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威慑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明天起先收脱元丹再上酒肉。后天起肉每天涨价一成。”

    二女象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别人薄利多销而他却要拦阻食客上店。

    “一个时辰后必须公示。不然就咱三非被人催死。”

    开食棚的人谁不想食客盈门。二女虽觉不妥但展望也是可以的。

    “额!加油!”阿若端着个食匾出去了。一会儿二女开始进进出出忙碌起来。半个时辰后闲了一刻钟。之后又开始忙碌了。小丽也进来帮忙了。

    阿若见盛肉器皿快空了。看时辰已是申初。想再炼一钵又担心卖得太晚不安全。

    “别担心很早卖得完。只是我家小丽得先回去。给她打个二百斤肉。酒就少点一个女孩子家家得少喝点。来个五十斤吧记我帐上。我就不回去了省得来回赶费时。”

    小丽听见倍感暖心。眼珠子在眼框中不停地打转。

    阿若:“少了她不就更忙不过么?现在就走么?”

    “对现在。一个人早点安全。我可以替她。可别小瞧我是个男的。当年我卖酒还是一绝。”

    “好吧!有盛肉器皿么?”

    “额!没有。先借我。等我有脱元丹换些原材这些器皿、坛罐我抬手就炼了。”

    阿若只是笑着。

    “别不信。本少......”纪晓炎差点说出“本少乃是丹器奇才”的。

    阿若见他久久没下文只是一个劲儿挠起后脑勺于是截话:“本少什么?”

    “本钱少才跟你们混的。”

    阿若心中一喜取出个小器皿和一个小葫芦。“记得抬手炼了还我。得加倍。”她呵呵一笑为他准备好肉和酒。

    他接过器皿和葫芦就往外走。走得急差点撞上正要进棚的小丽。“不好......”一个急退,定眼一看是小丽:“你先回去。隔二天就来这取次肉和酒。别忘了水伯他们,尽量让庄里的人都尝尝。”往她手中一放。

    小丽嗯了一声朝棚外走。走了一段她回头望了眼。渐渐地消失在视线中。

    “白奇她是谁呀?”

    纪晓炎收回目光:“你不是已经认识了么!”转身钻进棚橱见食材已准备好了取出青钵。把食材扫进钵里开始炼肉。

    “你们仅是主仆关系?看你们依依不舍的样子更象一对道侣。你们书田山庄是干什么的?”阿若问。

    纪晓炎不停地拍打着青钵。并没即时回答她的疑惑。

    阿若见他忙着就到旁边清理棚橱。她以为纪晓炎不愿说却没想过没多久他竟然说了:“我与小丽并没签定本魂契约。至于书田山庄现已末落了以后充其量只是个种地的。”

    “种什么?元谷、元药。”

    “元药。”

    阿若能感觉到纪晓炎的真诚。说的又和小丽说的吻合。戒备之心又去三分。

    “店家来二百斤肉一百斤酒。”

    “我来五百斤肉五百斤酒。”

    “我也来一百五十肉一百斤酒。”

    ......

    忽然来的都是大食客。要肉要酒的络绎不绝。食棚人声鼎沸。

    阿若时不时地探出棚窗:“稍等!”。一次次的稍等后还没得到肉酒的食客开始烦躁起来。聚拢的人也越聚越多。有一些食客开始担心卖不到。过了今天又得涨三成。开始往棚橱方向挤。一柱香后一些食客相互推挤、占位、攻击、打斗、拼杀一步步升级。

    桌椅不停地碎裂。棚店也倾斜了。

    纪晓炎无奈地走出棚橱。从玉书的青剑上黏了些剑意裹进魂力之中扫了出去。

    “小店小本生意。参斗者老实站一边以一赔十。若想逃走就试一试灭魂剑灭魂。尸骸炼丹。”

    剑意在参斗者的魂海肆虐。

    啊!此起彼伏的惨叫瞬间变成鬼哭狼嚎。几十名修士抱头撞地嗷嗷凄泣。

    一个个修士撞得脑袋迸裂血肉模糊。呼天抢地得玩命撞。

    上百个修士见状取出个蛇皮袋扔进棚窗。只见上百个青芒一闪钻回玉书。一会儿又有几十袋子扔进棚窗。

    撞地的几十名修士的眉心钻出条青丝射回纪晓炎的眉心。卷宿在那抽搐不止。一会儿取出个袋子放在地上。

    纪晓炎虚空一抓摄回袋子,扔进棚窗。“你们是咎由自取但我很讲理。要恢复魂力的或修复魂伤的我都可以替你炼丹。但原材得自个出。我可是个穷鬼不然也不会炼肉赚点脱元丹。百份原材或同等价值的原材炼一枚。”

    刚才鬼哭狼嚎的修士的魂力尽失。泥丸宫破损。但府海完好。可没有魂力就无法驾驭府海。其间有几位眼中闪过微不可察的阴狠。

    围观者只觉眼前青芒一闪。仅过盏茶时间那几人成了一名失去府力的修士迅速苍老起来。

    站在棚橱门前的青年。眉清目秀。声音的平缓不含半点情绪就象此事跟他没半枚脱元丹关系一样:“既然不思悔改一心只想泄愤就收了尔等的府力。想要恢复也行。五百份原材。刚才说的一百份原材作废了。若还想报复食棚我就收血脉之力。道友们失了它那可是朽灰阿!”声音骤然加重:“朽灰!”

    几个卷宿的老修士沉默了从他们的小腹中飞出一条几丈长的青色细藤钻进纪晓炎的眉心。他背起手重重地叹了口气:“就为了争个先后就搞成这样。”。他万般沉重地进了食棚。

    食棚之中飘出肉香。食棚外排了一排排的修士,乌泱泱的修士汇在一起却静悄悄,尔尔发出几声咳嗽声。

    肉好了。

    肉卖光了棚橱外还排了二百多人。他们没买到。心中虽不满但深深地藏起。不敢流露出丝毫。他们可不想成为卷缩于地的抽搐者。

    豆蔻之女走了出来为每人发个牌子:“明天凭这个牌子来直接到棚口取肉。算今天的价。”

    日薄西山。食棚外躺着几十人。倍感凄怆。纪晓炎并没因肉食大卖而感到高兴。反而想喝些酒驱散心中的沧桑。是为这个食棚还是为了躺在棚外的几十人?他不明白。一斤斤酒下肚。他迷惘了。凭我的丹器之道我去哪不能生存。我可一笑抿掉砸棚之事。那这二个女人怎么办?失去食棚如何生存。我可以一走了之,书田山庄怎么办?我不能让他们为了先祖的遗命苦苦守着败落的山庄而食不裹腹。我更不能让无尽黑暗海的生灵失掉向上进取的根基。

    月夜下晚风习习。

    躺在地上的几十人期盼着有人把消息传给自已的亲朋好友。可这稀罕的魂草多难找而且还要百份才可换一枚丹。没个百十来枚丹能修复么?而那几位苍老的修士更是绝望。

    纪晓炎却在喝酒。桌上的酒坛每刻都在增加。放不下了他就换过一桌继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