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剑图族少府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咔......咔咔......密宫在持续碎裂。裂缝在迅速扩大,坠下大量的灰土。

    廉烨梁顶着弥漫的烟尘掠飞。一个时辰后魂识传回一个画面。一只巨大黑炉发出恐惧的幽芒。魂识一触即失。他迟滞一下继续掠进。同时放出魂识小心翼翼地推进。一会儿魂识看见几百位“残图认可者”匍匐于地。身躯颤抖。“它发怒了要毁灭秘宫么?”他放缓了脚步更加谨慎遁进。骤然被一种可怕的吸扯之力扯了进去。

    “咿呀!”

    魂空猛然炸开。一身的修为讯速流逝。他不愿一生修为尽失。转身欲逃却被一种与身具来的威压镇住。

    咚!膝盖撞击地面。一身的修为瞬间被掏空。败絮似的躯壳匍匐于地。

    炉膛内。

    炉空有个巨大的头颅在扭曲。呲!裂出条丝缝。呲.....呲......裂缝越撕越长。

    “砰”

    头颅撕成二半。背道激射。炉焰一暗。

    “咿呀!”

    半颅一晃又合在一起,蹿向炉口。

    砰!

    炉口呈现出一页残图。迸出一网网向它。

    巨颅遁逃躲开幽网。

    幽网连闪。挡在巨颅逃遁轨迹前。

    砰!撞了上去。

    炉空幽芒大作。耀眼的幽网闪至炉口堵住残图唯一可逃的出口。

    少顷残图动了,晃荡着跌进炉底。

    “轰!”

    炉空暴长。须臾间就扩张了百倍不止。

    黑暗中响起个空灵的女声:“终于如愿以偿了。师哥该回去了吧!”

    “九天之图已全。一雪前耻的时候到了。是该回去了。”

    意念一动。炉中多出许多人。叶思盈、蔡梦篱等女都在。

    鱼邵美愕然:“你们藏得真够深啊!”

    子瑜:“我可没藏。只是机缘巧合获得了一些稀世奇兵。”

    南宫贝:“我能来是因为修为够了。”

    “我以前是未婚妻。一回去就是名符其实的剑图族少府夫人。”邓琼薇说话时有意无意地扫视着萧灵烟等女。

    一位清秀且娇小的少女:“不算!”

    邓琼薇:“族长都说了谁先为剑图族生下后裔谁就是少夫人。”

    少女:“你别断章取意。”

    “少府一妃。板上钉钉了吧!”邓琼薇扫向项宁等女。

    大家没有啃声默认了。

    子瑜:“琼薇姐。那我呢?”

    “你们都没法升。”邓琼薇扫向白宛儿的小腹说:“九天之域唯有她可以但她不是未婚妻系列所以断了晋升少夫人之路。”

    “那我是妾么?”

    “全凭你晓炎哥哥的喜好了。少府只设禁妾、侍卫及歌姬。你应是禁妾。”

    “他们呢?”

    ......

    纪晓炎沿着九域之图指示一路御剑狂梭,闯进无边黑暗海。一簇簇星宇稀疏地散落在海中。星光点点。剑身一震腾空而上。穿破无边黑暗海。巨剑一颤被牵引进一个旋涡。

    哒!巨剑黏在一座气势磅礴的祈坛上。一会儿从中飞出许多人。子瑜只觉眼前一黑骤然出现在一个庭院内。雕梁画栋。若大的庭院静悄悄的。“这里怎么这么静。”

    叶思盈:“没人住当然静。”

    子瑜:“这里不是传供禁妾住的么?”

    夏俪窈:“以前公子只爱修练从不沾女色。我们也没进过中庭呀。”

    子瑜:“这么说少府由琼薇姐掌控了?”

    蔡梦篱:“按剑图族一惯讲究血脉纯正来看是她。”

    子瑜、叶思盈只呆了一晚就被牵扯之力牵进奢华大殿。

    邓琼薇:“够意思吧!”。一脸的春风得意。

    叶思盈:“把我妹思茵一起调来呗。”

    “我虽暂领少府但只许领二名禁妾随伺!不过宛儿占了永妃殿可领七名禁妾。”

    叶思盈:“她会领谁呢?”

