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冷香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了五年。这个城东小广场在固鹤城已略有名气了。慕名而来的修士络绎不绝。

    纪晓炎也能唤出玉书第三页上的无名宫的一角角影。这一角正是丹器铺。虽是铺影但如同实质。可惜维持它需要消耗他的魂力府力及血脉之力。令他窃喜是角影能为玉书抽回大量的鸿气。

    “舒兰带你的近侍一起进去试试。”

    六人一进入。识海轰鸣。周遭的鸿气涌入铺角。玉书得到的鸿气飙升二十几倍。他欣喜地叫:“柏妮丝威廉姆斯、六儿你们也进去。”

    铺影中加了五人,玉书竟抖动起来。外面的鸿气蜂拥而来。它吞食鸿气的速度再次狂飙。纪晓炎尖叫划破寂静的夜空。遐想着这要无名宫全唤出影得多么惊人。自已也进去。玉书吞食能力竟翻了几番。

    纪晓炎激动地叫:“进入各自的丹器室全力摧动九天天典。”

    十几人归位后玉书竟在魂空飞腾起来。外面的鸿气犹如飓风一样呼啸而至。他的三力也在迅速消耗。几日之后他竟能把一墙之隔的“沉修殿”一起唤出影。速度不言而语。竟翻了十几倍。整座固鹤城都置身于狂风巨浪之下岌岌可危。鸿图境之下的修士寸步难行。只有可以驭图飞行的驭空境修士才可出行。并且三重以下的还会被风刮跑。只有四重以上的才可徒步行走。否则都有危险。

    纪晓炎只持续了七、八天就没了魂力、府力及血脉之力收回沉修殿及丹器铺之影。

    飓风一个回涌击出层层紫浪缓缓消散。纪晓炎觉得玉书厚了些。一察看第三页与海页之间又多了二张空白页。

    风停了。

    修士陆续走上街。都在议论飓风之事。

    纪晓炎等人都疲倦地盘坐在广场上等待着客人来炼丹器及炼肉。但嘴角却藏不住笑意。

    一股淡淡的幽香传进鼻尖。高贵且纯正。清新之中带着股冰凉。此香裨人心肺。令人心旷神怡。

    睁开睛。小白花镶边的翠裙下一截笔直的小腿。

    “道友打扰下。你是叫纪晓炎么?”

    纪晓炎仰起头。天仙般的女子正低着头。四眼相撞。他第一反应就是惊叹。此女犹如深闺幽兰。姿容不下阿若。

    “嗯!”

    “给!”她弯下腰递给他一枚玉简。

    那种冰凉的幽香令他一颤。懵懵的接过玉简。天仙似的女子走出十几丈后他才反应过来。魂识扫进玉简。噌地站起:“跟上她。”追了上去。来到一个客栈。上了二楼。仙子纤指指向一间房门:“在里面。”

    他冲了上去扣响房门。

    咯吱!房门打开。只见门内站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

    “小丽。她们呢?”

    “在里面。”她侧身让他进去。

    纪晓炎回头向女子道谢时却发现后面只有云舒兰等女。“她呢?”

    云舒兰:“走了。”

    纪晓炎也没在意。走入屋中。只见白宛儿、阿若、阿惜、凤姨都在。

    “你们是怎么来的。”

    白宛儿:“黄衫女子带我们来的。”

    “她没对你们做什么吧?”

    阿惜:“一个女子能对我们做什么?”

    “没有就好。这个黄衫女很神秘。每次见到她我都发悚。生怕惹毛她她一掌下来把我拍成件图兵。”

    ......

