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仙子之心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随之震荡加剧,剑身发出耀眼的炽蓝光芒,越积越盛,火山似的喷出火焰,只是这火焰是冰冷的蓝焰,紧接着轰地一声炸响,光芒万丈,一口吞掉了周遭的粘稠液,剑内的星空深邃,迸出一簇簇的璀璨星光犹如烟花盛开绚丽之极,刹那间形成了一片片灰蒙蒙的混沌湖,湖面翻滚。喷出七彩斑斓的气雾在星空中飘散。

    墨剑边飞边吞食着这片广袤无垠的粘液,频频地迸出璀璨的光柱,轰出一条条深不可测的邃洞。墨剑越发凝实与深邃,溢出的剑意犹如金属一样锐利,锐不可挡。

    它似闪电般穿梭,越过了漆黑的世界,进入了一个炽热炙洞,洞内辽阔的无边无际,到处充塞着炽热的岩浆,沿着一条蜿蜒的岩浆海逆流而飞,海面上不停地蹿出浓郁的红色莹粒,悬浮在海面犹如在海面上方结了一层厚厚的红冰,剑剧烈地颤动,带着亢奋地吞食着这红冰,一路高歌猛进。

    随之剑身逐渐染红,似在烈火中的烙铁一样烧得通红,时不时地溅落下一些熔汁砸进海中,转眼化作一座座黑色的丘陵屹立在海面上。飞到尽头它一头钻进岩浆海。

    里面越发炽热似能熔化一切,而墨剑却兴奋得颤动起来,带起箭浪向下急射,穿至深渊的尽头,这里没有炽烈的岩浆,只有一把布满了裂痕的巨剑,剑刃上的崩口正在喷出可怕蓝焰。

    墨剑像在积蓄力量,又似在察看它,在巨剑的上方悄无声息地盘桓蹑手蹑脚地靠近它,骤然间幽光大作以雷霆之势蹿向剑柄上那个巨大的变幻不定的图腾

    与此同时巨剑送出锐利的蓝光,散落在四周的碎片忽然飞了起来,电光火石间就自我恢复成一把完整无缺的巨剑,剑光大盛,吐出千层蓝盾,二剑打了起来。

    与此同时藏在钧天域的天剑山忽然电闪雷鸣,山崩地裂,引发的狂疯暴雨似要淹没这方世界一样席卷着整个钧天域,然而诡异的是连年的滂沱暴雨并没引起洪水泛滥,倒像久旱逢甘露似的滋润这片天域。几年后,天剑山周遭万里皆笼罩在浓郁的烟雾之中。茫茫的白雾里林立着刀削斧劈的奇峰,隐隐约约的琼楼玉宇把这里的奇峰点缀的如同仙境。

    这些入云的群殿中住着一些仙子,一位绿裙仙子正在天池边练剑,舞姿蔓妙,剑气如虹。

    池边树影婆娑,树荫下几位仙子正在默默地观看,见她柔弱的腰肢舞出的剑气冲破苍穹忍不住尖叫,“万剑归宗!”

    天空一黑,捅出个窟窿。忽然一道白影从门外蹿入。须臾间就遁至,来者生得倾城倾国,见绿裙女子举剑仰天呆立。压着嗓子:“别吵醒她。”她那与身俱来的气场让众女瞬间闭上小嘴。

    “到外面再说。”来人转身往回走。大家跟着她出了后花园。其间一位仙子忍不住说出自已疑惑:“她怎么能独自使出剑阵呢?”

    “不清楚。等她醒来后自已问她去。”说话之时她的小脸已盖上层寒霜。

    此时从殿外进来位青年,眉清目秀,带着谄媚:“你们谁愿陪我去闵剑城?”,朝着众女说,但一双星眸却瞄向白裙仙子。

    众女嘻嘻哈哈地借故跑了,白裙女子放慢脚步,似有意让青年跟上,一前一后登上另一座奇峰,走进峰上的宫殿。

    “别跟着了。我的剑固然历害,但当年强吞妙窟也让它带着一些阴邪之锐你还是去找琼薇和庄雯吧!”