    “历来少府妃位争夺残酷。而她却独占了永妃殿。妃子及禁妾巴不得她的胎灵之子胎死腹中。现在的她最急需的是亲信及战力保住胎儿。估计会选宛清、紫瑶、宫贝、琇莹、昭懿、邵美、梦篱。要是你担心思茵我封她做一品禁长。”

    叶思盈:“禁长?”

    邓琼薇:“禁妾分九品,以一品为尊。而禁长是管理禁妾的,也以一品为尊。只要晓炎不点头撤换她。光禁妾、歌姬送的孝敬足够她剑、图合一。”

    子瑜:“歌姬在哪?”

    邓琼薇:“现在没有。以后呢?干脆连夏俪窈、田俪莎也封个二品禁长。”

    子瑜:“干嘛不一起封一品?”

    邓琼薇莞尔:“少府一品禁长只有一位、二品有二位依此例推。”

    子瑜:“啊!这么少呀!”

    邓琼薇:“不仅如此。三品及以下的禁长直接由少府夫人任免。连少主都不许插手。想要牢牢控制中庭只有夺得少府夫人位。至于前院么你们觉得萧灵烟、项宁怎么样?”

    叶思盈:“让项宁出任少府总长。萧灵烟为次长。”

    子瑜:“以小师妹的秉性定会跟灵姐一样。送歌姬?折现吧!”

    一道道审请传至族府得到允许。

    纪晓炎从族府回来见少府有条不紊地运转赞叹不已。去云浓妃殿奖励了邓琼薇等女一番后嘱咐几句去了永妃殿。

    殿门紧闭。窜出二道魂识在他身上轮番扫视一番后收了回去。

    嘎吱!殿内蹿出个娇小身影:“少主来了。”

    “没打扰你们吧?”纪晓炎掠了上去。与梦篱一起走进小门。

    夜色下一个高嬥的大胸妹子站在左侧厢房前的翠影下。

    “白天不来非要晚上。师尊睡了。”

    正殿内忽然亮堂起来。从里面传出慵懒的声音:“谁啊?”

    大胸妹:“师伯。是少主。”

    “让他进来。”

    “是!”

    身后传来砰地声。纪晓炎独自走了进去。只见一位身穿黑纱的缕空女子素面朝天,正举着莲藕玉臂拢着有些散乱的秀发:“怎么现在才来?”

    “族中太多人需要拓印九域之图了。”

    “哦!”缕空女子取出一枚发瓒往盘好的秀发一插。走到右角边上的茶桌边。“喝茶不?”

    他舐了舐干燥的嘴唇。嗓子要冒火似的咽了咽稀少的涶液。“正口干。喝一些。”

    女子取出套精致的茶具。弯腰煮水洗具洗茶一气呵成。一会儿斟上二樽。“别站着。坐下喝。”扭头看向身后站着的纪晓炎。只见他发滞的眼光炽热地盯着自已的臀部。身下的帐蓬顶得老高。她装着没看见。闲适地直起身走至椅边坐下。

    “咳咳......”纪晓炎搔了搔头走过去坐到她对面。手一伸摄取了一樽咕咚一口饮尽。

    女子起身走过来为他又斟上一樽。见他如牛饮一般喝了一壶。“别光喝茶呀有事说事。明早我还有事。”

    “宛儿呢?”

    “睡了。”

    “我去看看。”起身走向最里的一间。正要推开门之时女子闪电般挡在门前。伸出手的触到她小腹。传来冰软细腻的触感。

    “这么晚别看了。”

    此时里面传出虚弱声音:“姐......让他......进来”

    女子推开门走了进去。重峦叠嶂。

    纪晓炎意念一动闪现在巨大的床榻前。榻上仰躺着一俱骷髅。盆腔骨内有个球状肉囊在搏动。血色的璎光时强时弱。

    “快去少府口拉枚戒子。”纪晓炎的臂图里飘出个倒悬的小墨炉,漂至肉囊三寸之上悬定。滴出浓稠的汁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