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直接粹炼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他欣喜地跑出大殿。找了个无人之地取出鼎黑色小炉。云舒兰率先扫进一波药草进炉。与此同时纪晓炎也扔进了刚得的戒子。仅一柱香后小炉里飞出些丹瓶钻入云舒兰的臂图。

    跟出来的一群修士瞠目结舌。“有这样炼丹得么?”。柏妮丝威廉姆斯眼中却闪过精光:“他的丹道已达图灵境。为何他的修为却在图武境呢?太奇怪了。难道他隐藏了修为?不可能。我已达图王中期了。小小的图武境怎么可以瞒过我双眼。”。跟上云舒兰蹿进大殿。

    云舒兰见柏妮丝威廉姆斯后面跟着一群修士。不悦:“十九号能不能低调些?当年他不许你跟在身边就因为走到哪你都招来一大帮人赶都赶不走。”

    “魅力大不好么?”她有些自得但更多是无耐。这个的确影响到她,无法让她进一步接近少主。他征战四方虽带了一些强者但从不过千而且都是分散的。而自已永远比他多五倍以上。常常让他暴露行踪而遭受伏击。好在他战力深不可测来。底牌众多。常常来个绝地反杀。但也因此错失战机。“七十五号。刚才炼的丹药给我一瓶?”

    “你不是看见手法么?他真是他的朋友。”

    “我还有一些生灵果......七星熔花......粹图藤。”

    “给你。”

    一群人又涌出殿没半个时辰又涌回殿。以柏妮丝威廉姆斯令人神魂颠倒的美貌已是万众属目。现在又人多势众更是瞒不住耳目。上次进出殿已被人盯上。这次一回殿就冲来一波修士。大倍分修士眼中带有杀意。

    云舒兰眼角一冷正欲唤出兵图之时瞄见纪晓炎眼中的狡黠。

    柏妮丝威廉姆斯芳心一颤:“他又要出底牌了。”这个眼神让她刻骨铭心。是上次遭伏击之时每次战危之际要逆杀群骄之前的招牌眼神。跟以往不同是他并没暴出杀意反而一脸茫然:“各位前辈别急有事好说。小得叫白奇没别的本事但炼丹炼图炼兵会一点点。收费也合适二十份原材。”

    冲上来的修士一缓。更多的修士退了回去。纪晓炎暗自庆幸:“好险!好在当年的绰号‘纪剑狂魔’够响亮。品性众所周知宁站死不愿低头活。”

    一些修士继续遁上来:“我要炼些生灵丹。”“我想炼把图兵。烈焰狂刀。”

    “我要粹图丹和九元图。”

    “我要融图丹。”

    ......

    纪晓炎见要丹要兵要图的人越聚越多。生怕被刀图族驱赶。于是说道:“只要是图灵之下的兵、图、丹都可炼。请诸位记在玉简上。若有特别要求需按方炼制请拓一份方子一起与原材备好。然后去外面刚才我炼丹的位置。我随后就到。”

    一群群修士涌出大殿。纪晓炎远远看见刚才炼丹之地已聚集了上百人。

    纪晓炎和云舒兰唤出黑炉开始炼制起来。几日后刀图族的族中子弟也闻讯赶来。

    “听说你们能直接粹炼修士的兵与图。”

    “是。但收费......”还没等纪晓炎说就被一位青年打断。“我知道。同境是五十。同等战力是三十五。图灵境巅峰能炼么?”

    “能!每越一大境加二十五。每高一小阶加十。”

    “图师呢?”

    纪晓炎一一回答:“本人受修为限制。但兵、图之道还马马虎虎。只要自已提供足够多的高一阶幽炎晶。我可以助各位炼至图师境后期。但是得一阶阶来否则会修为不稳。影响以后修行。”

    一位阔气的青年挥出川河似的戒子落进炉里:“那就一阶阶来。助我炼到图师境后期。”

    纪晓炎眼中黑烟翻腾扫了眼青年。还好是个图灵初期修士。

    “够么?”青年又挥出川河似的戒子。“这些都加给你的只求大师给我炼扎实点。”

    “定会竭尽全力。”

    炉中冲出滚滚浓烟之后掀出大量的灰烬。一柱香后纪晓炎说:“若材料不够时我可以用前辈身上的原材么?”

    “大师。随便用。我只求修为扎实。”阔气的青年袖子一挥说道。

    炉中又冲出滚滚浓烟及海量的灰炉。一个时辰后黑炉一阵摇晃猛然升高九尺。

    “前辈。准备好了可以进炉了。”

    青年一跃进了黑炉。

    炉口一亮冲出第一波浓烟及灰烬。半个时辰后天空开始降下雷劫,一波强过一波。继续了年余。此时的雷劫已是毁天灭地。但雷劫却高高抬起轻轻放下。只降下浩瀚如海的能量灌进炉中并未毁坏刀图族族地丝毫。令人惊掉牙的是暴跳如雷的天地意志携来毁灭苍穹的能量欲图灭掉黑炉但最终却扭曲着脸送下无尽的天地精华。

    炉口幽芒闪烁迸出一个个网。网向天空中遮蔽苍穹的身影扯下一个个狰狞的虚影。凝实的身影愤怒着撕吼着凄泣着但却无济于事。天地意志凝出的黑影渐渐虚淡。

    此时天空仿佛响起个稚嫩的声音:“再去取七倍来,不然......”威胁之意很明显。

    虚影顺从地重聚天地之精华。前后重聚八十一次才脱身消散在天际。天空中呈现出一个亭影,一闪钻回炉里。

    无边黑暗海海面上所有漂浮的大陆上正在沉修的族老们骤然都睁开眼自语了一句:“黑色亭炉。纪剑狂魔。刀图大陆族地。”纷纷起身出关。

    嘭!嘭嘭......一阵空爆声响起。空地上一鼎三足黑炉轰然暴长。一会儿占据了广阔的空地。气势磅礴,耸入云端。一柱香后炉口喷出翻滚的灰烟。眨眼就遮蔽苍穹。

    轰!

    耸入云端的黑炉骤然消失。巨炉骤然缩成一只七尺宽九尺高的三足炉。

    纪晓炎意念一动。炉口钻出位青年神色痴呆跳下炉。朝纪晓炎深深揖了个弓说:“多谢大师。”

    “不用!前辈身上兵、图、宝物都耗尽了。对自已的境界还满意么?”

    “满意。”青年欣喜若狂地遁走。

    嗖!嗖嗖......

    率先掠至的胖子:“白大师。我也要炼。”

    此时另一位修士直接从远处掠进炉里。

    “白大师。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对对对!考虑不周。这次就一起。想炼的都进去。记住一定要带足兵、图、宝物特别是幽炎晶。一刻钟之后就不能再进去了。”

    听见的修士争先恐后地掠进炉中。仅一刻钟就进去几千人。这次纪晓炎只炼了七天就出炉了。他沉湎在炼兵炼图之中。乐此不疲。砰!

    九天域图与墨炉完全融合。炉身骤变化作一本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