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去图清陂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从此之后隔没二月就会来些神秘修士。炼制的兵图竟都是八角亭、墓碑。有的竟要求炼制玉书中的海、天网及葬陵峰。但他炼不了。因为他还唤不出三者之影自然也仿炼不了。

    玉书在魂空逐渐厚大。变得宏伟。紧接着他唤不出墓碑之影,而后连八角亭之影都唤不出了。

    事态严重了。一旦唤不出兵图之影他的修为就从鸿图境退回鸿兵境令他心惊肉跳。此后他越发努力修炼及炼丹炼器。

    玉书变得如山似岳。挡住了苍穹。从天际缓缓降落下来。在他又炼了上百件八角亭及墓碑后它轰然坠进魂海沉至海床上。在着床得一瞬间玉书一口吞尽了他的三力钻进了床底。连纪晓炎都找不到它。直到魂海、丹海结出一层厚厚的紫晶纪晓炎才看得见它。此后玉书不许他再炼八角亭及墓碑。每当成图之时它就吞噬了它们。

    神秘的修士不死心。试了上万次之后他们才渐渐死心不再来了。三人稍停了二年。之后他们又来了。要求炼的是剑、刀、枪、戈、叉、斧、钩、鞭等。

    三人炼得精疲力竭疲惫不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

    目送走一批神秘修士之后。纪晓炎怕了匆匆收起白奇丹器食府悄悄潜回池灵丹器食府。

    令他百思不解的是玉书竟同意他在池灵丹器食府外再布十二亭。耗尽了二府多年的积攒。

    白宛儿望着骨瘦如柴的纪晓炎。心疼不已。

    “别出去了。多了十二亭他们更难嗅出你的玉书。”

    “我把府中的器抹了。以后府中的收入少了。”

    “这你就不懂了。鸿图境以上的修士都不炼器。大家都用自个凝出的兵图之影。倒是修复修士的修为之图的生意好。”

    “当时我还纳闷为何你非要换成池灵丹医食府。”

    “以后你出去不能只换池灵二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里。”

    “有道理。我用什么好呢?用白奇阁乍样?”

    “我觉得用宛儿阁更好。”

    “依你。”

    在府中休憩年余纪晓炎才恢复。

    离青乐城较近的图清陂是个修炼圣地。这里能让修士更容易踏入鸿灵境。此境与鸿图境最大的区别修士可以卸空飞行。

    一男一女顶着个巨大气涡在官道上飞奔。三匹头生一角的四蹄巨兽拖着一辆蓬车呼啸而来。

    忽然巨兽嘶鸣在前面停了下来。从车厢内探出个头。是个俊朗的男青年:“纪大师去哪?”

    “图清陂”

    “上车。”

    “多少枚鸿元果?”

    “不要鸿元果。到了图清陂帮我炼一炉淬图丹。”

    “二人能坐下么?”

    “上来吧!”

    车内宽敞只坐了一男二女。

    纪晓炎:“小丽大师你先上。”

    小丽上车后找了一排没人坐的一排坐下。纪晓炎上车后坐在她身边。

    男青年朝车壁上拍了下。巨兽扬蹄奔驰。

    纪晓炎随口问了句:“你们也是去图清陂?”

    男青年:“唔!纪大师那个白奇丹器食府搬哪了?”

    纪晓炎:“不清楚。我去宛儿阁近二年了。”

    “劳酬更高么?”

    “多了一点只有五万二。宛儿阁不炼器只修兵图不会那么累。”

    “白奇丹器食府把伙计使的太狠了。大家都在说东家太吝啬了。”男青年赞同。

    那个圆脸女子截话:“修兵图?纪大师你没口误?”

    “没有。宛儿阁提供二种修复修士修为凝出的兵图。一种丹复我就不说。我要说的是别一种自个出‘活图兵’直接强融修复。这种效果显著就是贵点。修复费以千万起因人而异。”

    圆脸女子:“你会修么?”

    “我和小丽大师都会呀。不然宛儿阁也不会派我们去图清陂开阁。”

    圆脸女子喜出望外看向俊朗青年。

    俊朗青年:“让纪大师看看无妨。”

    圆脸女子柔荑一伸玉掌上多出条红鞭。

    纪晓炎扫了眼。鞭上有条银色裂痕。说:“这个是被雷剑所伤仅丹药要很久才能凝合。若用同级活图兵得二件火属性活图兵。费用得三千七百二十一万鸿元果。”

    圆脸女子激动地说:“我修。”。把鞭递向纪晓炎但他没接:“人要进器炉。这是修为的修复。”

    “也炼。”

    纪晓炎唤出个青钵。拒收圆脸女子抛上的戒子:“自已带进去。等下要用。”

    她跨进青钵。半个时辰后出来。一苏醒就尖叫着窜出蓬车飞上天空。一连飞行二日她才回蓬车。

    瓜子脸的女子:“乍样?”

    “不用去了。”

    “纪大师帮我看看图兵。”

    玉掌上唤出的是弓箭。

    “你并无伤。要想淬炼得风及时空属性的活图兵。费用得一亿五千。你有么?时空属性的活图兵难找。”

    她取出个拳头大的兽核。“这个行么?”

    “时空核。”

    “纪大师好眼力。”

    “这可是稀世珍宝。确定要用来淬炼。”

    “我已在鸿图境滞留了万年。若能让我进入鸿灵境也值了。”见他唤出青钵就跨进钵。

    一进去玉书就抢走了三分之二。然后淬炼过程中又截走了七成。

    出来时她已成了一名鸿灵七重的时空高手。纪大师及小丽大师却虚弱无比。

    “多谢大师。我愿给你们三亿鸿元果恢复。”

    却没想到这些只是杯水车薪。二位大师依然虚弱无比。吞了数百亿下去才见他们脸上有些血色。

    她尬尴地拙笑:“我没鸿元果了。”

    “没想到时空核这么耗三力。”纪晓炎吞了一把丹药说。

    三人见二位大师磕豆似的磕了月余才收手。到了图清陂各自分手。纪晓炎也去选址布置宛儿阁。来到一个三叉口布出宛儿阁。

    纪晓炎来到阁外的大街上招揽生意。可大家都摇头不愿进阁。直到几日后来了一波人。其中就有俊朗青年。

    “蔺恺乐。有你说得那么神么?”

    “门可罗雀。可别把我们当实验品。”

    “可不。若修复坏就槽了。”

    俊朗青年:“相信我我就个例子。”

    “可我信不过宛儿阁。”

    “不然就失败率过高才会没顾客。”

    正当他们不敢尝试时瓜子脸的女修也带了些人来。

    人群中一个人喊:“莫宵晨。这里真可修复兵图。”

    “这还有假。不然蔺恺乐不会传门找你们来。”

    “失败率高么?”

    “欧阳晴霞的裂痕纪大师只花了半个时辰就修复好了。至于失败率我不清楚。只见过三次。都成功了。”

    很大一部分的人看到来来往往的修士都不愿进去选择了离开。只有很少人留下并且还处于观望之中。不久圆脸女子也带了人来。其间有个虎背熊腰的男子一言不发地进入阁中不到一个时辰就出来了。

    此后才陆续有人进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