸿羲是上官箫吟的父亲上官鹏云至交好友。不是兄弟胜似亲兄弟,关系铁了去。

    关鸿羲对古图堡之事也清楚但扭不过儿子关濮存,他太喜欢上官箫吟了,才订下这门亲事。

    关濮存一见上官箫吟来,心中又燃起希望,也没见着她正牵着一个男人的手。激动地说:“箫吟你别退亲行么。我哪里不好我改行么!”

    上官箫吟:“濮存哥哥哪里多好!只是我族图觉醒了。”

    “让我看看。”他不死心地说。

    上官箫吟一摧即收了她的“群星绕剑”。只见亭外璀璨的星光一闪即逝,拉着纪晓炎走过关濮存身边,向关濮玉说了句:“濮玉妹妹也来了。”

    “是啊!有段日子没见上官叔叔想他了就一起来了。”关濮玉小嘴说,但一双如钻的星眸却盯着纪晓炎,暗道的确有几分英气但比起哥哥差了些。经过她时她闻一股庞杂的幽香还有一种淡淡的奇香,没有闻过但让人心速加快。

    上官箫吟径直走到关鸿羲前:“关伯伯,一年多没见更俊朗了,红光满脸的,修为又精进了吧!”

    关鸿羲哈哈一笑:“你这嘴巴还是那么甜。这么久了也不来看你关伯伯。”

    上官箫吟:“我也想去。可祠堂紧锁出不去。”

    关鸿羲沉默阵,扫了眼纪晓炎后看向上官箫吟说:“他是......”

    上官箫吟脸上飘过一抹娇羞:“关伯伯作弄人,明知他叫纪晓炎还问我。”

    远处射来一个黑点,如风似电,是个黑袍中年。

    上官箫吟:“父亲来了!”

    眨眼间到亭外。沉稳干练,目光如炬。说:“关大哥、存儿、玉儿回家吃肉喝酒去。吟儿你也快带居主回祠堂,门就要关了。”加我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