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玄天域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钧天域北方边陲围着一道宏伟的城墙。在晨曦的照射下闪出褐光。

    墙上的瞭望塔里走出十几个背剑守卫。青衫守卫都沿着天梯走了下来,只有一位身穿黑袍走到一半就停下:“各道友外面危险出去需谨慎。出北玄门者交十块蓝晶。时辰已到。皓子开门去。”

    一位健硕卫士小跑至城门。卸下门扛与刚跑至的另一个守卫一起发力拉开城门。从他们拉开的吃劲就知道此门不轻。

    轮到纪晓炎等人时他抛给守卫一个香馕。走出门来到一个商贩集散地摆起丹器摊。以他们的丹器造诣在哪儿都会生意盈门的。

    白宛清等人却去了附近的中立门派收购玄天域特有的器材。月余后大家炼出器材里的精华融进自已的兵图。

    纪晓炎等人边走边炼。剑图在缓缓变化。久而久之附近的门派都知道他们特别喜欢玄天域的器材。于是主动寻来交换。有了大量的玄天域精华支撑。剑图变化的就越快了。

    不久后来到玄天域的城墙外。虽然大家的兵图都融进了产自玄天域精华但要躲避城墙的检查还是不太可能的。若是硬闯一旦发观想要再进玄天域就没半点希望了。

    琴霏见纪晓炎犹豫不决说:“要不让守卫亲眼目睹我们是中立区的人。一当混熟就好办了。”

    “霏儿的脑子就是好使。”说完纪晓炎看了看四周。千丈外正有一棵大树。于是走了过去支起摊来。一柱香后就有人来炼制丹器。落日之时那些小商贩回城见到他们在树下练摊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丹器怎么炼?”

    纪晓炎:“收一半炼制费。”

    “炼坏了算谁的?”

    纪晓炎:“再历害的丹器大师也不敢说百分百炼成。废率在三成内。超出了算我的。”

    一个相熟商贩正好路过喊了声:“纪丹器师在这呢让我好找。”他走上前直接取出一堆香馕。“老样子我只收二成。其它的是赔是赚都算你的。”

    “没问题!”

    围者的人群见他把香馕中的药材、器材一起倒进炉中叫道:“有这么炼的么?”

    相熟的商贩:“瞧着吧!”

    一柱香不到炉中就飞出一件件图兵及丹药。

    围观的人群闻见丹香心动了纷纷取出材料。

    琴霏等人也忙碌起来。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都惊动了城里的修士。带上原材来炼制丹器。

    十二人炼到凌晨才收起鼎炉。半月后开始有小毛贼光临了。可他们闯进树下临时搭建的屋子后就再没出来。

    生意越来越好。贼也越频繁光顾,有时一夜要接待上百伙盗贼。

    又过月余城内的守卫也来了。问东问西的。炼了一点丹器后就走。一来二去大家也熟悉了。此后一连遭受十几次上万人的袭击。

    城内的守卫也跟着换了十几拨。一拨比一拨强悍。原本几十个守卫的现已有几千人。城内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

    琴霏:“要失控了。”

    边青:“不炼也不行呀。都炼进兵图。拿啥给他们偷。”

    纪晓炎:“再等等看。我们低估了财巾的魅力。诱惑实在太大了。”

    仅平静十几天悍匪又光临了。黑压压的一片把屋子围得水泄不通。一波悍匪涌进屋子。夜色下屋子内没发出一丁点响动。夜色如水它越发诡谲。

    一个高大的身影频频挥手。一波波悍匪涌进小屋。它还没响动。黑压压的人影噤若寒蝉。

    骤然天空一黑伸手不见五指。须臾后黑暗消失。如水的夜色下屋子闪烁几下。婆娑起舞。

    城墙上的瞭望塔内站着三人。

    壮的:“还没看清楚三十万铁卫就没了。”

    矮的:“好可怕的图兵。”

    瘦的:“以屋作兵?难有作为。还记得竹池庵么。”

    壮的露出惧色。矮的也哆嗦起来。

    瘦的:“这可是稀世之宝。明早咱先去探个究竟。若是。就不惜一切代价抢到手。”

