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六章、臂图变异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夜深人静,院里炙热。小山坳里一堆火烧得正旺,纪晓炎等饥肠辘辘地围着它烤肉,肉香四溢。

    纪晓炎舐了舐嘴唇说:“吃完这顿就没了。”

    夜更静了,油脂掉在火堆里嗤呲嗤呲响。少顷,他手中的几窜肉烤好了,移出火堆吃了起来。

    “好啊竟敢在院中烤肉。”

    他一惊停止了咀嚼遁声望去,修条的身子穿了件天青色中裙。噌地站了起来,一脚撩上火堆。

    “不必惊慌。我还带了肉和美酒来。”

    修条的身子捡起被踢散的火柴,重新架上。拍了拍纤细玉手从他手中拿了一窜吃了起来。

    见她并无恶意让出自已的坐位说:“坐吧!”自已跟小魔女挤在一起坐。

    青衣女子吃完又从他手里拿过一窜:“别看着我吃,自已也吃呀!”

    早已饿得眼冒金星的他狼吞虎咽起来,须臾间就消灭了手中的烤肉。

    她取出一把把窜好的肉和一坛坛美酒分发了出去:“我叫朗茜,七月前刚进祖禁地的。你们呢?”

    叶名姝截话:“我们也是那时进来的。”

    也许是美酒的作用气氛很快活跃起来。酒后她脸色酡红,美艳绝伦,媚眼如丝,鲜红盈润柔唇十分性感诱人。

    纪晓炎情绪高涨,暂时抛下无肉渡日的窘境。端起酒坛狂喝起来。

    “看你们的臂图繁星簇簇,祖血脉比我的还纯正。”郎茜说着连喝了几口酒,把酒坛搁在地上,拿起窜肉撕咬起来,一窜肉进肚:“食房有免费的肉食不吃却躲在这山坳里冒险燃火烤肉,忍饥挨饿。”

    纪晓炎眼中冒光:“怎样才能进食房免费吃?食房又在哪?”

    “凭臂上的祖图,明天我带你们去。”朗茜秀幕笑开。大家尽情喝酒吃肉,天渐渐亮了。纪晓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仿佛进了个销魂蚀骨的幽境。

    醒来时躺在软绵绵大床上,见小魔女等人都和衣躺在身边,推摇着她们喊都无法唤醒,擦看一番后知道她们无妨只是熟睡了,呼吸均匀悠长。

    情绪上放松了,感觉也敏锐细腻了,只觉下身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撩袍正欲擦看时却被嘎吱的门响吓得急忙盖回袍。

    几位漂亮的妙龄女子闯了进来,换了一身黑裙的朗茜跟昨夜不太一样,面似桃花,星眸含波:“睡得还习惯吧?”

    “她们怎么了?”

    “喝多了呗!”朗茜取出一盆肉:“饿坏了吧!吃吧!”

    纪晓炎伸手抱起玉盆狼吞虎咽起来,吃完一盆朗茜就递一盆,十几盆过后,臂图隔着袍子溢出绚丽的晨光,剑呤轻鸣。

    纪晓炎见状玩命地吃肉。

    朗茜瞠目结舌,和她一起来的国色轮换着出去一阵又回来递上一盆盆肉食,纪晓炎的肚子像无底洞一样填不饱。

    与此同时臂上璀璨起来,几日之后冲出个群星绕剑,周遭荡起一层罩无形无质但却存在,不知过了多久,窜回手臂。纪晓炎醒了。

    辽阔的寝宫里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雪白玉体,一片狼藉,空气蕴有浓烈的奇香,闻之令人蚀骨。

    他正迷醉之间,一股邪风骤然刮起卷走一切迷离的芬芳和蚀骨的狼藉,犹如乳燕归巢般窜进臂图,迸出一束束褐光融进香娇玉嫩的臂图。

    小魔女苏醒之时见纪晓炎坐在床沿目光呆滞:“撑傻了!昨晚的酒肉让我受益匪浅。”说着摧动臂图,迸出个“繁星绕剑”,悬浮于空,溢出五彩缤纷的星光,十分美丽:“我不仅可以出剑还可出图了。”

    南宫贝等人苏醒后也不甘寂寞演示一番。

    “繁星绕剑”具有自己的时空宛如独立的一界,令人震憾。而纪晓炎却自语:“臂图变异了?”

