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净化之光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图城的天空灰蒙蒙的,一道幽芒一闪而逝,纪晓炎肃立在墨剑上飞行,眉宇间带着些忧郁,心里着急,“还得飞多久?”,本以为以墨剑之速根本无需十年就可抵达,可是现在已经飞行了九年还没出图城的领空,他频频摧动臂图想让剑飞得更快些。

    而身后的归灵芸等人也跟他一样着急,不停地催动修为,脚下的墨剑轰鸣,破出个个漆黑旋涡,蹿进时空邃道,就这样昼夜穿梭又过了几月。

    庄雯实在忍不住了一个健步蹿至剑首,伸手拍向他的肩肩,“公子,还能赶到么?”

    “悬!”

    “要是这次没赶到怎么办?”

    “等下回。”

    “啊 那小姐的晋升能量呢?”

    “就看周天之炉了。”

    庄雯蹙眉急了:“那怎么行!”,池灵在她的心中不仅仅是小姐,还有患难与共的姊妹之情,若只是小姐晋升周天之炉收集能量也够,但此次突破传奇的还有思盈她们,想要凑足能量,没进祖禁地简直痴心妄想,一旦祖禁地关闭想要再度开启得过几个纪元。

    她拧身回头瞧向鱼邵美,“邵美你来自黑暗海的图源族总有些鲜为人知的手段?”

    鱼邵美摇着螓首:“当年我也是稀里糊涂被卷进旋涡的,更何况那时我修为低下刚迈进尊者境,哪能一窥究竟!”

    庄雯:“要多久能越过图城?”

    “雯姐你也太瞧得起小妹了,以我当年的修为又没墨剑,穿梭速度不及现在的百万之一。怎么可能清楚!”鱼邵美说着摧动臂图,窜出一把剑影融进脚下的墨剑,得到加持的剑迸出璀璨幽芒,荡出的一个接一个虚空旋涡,穿梭的速度快了二成不止。

    而图城的低空一波波三足墨炉掠过,所过之处浓烟滚滚,漆黑的烟雾里鬼哭狼嚎,令人毛骨悚然。

    站在剑首的纪晓炎却不为所动,一言不发盯着前方,穿进一个个虚空,臂图发出耀眼白光,炽烈得快要点燃了他,他咬紧牙坚持,“十年了!要是半月内还没穿出图城就晚了!”,他心中无比地着急,把一身修为尽数灌进臂图,以换取穿梭速度,庄雯等女也是汗珠簌簌,时不时地吞食颗丹药。

    墨剑又穿梭了一时辰、二个时辰、半天、一天、二天、三天八天、九天、十天转眼半月即将过去了。

    纪晓炎一阵眩晕,一个趔趄差点跌下剑,好在归灵芸眼急手快一把拽住他,虚弱的他靠上灵芸的肩膀喘着大气,只见虚空的深处散发出缕缕晨曦,刹那间亮如白昼,白炽的光芒在眼前炸开,砰轰似要世灭,瞬间就被淹没,淹向图城。

    正与小魔女对战的广陵王感到天际压来的危险,急退仰望,只见耀眼的白光从星空涌下,似要净灭苍穹,净化着一切黑暗及邪恶,“净化之光!”,眨眼间炽热的飓风扑面压来,他不加思索调头就跑,丢下数以亿计的部众,化作本体仓皇而逃,瞬间逃出亿亿里,钻进图城府。

    与此同时耀眼的白光压至图城府,呯!城主府化为虚无,庞大的本体来不及一点挣扎就化作一股精沌的气体被无形力量拘走。

    凡被白光照过的异族无一幸免皆化作气体消散在天地间。

    辽阔的原野上,散落着几十万仙子,个个身姿绰绰美艳不可方物,前一刻这里还聚集着数以亿的异族,眨眼间就化作气体蒸发了,半点痕迹也没留下。

    小魔女瞪着星眸,颤巍着酥胸,“子俞姐他他成了?”

    子俞站在不远处,正僵持着劈出的幽光闪烁的黑剑,玉臂一挥收了黑剑,饱满的酥胸起伏不止地点头。

    唐昭怡见密密麻麻的异族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惊得神色恍惚,此时耳边传来个女声,唐昭怡精神一振,是叶思盈的声音:“我已突破传奇,速率所部回去!”

    闻言半点不敢担搁,玉足一点,跨上天空,挟着修为之力震声:“各位姐妹们,全速回石屋!”

    几十万仙子纷纷一跃踏上自个的墨剑,一波咻咻的破空声,仅几息间跑得空无一人。

    半响之后天州府内一片沸腾,纪玲玉手一招收起了丹器炉,走出楼阁,只见楼前的广场上聚集了数以亿计的仙子,她正想找人问问,“天州府出什么事了?”却见中庭方向迸出璀璨的金光,呯呯荡出层层金波,向周遭推伸,眨眼间就覆盖整个中庭,辐射向四院

    金波中冉冉升起一层层阶梯,幽光闪闪,向天际堆砌,似要伸进天际的黑暗,抵达虚空的尽头。

    广场上的仙子们彻底沸腾了,欢呼着:“谁得剑图了?”

    “除了得图的姐妹,一时半会谁会知道。实在太快了。我只感到眼前一亮,空中就多了一条虹梯。”

    “我也一样。”

    “这梯伸向哪了?”

    “管它呢看她们一个个兴奋的样,不会是坏事。”

    “职明!此梯叫九天剑梯,一旦登顶,不但生命层次得到质的飞跃而且”

    周围的人齐刷刷地看向她,“而且什么?”

    她狡黠地笑,“咳”。柳腰一拧嗖地蹿向虹梯,银铃般的声音在空中脆响,“真正拥有臂图之剑”。几个纵身她就攀上虹梯。

    嗖嗖仙子们争先恐后地追向她。纪玲也一步跨出上了虹梯

    话说纪晓炎虚弱得靠在归灵芸肩上,淹没在炽热的白光中仿佛要熔化一般,泌出豆大的汗珠,他那无边深邃的丹田星宇刮起一股灰蒙蒙的气雾,所过之处天塌地陷,星宇崩溃,化作气雾汇聚一起,折射出灿烂的光芒,绚丽之极,宛若温柔美丽的仙子在丹田内肆意舞蹈。

    外面一把巨大的墨剑在炽热的白光中穿梭,气息如渊锐利无比,所过之处白光迅速黯淡,剑上隐约能分辩出躺着的几人在不停地扭动,凄泣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不知穿梭了多久,墨剑钻进了一条波光潾潾的浩瀚天河,阵阵轻鸣,兴奋地掠夺着天河里的七彩鳞光,所过之处天河迅速黯淡。它不知吞食了多久之后破开天河闯进一个漆黑的粘稠世界,穿梭速度一顿如陷入泥潭之中,剑身剧列地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