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炎天来袭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摧动臂图,浩瀚的修为之力灌入炉中,噗!炉内同时燃起九朵灰色的焰火。砰!翻滚的火焰刹那间就淹没他,他来不及尖叫就化成一堆血肉,从中飘出把刀图,图上电弧游动,泄露出他的功法和修为与及灵魂内一切的记忆。纪晓炎对他的一切了然于胸,甚至比他自已更清楚。

    灰焰裹住刀图不停地淬炼,涓涓的杂质朝外流。与之同时上方扭曲的刀图缓缓熔化。

    纪晓炎拿捏的恰到好处,一股脑全把图兵丢进炉中,其中二件刀兵落到血肉堆附近,迅速熔成汁,熔汁中窜出二个虚影,面目扭曲似在呐喊,从纤细的轮廓中依稀可辨刀兵原是貌美女子一身修为凝成的。她在剧烈挣扎嘶叫却无济于事,在灰焰的炙炼中慢慢化为虚无。

    纪晓炎意念一动,手中打出繁杂的器印,刀兵的熔汁倒流而上与血肉上方悬浮的熔汁汇集一起。在灰焰的熔炼下一滴滴地坠入下方的血肉。

    它开始蠕动起来,在灰焰的熔炼下逐渐形成一把刀图。

    纪晓炎停止了摧动,炉内的灰焰迅速熄灭,灰雾击荡,炉中世界变得辽阔了一些,灰雾也浓郁了点。

    悬浮的刀图一阵震动化作个沧桑的中年,样子没变但额纹却少了许多。嗖地声被抛出炉外。

    他懵懵地走出兵场,不远外的人海惊惶后撤让出道。浩瀚的力量在体内乱窜难于控制,很想打出这个力量。但他不敢忘了自已的承诺,“也好。去枫林口试试现在的实力。”,想罢小心翼翼地走出人海。

    他一离开兵场,这里又喧嚷起来。三五成**头接耳的。人海中有些人挤了上来坚定地走入兵场。

    纪晓炎炼出一个个兵图,三足炉的威势也一日强过一日。兵场的场卫也越来越多。

    此时一个场卫跑了进来,见他正在往炉中打进繁杂的手印,见上官箫吟的三足炉内飞出位少妇,懵懵地站在炉前没醒,就绕开纪晓炎跑向她。“小姐,外面来了很多人堵住了兵场,不许炼图兵的人进。”

    “驱散就是了。”

    “我们人少驱赶不动。琇莹和邵美小姐又出去了还没回来。”

    此时少妇醒了,发现自已一丝不挂急忙取出件枣红长裙穿上朝上官萧吟弓身一礼,“多谢小姐。”

    “好好当差。带她去兵营。”

    场卫带着少妇往兵营方向走。上官萧吟却去了兵场。一连穿过几个辽阔的广场及岗哨来到兵场外。刀光剑影,杀声震天。

    场卫以一敌五险象环生。“兵场重地,与场卫撕杀者死。”柔悦的嗓音传遍场外。

    说话间天空一暗,一只灰炉悬于空中,气势磅礴。飞出一串串链索缚住与场卫撕杀的人,嗖!嗖嗖眨眼间场外只剩场卫。

    他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见天空上凝出把遮蔽苍穹的灰刀斩向灰炉。

    灰炉一晃躲开了灰刀。

    轰!空中被劈出一道沟壑。与此同时虚空中闪过一道灰芒,嚓!

    上官箫吟迅速摧动臂图。荡出几里的灰炉一个折身射了回来,钻进了沟壑。

    啊!

    随后沟壑之中响起一串嚓嚓嚓啊啊啊的声音。虚空中三把灰剑正在刀丛中左冲右突,飘来荡起,所过之处灰刀尽裂。灰剑逞现出赫赫凶威。

    而那只灰炉却跟在灰剑后疯狂地吞食破裂的灰刀。

    不久之后灰炉放弃了继续吞食,闪出沟壑。而场卫只觉银芒一闪就听见上官小姐柔悦的声音,“琇莹小姐或邵美小姐没回来之前暂停炼兵,不许场卫出兵场。”。不等场卫应话就掠进了门。

    她一进兵殿就远远看见纪晓炎正闭目盘坐,全身散发凌厉的剑意。

    心中暗道:“他又精进了许多,竟能以意御剑决胜千里之外,再不努力就跟不上他了。”,她找了个炼位唤出三足灰炉。摧动臂图。炉中一堆堆的血肉被炼成灰烬。上千把灰刀正也在缓缓熔化,一滴滴斗大的灰珠往下砸,震得火焰翻滚。叭!灰珠砸碎。

    四溅的灰芒在炽热的灰焰一进步煅炼,一丝丝地被炼进炉里,随之炉内火焰大盛,烧得炉璧喷出一股股浓烟。

    上千把灰刀逐渐被熔炼进炉里。但还有一把迟迟未熔化,此时炉内比始初炽热了十倍不止,它竟然还纹丝不动。

    上官箫吟咧嘴一笑,不停地摧动臂图,炉内灰焰翻滚,炉璧上又开始喷出大量的浓烟冲出炉口。灰炉变得越发有光泽。炉内的炽热节节攀升,它开始软化,泌出的气雾被灰炉吸收一空,随之灰炉也强大一丝。她温水煮青蛙似的削弱刀兵。

    不久后上官箫吟感到已经完全炼化其它刀兵了。可以腾出手来传门对付它了,但她依然不想打草惊蛇。均缓地加快摧动臂图,一层层地雾化刀兵,把它剥离得只剩薄若蝉翼的核心之时她才骤然发力,猛然加速摧动浩瀚的伟力疯狂地灌入三足炉,炉温骤然升高了千倍。

    刀兵察觉到危险窜出一个虚影,色厉内荏:“大胆!我乃炎天域额驸”

    炉温再次狂飙,电光火石间核心崩碎溅向四周,飞射之际化作绵绵细雨,坠落之间化成气雾被炼进炉内。

    炉中犹如昙花一现般璀璨。灰色的火焰在翻腾,喷薄出滚滚浓烟冲出炉,扬起漫天的灰尘。

    轰!三足炉一涨一缩。喷出一波粘糊之物,

    令人作呕的腥嗅弥漫兵殿。

    上官箫吟掩鼻挥袖,粘糊之物飞进兵场的丛林。得到粘糊之物的植物疯狂地生长,很快有些树木就伸进了云层,把兵场笼罩在枝繁叶茂下。

    几日之后,邓琼薇、子俞火急火燎地赶来。一进兵场就飞掠蹿上南方丛林,肃立在树巅。一起进来的宗冰烟却一溜烟掠进兵殿。

    “不好了。南巅已破。”

    鱼邵美冲出兵殿一跃,嗖地升空。一点手臂。迸出道锐利无比剑芒,勇往直前。

    而许琇莹抛出个人,直接挥击灰炉,从炉中射出一串灰色之箭。

    宗冰烟返回兵场,尖嚣:“敌袭!所有场卫登上树巅。”,哨声尤存,人已飞上南林之巅。

    云巅之上响起沉闷的轰鸣。天龟裂了,裂出纵横交错的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