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院内院外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崔妙菡在铜境前梳了个朝云近香髻:“他会来么?”

    “不清楚。”杜雪艳香葱柔荑不停梳出个垂鬓分肖髻说。

    二个嘀咕一阵。外面走进位抱肉盆的男子。

    崔妙菡忍不住心中的怒火骂道:“吃货”。

    男子并没吭声,径直坐在厅中吃肉。只见他吃光一盆又一盆,吃到戌时崔妙菡扔下句:“我可不陪你了。自个儿慢慢吃个够。”径直回屋跳上床睡了。

    少顷,杜雪艳跟了进来:“就不怕又凉着你?”

    崔妙菡掀开被子:“总不能自荐枕席。”

    “自荐也不管用。但可......”杜雪艳上床在她耳边低语几句。二女实在太困了没等多久就睡着了,梦见条大莽蛇钻进菲甲之地肆意妄为。

    梦中九把巨剑由慢至快不停地飞舞,变幻莫测。

    几十万仙姿玉貌一觉醒来,床上一片狼藉,全身酸痛要散架似的。

    崔妙菡咬牙爬起床出了厢院,只见广场上聚集了十几万国色天香。身后响起杜雪艳的声音:“悟不了剑,烙上不图连做丫鬟都不够格,这次又淘汰了六成多。”

    “太残酷。”崔妙菡不噤。

    二女走进人群,听见她们窃窃私语:“遣散七十多万。”“也值!得到二千五百万橙晶币。”

    “值?哪能像你的一样肥美如丘。别人是肿成那样的。”

    “少说我。看你床上的褥子湿成什么样了,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站着殿廊上的冀梓榆:“大家静一静。”

    闻言,众人封上嘴唇,渐渐静了下来。

    冀梓榆接着说:“你们虽得图了但在居中只高于丫鬟一点,只是人阶十二品侍女......”

    一些胆大的问:“你呢?”

    冀梓榆回道:“地阶七品妾。”

    十几万国色天香开始了解居中的一些情况。

    而正殿内。

    纪晓炎摧动臂图,窜出繁星绕剑,悬停于殿空。

    归灵芸与九檀姝、蔺霏、皇甫熏一跃窜了上去。繁星绕剑激射出殿,眨眼间冲向天际消失。半天后才从天际返回手臂。

    上官箫吟和关濮玉早为纪晓炎准备好海量的肉食,直过了月余他才停止了进食。

    “宛筠,这里的王境你一起带回去。舒晴那急需人手。”

    “冀梓榆、堵昙帼等人一起么?”

    “乐正姿蝉、喻芷蝶的随从就不要了。”

    她嗯了声出了正殿。

    少顷,冀梓榆、堵昙帼窜进殿:“小姐,王境全让宛筠姐带走后我们居主院就不足五万人了。”

    喻芷蝶:“居主,这里是堡中门户。一旦异族察觉势必来犯,能不能留下一万王境?”

    “上面想尽快打通通道,不停地崔。而且舒晴那边压力也太大。我也没法子。连配给我的人都抽调走了七人。”纪晓炎解释着。

    喻芷蝶:“一旦这里出了问题就更糟糕。”

    堵昙帼:“既然缺人手,为什么还赶走院外的人呢?那可是十几亿啊!”

    纪晓炎:“无法烙上剑图者,参战容易战死,不到万不得已别干这种蠢事。”

    冀梓榆本以为是纪晓炎担心内部被异族渗透。原来他舍不得损耗。

    纪晓炎沉呤一阵出了居主院,往外走,拐走一个辽阔大殿,里面堆满了储物袋。

    一位脸带刀疤的老者见他进来说:“居主你要的杂晶币都在这。”

    “办的不错。”说着摧动臂图刮起飙风卷走了殿内的储物袋回了居主院,去了秘殿的一个秘室,把杂晶币倒进里面的池潭,须臾间碧液翻滚,烟雾蒸腾,周遭突兀地冒出大量的山川湖泊......整个居主院都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一个个门户上凝出剑图,散发出毁天灭地之威,刹那间剑图又隐晦起来。

    正在正殿内议事的乐正姿蝉等女忽然间目光呆滞失去意识。醒来时却被眼前重峦叠嶂的山脉惊到了,宛如置身于无垠大陆,一座座刀劈斧削的云巅奇峰之上耸立着巍峨巨宫,气势磅礴。

    一个“繁星绕剑”骤临带她们飞上一座奇峰,钻进峰上的巍峨巨宫降落。

    “这里是居主院的核心。”纪晓炎说着手臂上迸出个三足褐炉,把乐正姿蝉等女吸进炉中又吐出:“你们只要恪守其职就行。”

    乐正姿蝉凭着自身的臂图感应到这里犹如顶级的上界不仅无垠且到处充满了阵法禁制,没有臂图寸步难行。一个喻芷蝶的随从(喻冷卉)摧动臂图,芒光一闪她闪到一座浮宫,穿过宫前玉石铺成的辽阔广场,窜下云阶走个九丈就出了院门,来到外院。

    院里井然有序地列着几百万个貌美女子,丰胸肥臀,身材高挑,肌肤赛雪。

    喻冷卉扬掌说:“拍到肩膀的人留下。”

    没拍到的人走出外院。

    她对着留下的约有九十万丰胸肥臀说:“丫鬟要做的事繁杂且很辛苦。并且有个不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刚决定的,没做足五年就想离开的院里不再作补偿,只有做足五年以上的离开才发二十万橙晶币。”

    丰胸肥臀们窃窃私语起来,一些人摇曳着仙姿走出外院,这一下子走掉近六十万。

    杜雪艳和崔妙菡连袂而来。

    雪艳道:“喻院主,能挑了么?”

    “只许挑七位。”

    杜雪艳:“不是说九位么?”

    “怕不够。以后补上。”

    崔妙菡一看说:“够了!”立刻摧动臂图选定九人。杜雪艳见壮也摧动臂图,对着她们说:“住进一百零一号阁楼,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专用丫鬟了。”

    此时院内涌出浩浩荡荡的仙子,有得选十二位,有的选九位,有的选五位,不到一个时辰就被抢空了,来得晚的只能等下次了。

    几日之后,纪晓炎出了古图居,只见小镇比以前热闹了,多开了很多商铺。望着一座座酒楼食馆,舐舐嘴唇咕咚咽了下口津。

    刀疤老头:“居主上车吧!外面的肉食才叫好。”

    纪晓炎满怀期待登上兽车,朝小镇外跑,风驰电掣。出了小镇,郊外一处竹林里窜出位腰挂酒葫的白须老翁,扣指放入嘴中,鼓腮吹出一阵悠扬的哨声。

    一只飞禽从天际飞来,微风掀过,降落在百丈外。

    刀疤老头咦地声勒紧缰绳,兽车缓缓停至白须老翁身旁:“向宏博,请接居主他们。”

    白须老翁扔给刀疤老头一块玉简。

    纪晓炎、上官箫吟、关濮玉一下了兽车就被一股柔和的气劲裹住带上了禽背,飞禽一蹬足张开翅膀一搧犹如离弦之箭射上空,眨眼间飞出万里之遥。加我 &buding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