    “还......还是上报。小......小屋比......比竹池庵还......还诡谲。”壮的忽然口吃起来。

    第二天午时瘦修才说服壮修、矮修和他一起去探个究竟。出了城门瘦修就感到异样盯住小屋嘀咕:“究竟缺少了什么?”。

    壮修:“大惊小怪别只盯着宝贝看,少了求丹求器的围住小屋。”

    确实少了。小屋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三人掠了过去。

    狂风吹得小屋喀喀直响。蹿进屋。“人呢?”。四处漏风的屋里除了角落堆着一堆渣滓上生了一株树苗外一无所有。

    瘦修怒急一脚撩向渣滓。咔!啊!瘦修抱着脚惨叫起来。

    寅末时分城门打开时从城中涌出海量修士。有商贩但更多是赶着出城炼制丹器的。不久远处掠来了一男一女。

    认出他们的修士纷纷让出一条道。一对年轻的夫妻随着人群让开。少妇手中牵着位小男孩。生得虎头虎脑的。

    “母亲。他们是谁啊怎么可以不守秩序?”“少说多看。”少妇紧张得手心泌出细汗。

    站在天梯上的黑袍守卫慌忙掠下喊:“让开让开。让乐师祖先过。”

    黑袍守卫正要拨上一个香肩时身边一位丰神奕奕的青年伸出一挡。“狗奴才。”抬手掴出几掌。“啪啪......”一阵清脆的搧脸声悦耳动听。

    “你......”卫士懵了抚住青肿的脸。

    掠来的俊朗青年:“何事惊得动杜兄下离恨峰啊?”袖子一挥挡下了余掌。

    “乐贞宁。千年不见修为还是老样子没啥进展。看来追魂殿的祖师爷舍不得把看家本领传给你。不如跟我上离恨峰。拜在我师尊门下。咦!身边小妞正点啊什么时候好上的?”

    女子温婉一笑:“杜兄说笑了。不记得小妹了。我是扶秋芸。无恨斋创斋祖师的关门弟子。”

    香肩骤转。白纱下明眸含烟。“螺旋书院创院祖师的儿媳么?”

    扶秋芸:“末婚的”。

    神秘女子只说了一句就转身走。杜兄急忙跟上。

    扶秋芸:“乐兄。她是谁?”

    乐贞宁:“从没见过她出手。有杜元青在也确实无需她出手。这回你带了多少原材?”

    扶秋芸:“能带的都带了。”

    二人边说边走出了城门。百丈外的树下已人山人海了。丹香扑鼻。图兵丹瓶不停地窜出人头。这半年多来二人隔三差五地来此炼制丹器二人早已司空见惯了。

    “各位道友。今天只炼至辰时。每隔一刻出一次丹器。请大家尽情扫进原材。不会混淆的。”纪晓炎每过一会说一下,提醒后到的修士。得到丹器的修士立即离开。

    很快卯时已过。乐贞宁隔远就说:“纪丹器师。这回原材带得多,要不专为我开一炉。”

    扶秋芸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瞅着纪晓炎。

    纪晓炎星眸一扫:“再多也问题。放心倒进炉中就是了。”

    乐贞宁有些迟滞而扶秋芸却扫出匹练般的戒子飞落炉中。一刻钟后原样飞还。只是戒子里的原材已变成丹器了。

    乐贞宁:“没炼毁吧?”

    扶秋芸:“没有。”

    乐贞宁:“等我会儿。”

    扶秋芸嗯了声转身走出人海。见杜元青站在丘陵上也在等人。于是走了过去。“杜兄。她呢?”

    “停止。别撞上她了。”

    扶秋芸定眼一瞧。七尺前骤然现出神秘女子。眼中那恐怖的三足炉。梵天裂地。滚滚的浓烟中天地都化成溶汁,顷刻之间就凝成丹器飞进另一个天地。钻进悬浮的戒子飞出炉口。

    “哼!”

    扶秋芸惧退。

    “想起什么了么?”

    她摇了摇头。

    “看见什么了么?”

    “三足炉把天地炼成丹器。”

    她神思恍惚。只觉眉心针扎般痛。醒了过来。觉得忘记了什么。认直一想又记不起。

    此时乐贞宁掠了过来:“杜兄。丹器炼好了么?这次的丹器比几天前的好多了。”

    杜元青:“乐贞宁你还懂鉴别丹器。”

    乐贞宁:“略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