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阁中事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小丽一时没了主意。魂念中闪过少主狡黠的眼神。定了定心神说:“我只是个小小的丹医师。要是各位道友嫌肉轧手。我就替宛儿阁作主一回鸿灵境后期以上的肉一枚二斤暂时收了。我一月就万把鸿元果。要是禀明总阁遭到否决。那么以后别怪我了。”她一指左侧空地放出个青钵。“要是愿意的就扔进肉。青炉会主动按肉吐出相应的鸿元果。”小丽转身回阁。

    “鸿灵境后期以上的肉以前是三枚一斤现在一枚二斤。也太黑了!”说话者身影一晃走了。

    有了一位修士走就会有第二第三位......半个时辰后走了近七成。剩下的修士也只是在观望。

    夜色如约而至。从夜空降下诡谲的男子。朝青炉扫进如川的戒子。一会儿钵口飞出匹练似的戒子。被男子收起蹿进阁:“小丽大师。我的本图受损了帮我瞧瞧。”

    “去九号包厢。”

    俊美的男子跟着小丽进了包厢。

    “卸掉甲衣。”

    “嗯!”一念间一俱洁白柔美身子展现在小丽的面前。胸涛威威。平滑的小腹上有一小块凝青。小丽魂识扫入丹田。

    砰!砰......一滴滴银珠从天而降砸在浩瀚无垠的丹海上砸出一个个旋圈。魂识沿着银珠伸往天空。云层中藏了把褐枪。电弧嗤呲,散发出锐利的枪芒。枪身上有几条裂痕。其中最深的一条正冒出银汁汇结成珠往下砸。褐色的枪尖上有些锯齿缺口。

    魂识退出小腹。眉梢轻锁说:“修是能修。只是......”

    “只是什么?”

    小丽忧虑会儿说:“这种鸿宗境巅峰的活图兵难找。并且.....至少得六件。”

    俊美的男子扫出几十件褐色的刀、剑、叉、鞭等和上百个斗大的兽核。电弧嗤呲。

    “宛儿阁还可以替人淬图?”

    “这种级别的淬一件要上万块鸿晶。这么多得一百九十万。”

    “我给你二百万外加百亿鸿元果让你恢复。”

    “小姐真够大方。出手就加了十万。”

    “只求帮我炼牢固些。不出半年我再来。”星眸中冷光一闪:“把那些老不死全弄成活兵图。”

    “他们?”

    “缠心殿等那些不入流的宗派弟子想抢本少的枪图。哼!先缴上本命兵图。”美丽的眼中杀芒一闪。“等我把他们的长老、宗主、掌门、太上长老一锅端了送你些。”

    小丽:“小姐是?”

    “烈枪狱印亦旋!”

    “烈枪狱印亦旋。”小丽重复一遍想起了神秘修士口中经常淡起的狱枪一霸。图他兵图简直自掘坟墓。还会累及师门。

    “小丽大师听过我。”

    “唔!把鸿元果留下。别的你一起带进炉。”

    第二天左侧空地上的青钵时不时呈现出一缕金丝。不许炼丹者进阁。阁外人越聚越多。只到半月后从里面走出位俊美男子一跃消失在天际。

    与此同时小丽在包厢里吞食鸿元果。心中却暗惊黄衫女子究竟是谁?竟连狱枪一霸这样级别的妖孽也没见过。抓起一把鸿元果放进嘴中。入口即化。化作紫光涌进丹田。恢复好后起身走出包厢。

    纪晓炎还在思索。“无名宫”本是我炼进玉书的。为何却连影子我都招唤不了?难道它已经成长到我根本摧动不了的图兵。可是玉书本就是我的本命兵图。更何况玉书中区区一小页呢。但玉书又不同与一般的本命兵图,它是我修为的承载体。从我修行以来一直努力聚集天下瑰宝煅造它。难道不知不觉间我把无边黑暗海都炼进玉书。

    想到这。魂识再次伸进“海”。一一寻找自已修炼的轨迹。他甚至找到了自已修炼的起点之地纪家堡。无边黑暗海真得被自已炼进了玉书的最后一页“海”。

    葬陵峰藏在海之心。难道它是“海”的核心么?于是魂识伸进葬陵峰。如陷入泥潭只能看到它的轮廓、八角停、墓碑。魂识一触墓碑竟然它竟然进去了。里面的一切是那么记忆犹新。这里正是黄衫女子耍得他团团转的地方。无穷无尽的墓穴里具有无尽的城池。墓穴之间与城池之间都四通八达。怪不得我小心翼翼处处提防都无济于是。

    “我只是把墓碑炼进玉书。然后就莫明其妙得出现在固鹤城。”

    脑中灵光一闪。他不噤惊叫起来。匆匆跑出包厢:“小丽。”

    “嗯!”

    “出去粘贴告示。就说肉的收购价再次下降一枚鸿元果百斤肉。并且一月后只收鸿王境中期以上的肉。我们卖的肉从后天起涨到五千枚一斤。第二是修复兵图以后不收鸿元果。费用改成十件同境活兵图或百件死兵图。也可用十万块以上的鸿晶抵。原材自个出。”

    小丽:“这样大涨我们的生意会骤降的。”

    “少点生意更好。算了还是我去办。”

    一粘贴出告示海磐城沸腾了。

    “纪大师乍会这样呢?”

    “具体我也不清楚。听上面的人说炼肉生意亏得很惨。尽量不做。只想把丹医做好。”

    左侧的青钵围满了人。下雨似的戒子落进钵中又飞回主人。转眼过了一月,来宛儿阁的人少了八成半。但丹的生意不仅没影响反而来的人更多了。阁里的生意虽没象以前一样人山人海但也要排队。

    李四收起丹瓶后取出个盛肉器皿说:“纪大师再来七十斤肉。”

    “好嘞!”银货二清后李四转身出了宛儿阁。

    “来二瓶淬图丹。”

    后面一位:“纪大师我可以用二件鸿师后期的死兵图换么?”

    “我看看。”

    他取出个鼓和铃铛。

    “只能换二枚淬图丹。”

    “行”他把鼓和铃铛扔入柜台上放着青钵。

    纪晓炎意念一动直接抽取了它们的精华。灰烬却扫到青钵的别一边堆放。

    他走后靠上来的是个少女。她直接把一堆堆的活图兵扫进青钵里。纪晓炎意念一动抽尽它们的精华。

    “要什么呢?”

    “五万斤肉及二瓶清蕴丹。其余的换成淬图丹。”少女取出个盛肉器皿靠近柜上另一个青钵。

    从钵里窜出条肉河流进盛肉器皿。少女伸手接住一块往嘴里塞。

    看她的吃像纪晓炎忍不住吞了口香津。

    少女见状俏皮地朝他一笑。“自个卖肉还啥不得吃真够抠的。”

    “肉是宛儿阁的。一月报酬三斤不到。”

    “鬼才信。我请你吃十斤。自个拿。”

    “算了。就你那吃法没几天就没了。到时叫我还你。我拿什么还。”

    “你怎么知道的。”

    “猜得。”纪晓炎扔了个香囊在柜上说。

    少女魂念一扫收了香囊走了。

    中年男子靠了上来扫出的兵图比少女多三倍不止。但他换的肉只有千斤,主要是淬图丹及清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