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九章、嗜肉居主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少顷,蔺霏闪出剑图。见厅里并没归灵芸和纪晓炎,心中咕哝:“竟能避开檀香姝监视。”难道去了琼池或悟道台了。于是问:“他们去哪了?”

    红琳应话:“回房了。”

    闻言望向上官箫呤:“他们在干嘛?”

    她应道:“被紫雾遮蔽住。我也看不透。”

    果然具有特权可避开我的监视。

    一块悬空大陆上,痴缠着的二俱赤体上方,二个“繁星绕剑”时分时融,天地人乃至万物都在交融,孕出无形无质但的确存在的伟力,被繁星绕剑所吸收。

    “繁星绕剑”时不时迸出璀璨光芒,绚丽之极。

    二人进了种玄之又玄顿悟中。

    紫屋外,风云变色,暴雨滂沱,雨冲扬起荧光,犹如乳燕归巢似的浇上紫屋,它喷出一股股秽气,变得发出璀璨,随之又迅速黯淡。

    紫屋在缩小。暴雨从子时下到酉时。一身紫衣女子正躲在檀树下避雨,雨滴渗过茂盛树叶滴滴答答落在她头上,顺着她浓密的紫发滑落在地碎开。一阵风吹过扬起女子的丝发,咕囔着:“要跟他走么?还是......”扬起头看上头顶上的一条小枝:“还是舍了它。”

    大雨滂沱下,赤脚踩踏着水珠玩儿。午时雨渐渐地小了,身着紫衣的女子一跃窜上树。紫屋悄无声息缩小到本像的半成大小。

    天晴了,大家走出紫屋。

    蔺霏摧动臂图收起“檀香姝”,却见它化作浩瀚紫色流光钻进了纪晓炎的臂图。她惊愕地说:“它是九天一脉的瑰宝。”迅速缠上纪晓炎:“还我!”

    他如一尊石像般站在那一动不动。

    臂图里。

    檀香姝闯进一颗碧绿的木星,花草树木迅速枯萎,一条条巨大的根须迅速生长,眨眼间惯穿了整个木星,朝周遭的星辰伸去,一簇簇的星辰被它拉来融入木星,少顷被它吞并了亿万颗星辰。一颗紫芒璀璨的星辰继续在星空中纵横捭阖,吞并着一颗颗一簇簇它想要的星辰,几个时辰下来它吞并了近二成的星辰。

    一颗巨大的紫星被檀香姝茂盛的枝叶遮住了苍穹,从树上跳下位紫衣女子,星眸如紫钻,妩媚一笑:“进来吧!”

    蔺霏等人不能自主地被拉入臂图。

    厅还是那个厅。人还是那些人,只多了个紫眸紫发的女子:“我叫九檀姝。是九天血脉第二十七代族人。执撑剑图族瑰宝之一檀香姝。”

    蔺霏:“我的檀香姝呢?”

    九檀姝:“这座紫屋么?”

    “是!”

    “还由你撑控。”九檀姝沉呤一会说。

    眼前女子披肩紫发显得恬静而高雅,跟刚才之人牛马不相及,没有一丝媚态。上官箫吟心中暗惊:“好厉害的媚术。”转念一想又不对,既学了媚术,行为举止自会流形以外。

    外面。

    纪晓炎浑浑噩噩醒来后,眼前一片苍凉,寸草不生。路人甲:“怪事!银婆子和屋子都不见了。”

    “那个小伙子傻站在那儿发什么愣呀!”

    “居主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一片废墟有啥好看的。”

    纪晓炎遁声望去,一个小厮正跑来,似曾相识。

    “古图居什么时候出个傻居主呀?”

    “小声点。被赵四听见有你好果子吃。”

    刚才说话的赶紧闭上嘴。纪晓炎懵懵的跟着小厮回了一个不起眼的府第。

    只见府前一个老者都翘首以待,见小厮后回跟着纪晓炎心中欢喜:“银婆子和紫屋真没了。”

    赵四亶道:“没了。成一片废墟。”

    “吩咐橱房上最好的肉食,尽量做多些。快去!”老者边说边带着纪晓炎进了府第。穿过几道厢院进了个中殿。老者端了条椅子放在纪晓炎身后:“居主坐吧!稍等!肉食立马就来。”

    纪晓炎懵懵的坐下,目光呆滞,像木头似的坐在那儿等。不久赵四带着几个小厮进来,递上一盆肉食。

    纪晓炎裂嘴傻笑拽过盆,吃了起来,直吃到子时他才打了个饱嗝迷上眼,须臾又醒了接着吃。一拨拨的小厮进进出出,送来肉食。一连过了几天,臂图波光荡漾,闪出蔺霏等女。

    只见纪晓炎坐在摆满肉食的桌前,紧紧抱着一大盆肉,嘴里还叼着半块肉没吃完睡着了。

    孟含噗呲掩住嘴,一双妙目矜满笑意。

    外面的小厮听见屋里的动静叫:“居主,还要肉么?”上官箫吟往盆中抓了块肉放在嘴里学纪晓炎的声音:“暂时不要了。”

    “要!”纪晓炎张嘴说,叼着的半块肉掉回了盆里。浑浑噩噩的他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小厮们推开门见屋中多出几位绝色,相互看了一眼,朝紫眸紫发的女子恭敬问:“夫人,肉放哪儿?”

    她指了下茶案:“就放哪儿吧!以后不必在外候着,每隔半个时辰送一批肉食来就行。”

    小厮们应了声把肉摆在茶案上就退了出去。

    上官箫吟见他吃的津津有味,也胃口大开,纪晓炎时不时地冲她傻笑,暗暗跟她较起劲看谁吃的更多。不久之后纪晓炎并不满足居中的肉食,自从赵四带他去了趟镇里的酒肆就喜欢上了。

    午时赵四匆匆跑来正要闯进院门却被老婆子拦住。

    婆子:“夫人嘱咐了,今日起不许男子进院,有啥事需由我等代禀。”

    赵四止住身势:“刘婆子,我有要事禀告居主。”

    “是不是醉仙楼推出了炖罐“焰翼羚”之事?”

    “你也听说了。”

    “屁大点的小镇什么事瞒得过我刘千巧。”

    赵四情绪低落,沮丧地说:“又晚了。”

    刘千巧见状:“别灰心,居主与箫吟姑娘及灵芸姑娘刚走一刻钟,要是......”还没等她说完,赵四已一溜烟跑了,紧赶快跑在醉仙楼楼下追上,早已气喘如牛,汗珠簌簌。

    上官箫吟见状放慢了脚步。

    赵四却不管不顾,一头窜进醉仙楼喊:“掌柜剩下的‘焰翼羚’不许卖了我全包了。”

    “嗜肉居主又来,刚点的七罐再加二十罐。”

    赵四:“张公子您太没涵养了。竟跟我一个下人抢吃的。说出去你不怕人笑话,张老爷子怕,以后他老人家的脸往哪里搁么?”

    掌柜二人都不敢得罪,笑脸相向。

    赵四见状:“掌柜的难道忘了二年前仙食居差点关闭之事了。”

    掌柜闻言一惊说:“就是他么?”

    别看赵四还小但对小镇之事知道的很多,一副老成样站在柜前。

    掌柜闻言心念电转,张公子一向体虚多病经不住大补,更何‘焰翼羚’,要是把他吃坏了,下个关店的就是醉仙楼了:“张公子实在对不起,老朽差点忘了,你一共来了三位我只能卖你三罐了。”FL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