    青年并没离开,只是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白裙女子见他一直跟着自已进了寝宫,“还不走?我可没空陪你去”,此时的她无比的憋屈,我从凌武大帝国就为他操碎了心,凭什么她们能得祖禁地的眷顾赐予九天雷音剑阵图呢而我却不能?越想越委屈,趴上床不理他。

    青年垂着头一言不发站在床前。

    白裙仙子知道他守在床前没走,心中的委屈渐渐消散,莫明的舒坦在内心滋生,一阵阵的困意袭来不知不觉间睡着了。一觉醒来翻身没见他守在床前莫明的怒火噌噌上涌,咬牙切齿:“好你个纪黑子”,跳下床翩若惊鸿地掠出门。

    一位娇小玲珑的女子正掠上峰见她从宫殿出来,问道:“公子还在你屋吗?”

    “不在!”

    “奇了!那会去哪了?几天前我还见他魂不守舍地在这儿徘徊。怎么就不见了呢?”

    “去过琼薇、庄雯的宫殿找么?”

    “找过了。没有。”

    二女找遍了天剑山都没找着公子。直到天色见晚白裙仙子才愤愤不平地回来。进屋见床上侧卷的青年睡得正香。她怒不可遏冲了上去,白光一闪拧向他。

    青年正巧翻身躲过了她的一拧,梦语着:“灵儿委屈你了”眉宇紧锁,语气中充满愧疚及怜爱。

    白裙仙子再度凌历拧向他的手一顿收回了力量,柔若无骨的玉手伸向他的眉宇之间,温柔搓揉起他的眉心。

    少顷,寝外响起个银铃般的声音:“灵姐,夫人差我来问,相公找到没?”

    白裙仙子一听“夫人”,银牙一咬手中搓揉之力一重用力一拧,“啊!”痛得青年弹坐起来,瞬间清醒了。只见白裙仙子银脸含霜,星眸冒火。暗道不好,她又要发飙了。就地一滚慌忙蹿下床,逃到门前站住。

    白裙仙子见他害怕作出随时逃出寝宫姿势。隆起鸽子蛋似的眉心通红,二条指痕发紫。

    寝外的女子听见惨叫蹿进屋,娇小玲珑的身影见状心疼地说,“痛么?”取出一枚丹药咬碎靠过青年垫起脚跟替他敷上眉心,“你也真是!明知她心里不快,还来招惹她。”

    青年配合地低下头,“不痛。只是来得突然。吓的。没事。”

    娇小玲珑的身影敷好药,拉着青年的手说,“咱回钧天宫。”见青年不动眼中着带着渴求及眷恋地瞧着白裙仙子。

    白裙仙子在他的眼神下,心中又荡起一股柔情。动了动盈润的红唇,露了露洁白贝齿但没发出声。

    “既然她不愿意就算了。夫人想让我和蔺寒、申屠流逸一起陪相公去钧月堡。”她拽着青年往外走。

    等他们走出寝宫,白裙仙子伸手用力拍向刚拧青年的手,雪嫩的手背留下鲜红的手印,心中叹气。见他被人拽走,寝宫中空荡荡的,没了往日身边围满人的情景,她又无比的失落

    “灵儿我没事,在家好好练剑,这次出去我一定给你带回炎阳剑,好让你练化剑中的阴邪”白裙仙子听见青年远去的传音,心中一颤,“我在他心中还是很重要的。”冰霜似的脸刹那间又璀璨如烟。

    闵剑城是离“天剑山”最近的天城,也是钧天域的重镇,繁花似锦。周遭林立的宗派的弟子都会到这里交换奇珍异宝。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抢夺这些奇珍异宝,这里常常是刀光剑影,杀声震天,所以被钧天域的人称作罪恶之城。而西郊更加血腥到处都是争斗杀戮。唯独钧月堡周遭百里内是宁静的。

    夜色婆娑下,几十道黑影正围攻几人。而那几人却不愿与之过多的纠缠,边战边跑蹿进钧月堡百里,黑影却并没继续追击守在百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