    众人回到广场。纪晓炎心情额外好。打算在这里修炼到能够唤出整个无名宫之影就离开固鹤城。

    自从发现利用宫影能够快度修炼之后纪晓炎一旦三力充盈后就唤出沉修殿及丹器铺之影修炼。很快三年过去。早在半年前他就能唤出整座无名宫之影。现在又积攒了足够多的鸿元果和原材。于是离开了固鹤城。

    青涟城是纪晓炎费劲心思挑选的。山清水秀。鸿气浓郁。城东百万里外又有海域。肉食丰富。

    城西他建了个池灵丹器食府。依山畔水。

    这四年里他深居简出。把食府炼成由九栋“无名宫”构成。但只有一宫具备丹器食铺。其余的都改成了沉修殿。里面有山有水,风景怡人,更是阵法重重。在外人眼中池灵丹器食府只是个丹器食铺。

    府中一个不起眼的八角亭中纪晓炎叮嘱了白宛儿几句。

    白宛儿微隆着小腹:“公子。也许再过个十几年我生了。你看这几年它长得多快。”

    “是啊!”他眼中露出柔和,抚摸起她微隆的小腹。

    “等我生了再走呗!”

    “直觉告诉在青涟城不行。要不我去青乐城等。”

    白宛儿嫣然一笑。

    青乐城忽然多出了一家白奇丹器食府。不大但生意很好。这家商铺最具独色是铺主极其吝啬只请了一男二女三个伙计。

    “老四你也来了。”

    “可不!慕名而来。都说这里的肉独特。对修为大有裨益。而且这里的伙计漂亮。”

    “哪?”

    “卯位。”

    柳二望了过去。只见一位金发披肩的国色正在炼制丹药。“半月前我见到了一个更漂亮的。”

    “哪见的?”

    “就在......”话音戛然而止盯向门外。一位令人神魂颠倒的女修走了进来。从身边经过闻到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冷香。

    “纪大师真巧啊!”

    “额!巧十分巧。是来炼丹还是......”

    天仙似的女子扫出一堆戒子。

    纪晓炎扫了眼戒子,嘴张成鹅蛋愣住了几息之后吐出声:“姑娘你是如何知道的?”

    “数年前你曾经唤出过它影。”

    “固鹤城之事令纪某感激涕零。这次权当感谢!”他收起戒子往后面走。值得盗喜是她并不是因为进了池灵丹器食府亲眼所见而是推测。月余后才出来。

    天仙般的女子收起戒子离开了。是在大家的目送下出了府门。纪晓炎仿佛听到修士们心碎的声音。

    拥挤的铺面开始宽松起来。

    柏妮丝威廉姆斯:“服不服?貌美之力比三力更具杀伤力可令修士心甘情愿巨服。这月余光收的进场费就够咱日夜对着食钵半年了。”

    云舒兰一笑置之。手中没停。青炉中飞出一波波丹被她扬手收进葫芦抛给了一位大腹便便的修士。“既然这样当年为什么不凭貌美之力一举夺得十**。何必屈居在其貌不扬的慕璠瑜之下。”

    “要不是他变态多投了慕璠瑜十分。想起来了当年他也多投了你。说你秀外慧中战力强悍。生生得把你推进决赛。至今我都不明白你秀在哪?慧又在哪?至于战力么现在还不如我。”

    云舒兰:“少主会被她迷倒么?”

    柏妮丝威廉姆斯对她的话感到吃惊。云舒兰从不认可貌美之力。更不会相信美色能撼动少主向上的心。顺着她愣愣的眼神看去只见对面的纪晓炎星眸闪亮朱唇张合似在说话:“你觉得阿若跟她比乍样?”

    云舒兰并没反应。只是盯着对面。于是在她魂空中复述遍。

    “各有千秋。”云舒兰应道。

    “一个尝尽天下佳肴之人会挑剔得多。”。柏妮丝威廉姆斯手中没停。一会儿一钵肉出炉了。

    而纪晓炎疲倦地靠在柜台上扫荡着鸿元果。

    “寒香子叫你炼了什么累成这样。”

    他暗惊直起身。一位紫发绝色近在咫尺。美艳不可方物。

    “寒香子!”纪晓炎不噤重复了一遍。

    “唔!她是尉迟霭的心腹。”

    “尉迟霭?”

    “风雷阙的大小姐。寒香子炼了什么?”

    “没炼什么就一块墓碑。”

    “墓碑?”

    “唔!”

    刹那间紫发绝色诡谲般消失。他匆忙扫出魂识。府中一切如常就是没见她的踪迹。“她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