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玉书添二页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三女面面相觑。

    纪晓炎沮丧了。既无法出去又一贫如洗。要想唤出玉书中的剑打开子门就只能靠九天天典恢复自已。想罢盘坐起来运转起功法。

    修炼无日夜转眼过年余。体内的魂海及府海却一滴水都没储存到。只是没象刚来时一样干裂看起来湿润些。

    “少主......少主......”

    纪晓炎睁开眼。一双迷人的碧眼热烈地瞅住自已。

    “怎么了?恢复速度固然慢但总比不做强。”

    “我的功法不行。这年余身体反而更虚了。”

    柏妮丝威廉姆斯说。

    “那怎么办没个百万年别想打开子门。”

    “我想......”本就令人神魂颠倒的脸蛋越加迷人了。纪晓炎痴迷地站了起来。玉书中溢出一丝清凉。醒了过来:“那可不行。我这情况没法为你凝剑或图。就算掏空我也凝不出。”

    “有个法子暂不凝剑图也可学九天天典。”

    “什么法子?”

    “滚红尘中有个合欢篇,篇中有一章提到合欢的至高境界是魂与魄互融。既达互融当然包括了魂识中的功法及感悟。”柏妮丝威廉姆斯激动地说。

    “你知道滚红尘?”

    “唔!歌姬只是我晋升少府夫人的一个阶梯。少主可别忘了我还是未婚妻序列中的十九号。”

    纪晓炎看向屋里沉修的白宛儿及云舒兰。

    柏妮丝威廉姆斯察出他的意动及忧虑。于是加了句:“我们到外房就算再大的动静也吵醒了不了她们。”

    在她仙姿玉貌催化下纪晓炎起身走出屋子。钻进左侧的第二个门洞。把屋子清洗一遍后双双上了大床深修了十几年才苏醒。

    纪晓炎立即察看泥丸宫。只见润泽的海床中有一潭深不见底的碧泉。魂识退了出来去了丹海只见海床上有一湖深不见底碧湖。这点魂力、府力虽不及以前的沧海一粟但比起头一年却快了十倍不止。

    柏妮丝威廉姆斯:“效果乍样?”

    “很好!继续来。”

    这次二人深修了几十年才苏醒。此后一次比一次久。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千年。

    轰!轰!纪晓炎的魂空骤然炸响。风云变色。玉书啪啪地翻页起来。玉书猛然一吸。碧潭之水倒灌而起瞬间被吸干。

    与此同时被抽干的还有府力。柏妮丝威廉姆斯的魂力及府力也犹如山洪暴发似的冲进深渊。

    玉书在发狂似的翻页。纪晓炎却能发现玉书多了二页。第五页上有二个人像。其间穿了件红色纱衣身材高嬥的正是柏妮丝威廉姆斯。另一位娇小玲珑的,穿了件青色道袍,面目模糊看不清是谁。而第六页是空的。暗惊:“滚红尘与逍香惮怎么会以她们作图呢?难道她们是开法祖师?”

    柏妮丝威廉姆斯同样也看见。“我的图象怎会在他的玉书里?”。她百思不解。

    在这个炸响之中他们失去了积攒千年的魂力及府力。想要出去他们只能继续积攒。只是攒速快了百倍不止。这个突如其来的速度也让他们百思不解。唯一能解释的是玉书多了二页。

    这次他们一次沉修就攒满了魂、府二海。纪晓炎兴冲冲地唤出玉书之剑却发现剑孔太小插不进去。他兴味索然地回到厢房。

    柏妮丝威廉姆斯见他的样子就知道没打开子门:“既然剑兵没用。你的少府令呢?”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府令上正面有个小剑。可惜我给宛清了。”

    “宛清?”

    “宛儿的姐。在永妃殿。你没见过。”

    在这九间房里。除了修炼还是修炼。柏妮丝威廉姆斯已有了剑图。她的玉书比纪晓炎的少了网和海二页,第三页的图像是纪晓炎,正背二面没有八角亭背景。除此之外二人的差不多。

    二人又一次从沉修中苏醒。回到正房却没看见白宛儿与云舒兰。在青璧前的厅里撞见。她们正坐在桌旁吃肉。体态闲适。

    “好啊竟敢偷吃。也不叫我们。”纪晓炎伸手抓起一块肉递给柏妮丝威廉姆斯,自已又取了快小点的吃了起来。

    “魂魄互融之状。怎好打扰。”云舒兰说。

    纪晓炎吃着肉说“怎么打开的?”

    白宛儿:“魂力、府力装不下后我们来这究研剑孔。只想开门。特巧的事子门竟然自已开了。后来才搞明白这子门得少府夫人令才能开。”

    纪晓炎:“我看看。”

    “没法看在玉书正背面上。跟你的八角亭一样只能唤出影。”

    “把门开了我要出去吸吸新鲜空气。呆在这儿一千多年了呆腻了。外面肉有得是。白大夫人开开门吧!”

    子门砰地声打开。树影婆娑。沿着树枝一节一节地往下跳。俯视目侧至少还有万丈。一咬牙跳了下去。身子呼啸而坠。砰!二脚发麻。气血上涌。

    白宛儿三人却顺着其它枝条爬到另一棵还有更低枝叉的树上。再一节节往下跳。

    一柱香之后他甩甩了双腿跑出秘林。只见亭台楼阁虽不少但看样子年久失修有些衰败。走进最近的亭子坐在条椅上揉脚。不久白宛儿等人也来了。

    云舒兰上来就问:“腿没事吧!上次我也摔的不轻。”

    “这里的重力至少是图陆的十万倍。”

    “唔!在这里没法飞行了。凤姨怎么还不来!”云舒兰应。

    “有事担搁呗!”白宛儿截话。

    过了三个多时辰纪晓炎才看见一位风韵犹存的女子小心翼翼地踩着青玉板而来。

    白宛儿:“我们过去。”

    纪晓炎起身跟着白宛儿后走了过去。只见凤姨在百丈外停了下来。等纪晓炎等人走近。说:“少主少夫人跟上我的脚印。”

    纪晓炎:“凤姨。放心吧我们还是看得出一些的。”

    凤姨笑着:“说来看看?”

    纪晓炎:“这里我能看出的有二十七万九千三百六十九个幻阵,困杀阵八十一万五千四百一十八个、灭杀阵最多三亿六千三百九十六万三千六百二十七个,您走的看似灭杀阵其实是幻阵但一步走错即触发灭杀阵。我虽无力破解但跟上脚印还是没问题的。”

    凤姨笑得更开心了露出她洁白的牙齿。“有机会我得向少主求教了。”

    “不敢!以我现在的实力既没构阵之力更无破阵之能,徒有其表。到时我拓印一份给你。”

    “真的?”

    白宛儿:“凤姨。他有些变态热衷于丹、器。早年为了逃命搜集了海量的阵法。”

    聊了一阵后凤姨才带着众人出了花园来到一个朴实无华的大殿。

    “有些简陋。少主少夫人就将就点住。我还得出去一趟没那么快回来。”说完转身出了大殿。外面响起凤姨的嗓音:“快点进去。”

    “要是碧落村的人寻来我......”珠落玉盘的声音。

    “就说过几天就还他们。”

    一会儿从殿外走进位少女。亭亭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