    舒晴应道:“不足为奇,谁叫你奠成逍香禅及滚红尘完美之基,并完美无瑕地融进了九天天典。缪邪尊的邪气,梵雷至尊的狂暴,这些你都得控制,特别是你得管住下身。”对他有无数国色天香的后宫她一直耿耿于怀,她渴望他像小时候一样坚毅果敢,衷爱丹器,不好美色。

    “若没练。也许跟先祖蔚桐一样陨落在绥呈域。”南宫贝说。

    “凭纪黑子的果敢坚毅一样能闯出来。”

    二人又争执不休了。

    纪晓炎拽过舒晴耳语一阵。

    舒晴脸红耳赤地跺起脚,觉得一股热流冲出体外,挟了挟大腿急忙往浴池跑:“色痞连下三烂都使出了。”

    申屠流逸窃笑,吾皇越来越懂化解后宫矛盾了。真想看看吾皇折服池灵等人的样子。

    朗茜从寝宫出去后去了崖缝,穿过它,翻过几座山进了个山坳里的巍峨宫殿。

    殿内有二个高挑匀称女子,脸如浩月气质脱尘,曲线柔美玲珑,身着纱裙。

    穿红纱裙的见她进来问:“是他吗?”

    “可以摧出祖图了,但跟......”

    “别但了,直说。”

    朗茜羞赧着:“与先祖遗言大相径庭,他嗜爱美女并且善于折腾。我也没发现他热爱剑术善于丹器之道。”

    “叶家之女呢?”

    “虽被他折腾惨了!但也一飞冲天拥有繁星绕剑图。图中褐星簇簇。”

    身着黑纱裙的女子:“红琳,你觉得呢?”

    “一旦族图觉醒,只许他进,不许任何人染指,否则烧为灰烬。孟含,你不会忘了那事吧!”

    孟含心有余悸:“族图霸道。应该是他。”

    红琳:“去带他来。”

    朗茜急忙回院带着纪晓炎匆匆赶来。

    红琳及孟含在这禁地呆了多年,心中积赞下的孤独难以言表,就算来个丑男人都无所谓了,至少了以慰藉,此时见自已的男人虽不是风流蕴藉,但也眉清目秀,气宇轩昂,远远超出她们的预期,心中兴喜雀跃难以复加,欣然接受了他,春心暗许,炽热心悱急着向他敞开。

    姣好的脸蛋潮红起来,秀目顾盼之间,见朗茜站在那儿,一点没眼力劲,并没离开之意,似要久呆。孟含于是说:“朗茜你先回去。”

    朗茜有些为难地看向纪晓炎。只见他神色暧昧,春心萌动。刚才进殿之时他就闻到空气中蕴有二种截断不同的奇香,醇厚浓烈无比醉人。久经沙场的他心领神会嘿嘿干笑:“朗茜回去就跟舒晴说我很快回去。”

    朗茜:“快点。现在我归舒晴管辖,别让我跟着责罚。”

    “好!”

    朗茜三步并着二步跑出殿。

    纪晓炎干笑几声,不老实起来,见她们不仅没推拒还在关键时候配合,好让他很顺手,进一步得到暗示后他肆意妄为起来。

    舒晴见他一去月余才回骂道:“死哪去了!自家寝宫照样修炼你的邪功,非得在外招猫逗狗。”

    纪晓炎火急火燎拽她屋,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骤然间二人臂上各迸出个“繁星绕剑”在殿空纠缠一起,剑叠剑,星融星,时融时分,发出流光异彩的光芒,图域无时无刻不在强大起来。

    几经斗转星移昼夜更替图域强大的速度开始跌落,随着时间推移图域恢复了宁静,二人一收功,悬空的“繁星绕剑”闪回了手臂。

    调息了一天后再摧动臂图。迸出的“繁星绕剑”比之前强悍了三倍不止,散发出浩瀚威势。

    一收劲,“繁星绕剑”又回了各自的手臂。添加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