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艰难险阻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一俱无瑕玉体横阵在金丝纹的大床上,曲线玲珑。伸了下懒腰腾身坐起。嗅了嗅。眼神里闪过一丝喜悦。美臀往床沿挪了挪,伸下修长大腿。就在宽阔的房里舞起她蔓妙的身姿,一把宽厚的灰剑在她手中舞得剑气如虹。她把梦境中悟出的九剑舞了一遍。

    自语着:“姐!我真得了钧天剑!”,熟女犹如小孩般欢蹦乱跳起来。宣泄完激动的心情后往外跑。穿过无垠大殿来到一个洞口。迎面刀劈斧削的葱绿山峰直插云霄。探头俯视只见一男二女正在悬崖上炼兵,眼中带着一丝情素,实难相信几百岁的人还会羞涩地瞄向男子。

    被她瞄的人似头顶生眼说:“要出图了,打算就这样见守林者。”

    熟女往后一缩,取出件雪白中裙穿上,盘上散乱的秀发整了整衣裙。向前移了移探出头。只见他的灰炉里飞出老翁。呆站一会儿向纪晓炎弓身一礼就掠下悬崖。

    另外的二女的炉中飞出的却是老巫。醒来后是跃进崖上的丛林。

    脸蛋更漂亮的那位:“她醒了。”

    “白宛儿下来帮忙。”另一个女子叫。

    熟女哦地声掠下。生涩地摧动臂图,试了几次也没凝出灰炉。

    纪晓炎见状说:“心要静,重新体悟下梦境中蟒蛇教你的丹器之道。”

    熟女闭上眼,玉颊飘过阵阵酡红。一会儿睁开眼重新再来,这次她一次凝成。

    “先熟熟手。”纪晓炎扫出一批死图兵给她。

    过了几天白宛儿才敢炼制低一些的活图兵。熟女一步步磨砺自已。几月后枫林口腹地冲出个遮天之网锁住钧天域的气息。其它八域想要找到钧天域的位置就更难了。

    又过了几日叶思盈派来了林筱雨和厉芳。

    厉芳察觉出纪晓炎眼中的不满,随意说了句:“我只是来配合筱雨的。”

    “到处缺人。小姐手上也缺。”林筱雨见他盯着厉芳,以为池灵故意叼难他。

    “这里至少要一个五行剑阵。”

    “宛儿不是么?”

    纪晓炎沉默了一阵后露出坚定之色:“我立即出发。”。他噌地站起。

    林筱雨:“枫林哨卫半年前小姐就派俪窈、舒晴去组建了。你只要与叶思茵汇合,去天始之城”

    白宛儿惊道:“天始之城!”

    林筱雨:“听过?”

    白宛儿:“七百年前听我姐提过。那时我还小,她答应过我千岁之时回来接我。”

    林筱雨眼中精光一闪:“原来如此。”。于是向天剑山亶告了白宛儿的情况,叶思盈同意白宛儿随纪晓炎去天始之城。

    几日后,二人赶到枫林之门与叶思茵汇合。舒晴非要留纪晓炎住一晚。所以第二天巳时才出枫林之门。经过九死一生才到淳泉湾。这些年他们一只寻物一种奇物,踏破铁鞋无觅处却在淳泉湾的一个铁匠手中换得。

    纪晓炎取出一小块百枯镍与死兵图一起熔炼成小舟。第二天跟着渔民一起出海。

    航行月余后,渔民远远见到海面喷出水柱之时就停了下来,开始撒网打鱼。而小舟却继续前行。一旦靠近那些水柱百丈,水柱立即沉匿,推出一条条大小不一的水浪逃走。

    小舟在无垠海面上航行年余,遇到的水柱越来越大。穿过了无数个封锁区。这近几个月一直在雷电胶加的连天巨浪里穿行。一会儿抛上天空,一会跌进地狱。又在生死线上苦熬了几年。小舟才驶进相对温和的水柱封锁区。

    登上岸还没来及喘息就遭到洪荒巨兽前赴后继的袭击。一路全靠蛮力撕杀,杀得天昏地暗。全身酸软。几次次在生死边沿之时体内滋生出一种力量让他们逃过陨落之危。杀出无尽的山脉闯进入个墓穴。

    这里的阵法浑然天成。一环扣一环。阵群套着阵群。是纪晓炎遇到过最复杂的阵法。即便是他也差点被墓穴困死。费了几十年才脱身。

    冲出墓穴后眼前一亮。只见原野上布满了墓穴。

    纪晓炎愕然地站住。

    白宛儿:“墓外还是阵。”

    “困、杀、攻、幻一样不少。遍地是朽兵。没个十几年别想走出这你看。”叶思茵指向纪晓炎说。

    白宛儿也惊愕:“眼睛怎么了,冒出灰雾。”

    叶思茵:“他的推衍之光。啊可以用术法了。”

    白宛儿:“到了?”

    二女也推算起来。三人花了近六年才走出原野。让人沮丧的是原野外还是阵法。他们开始麻木了。机械似的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见阵就破,见兽即杀。连剑兵在变化都没察觉。

    面对群山纪晓炎痴痴站着。嘀咕着:“这阵怎么破?”

    跟在身后的二人也哆囔着:“百峰朝鸣阵?不对。乾位不应只一座山。七星连环阵?也不对”

    三人站在峰谷中推衍了无数遍,搜肠刮肚最终都摇头否决。

    逗得峰上的女子咯咯直笑,清了清嗓子说“三痴晃头阵。”

    “有这阵么?”三人异口同声。

    纪晓炎率先惊觉。扫过群峰。只有正北峰上有位姑娘。梦语般自语:“既然有人。那么”

    叶思茵:“没阵了出来了。”

    心中如释重负,不约而同地深吸山间清新的空气。

    袅袅云雾之中翠绿画山,从未见过如些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致,心情大悦。白宛儿提高嗓音喊:“峰上姑娘,这是哪?”

    “晃痴谷”姑娘笑生酒窝。

    “去天始之城怎么走?”

    峰上的姑娘飞下。打量一会儿:“哪门哪派?”

    白宛儿:“苍焰斋”

    “他呢?”

    “是我师弟。”

    “是么?”脸上飘过些白雾。

    “是!”

    “还在骗我?”

    “真没有!”

    “我眼又不瞎!你怀了他的种。”眼里寒芒一闪。

    纪晓炎截话:“宛儿,已后还是别称我作师弟,免得让人误会。我已被师门逐出了。”

    白宛儿按着胸口:“相公在我心中永远是我的好师弟。”

    姑娘哆嗦了下不善谷中寒冷。脸上的寒霜犹如烈日下的白雪。态度激变:“这里的地名都是什么坡啊、什么峰啊、谷、湾、坪、什么峡的就没听过有城的。”

    白宛儿:“那这里叫什么?”

    “葬陵峰。”姑娘见他们愕然样子。以为他们吓得。就安抚似的说:“这里山青水秀的。虽说是葬陵峰其实这里一座陵都没有。只是一直这么叫罢了”

    三人静静地听姑娘说。尔尔问上一句。纪晓炎脑中晃过庄雯话唠的样子,心中暗道:“二人有得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