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梦幻似的涨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暗暗道:“真够狠的。地宫都被我掏空了才送来。”手一抓。茶桌上的丹瓶飞到手。倒出枚拳大的灰朴朴的丹药。它竟主动窜入口。浩瀚的药力瞬间冲入丹田。

    泥丸宫天翻地覆。藏在海之心的葬陵峰地动山摇。本就亮堂的峰璀璨起来。幽蓝色的网在空中穿梭。迸出浩如烟海的网影洒向无边黑暗海。

    玉书的最后一页与背面完美融合成了个透明的无边黑暗海。

    正面与第一页也成了透明。一把擎天褐剑在玉书上绕转。散发出唯我独尊的皇气。幽蓝色的网在玉书中穿梭。上天入地。最终回到地宫后又落在第三页的无名宫栖息。

    纪晓炎觉得一阵晕眩失去了知觉。

    山坡上。

    一位小家碧玉背着个男子。香汗淋漓。“戈雨。背不动了。你来。”

    含苞欲放的女子:“怀秋。”

    豆蔻少女:“重死了。就跟背座山似的。”朝山上看了眼:“替我背到山顶。”

    弋雨走近小家碧玉:“啥时还?”

    “翻过山后下坡时还。”

    “想得美。”戈雨费了番劲也没把小家碧玉背上的男子移至背上。

    豆蔻少女走了回来。二人合力才男子转到弋雨香背上。走没多久戈雨的琼鼻上就已冒出细密的汗珠。看了看长长的山坡。继续步履维艰地往上登。

    豆蔻少女在前面开路,时不时回头说上句。

    小家碧玉却在后面搭上一手托在男子的臀上以减轻戈雨的重负。

    三人走走憩憩终于登上山。小家碧玉已精疲力尽一屁股跌坐下去。

    砰!山一阵颤动。

    小家碧玉胸口剧烈起伏。吐气如兰。“憩一憩!”

    怀秋:“郗漩。看你屁股下。”

    小家碧玉眼中时不时闪过银色丝虫。垂下螓首。并没看到什么。”

    戈雨:“山在塌陷......”还没等她说完。嘭......周遭的山峰逐次塌陷迅速朝远处蔓延。盏茶间眼前就成了一望无际的平坦灰原。

    三女瞠目结舌。还是戈雨先清醒。“只能等他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纪晓炎醒了。他一点不惊讶站了起。“去九天瑶池。”

    戈雨率先反对:“不行。先去青焰轩。”

    小家碧玉:“太远了。到月方斋憩一憩再走更好。”

    戈雨:“郗漩,有啥好憩的。”

    “他刚醒。自个背到青焰轩。”

    戈雨没说话。

    怀秋:“主子的事咱也管不了这么多。还是去逍遥庵图个痛快。”

    戈雨:“明明是遮月陵非得自诩逍遥庵。”

    三女你一言我一语打起口水战了。太有一战定先去哪。

    纪晓炎魂念飞转。以池灵的才智及......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个屁股。想罢已有了主意。

    戈雨与郗漩招出褐枪打了起来。纪晓炎趁她们酣战之间摧出遮天图。顶在头上走为上计。怀秋自知自个弱,不可力战只能智取。此时见他唤出遮天之图。

    一点眉心飞出个魂印烙在图上。本以为凭自已定能找到他。可刚烙上的魂印瞬间被人炼化。遽出个古碑砸了出去。轰!尘土飞扬。百丈外呈现出一张遮天图朝远处飘。

    戈雨、郗漩闻音收枪追了上去。

    郗漩:“干嘛呢我对你不好么要偷溜。”

    纪晓炎闻言收起遮天图。“好。这不担心枪芒伤着就躲开些。”

    三人走到一边嘀嘀咕咕。魂识却锁定了纪晓炎。

    戈雨:“先到汇泽府。”

    纪晓炎:“太远了。先在绥海镇休憩一些时日后再去汇泽府不迟。”

    三女同意了。走了几天纪晓炎就喊跑不动了。郗漩半蹾着身子做出要背他的姿势。

    纪晓炎会意走近她趴上她香背。

    郗漩觉得背后一沉。往上一抛。直觉二脚一拢盘上自已的纤腰。虽然很重但跟没醒时纪晓炎轻了十万八千里。三女只轮换了二趟就跑出了无边灰原就快进了馁海镇。正巧撞上大量的船只回港。

    纪晓炎跳下香背喊:“收肉了。魄兵巅峰以上的肉万斤一枚果子。”

    “贵了。”戈雨摧动术法烘干香汗说。

    船上的修士纷纷收起船只掠上岸。

    “哪家食铺?”

    “池灵丹医府。”纪晓炎应。唤出只金钵放在地上。

    “医府呀怪不得。”

    出海猎兽的修士们走后纪晓炎就地炼肉。香飘万里。一会儿就熟了。他狼吞虎咽起来。三力也随之不停地恢复。

    月余之后来港口的人多了起来。都是来买肉的。

    “比别人的肉贵了二万多倍还让人趋之若鹜。”

    “可不。二万五果子一斤肉。”

    “五万你都得换。族老只吃了二两花白的胡子就漆黑了。当晚就招了二名族女回寝。”“这算什么!我家族老只吃了十斤就突破一阶。”

    “这池灵丹医府是啥来头?”

    “不知道。能炼出这种肉的肯定大啊!”

    “他就不怕被抢。”

    “谁敢?半月前魔影宫、行天阁、飘香院等先后派出几百名高手都消声匿迹。”

    ......

    一个含苞欲放的少女忽然高声叫:“现在开始三万果子一斤了快来买啊就快没了。”

    怀秋心里暗道:“主人是为了他的炼肉之术么?”

    郗漩心中却有些衷伤主人竟叫我自荐枕席。

    戈雨收到的魂讯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带回青焰轩。

    纪晓炎却嘴没停过且吃像难看。差不多快没肉了就涨个一至五千并且立即唤出另只金钵。没多久他都涨到十万了。怀秋觉得进入幻境似的他竟把肉推到百万一斤了还要涨。接着是千万、亿、十亿......

    怀秋的左侧忽然出现只金钵。只听纪晓炎:“千亿一枚丹。”

    刚开始一天就卖了几枚。可没几天就跟肉一样火爆。此时他就不停地涨。

    戈雨觉得他象位活土匪明目张胆地抢,抢得别人没脾气。抢得人家恭敬地叫:“纪大师你有道侣了么?”

    “我族族女初长成,才貌双绝。送来伺候纪大师不?”

    “纪大师。这近我得了些鼎炉体。送来给你清清丹毒淬炼一下三力。”

    纪晓炎:“多谢道友!吃自个的丹没那些麻烦事。不如回去说说我丹医府的业务。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天起我这里开始淬炼及修复魄兵。”

    “怎么收费?”

    “开始比别人的贵个五十倍吧以后就难说了。你晓得的。”

    听到者立即遁走。

    一天,藏在纪晓炎魂海海床之下的玉书忽然迸出本书影。飘浮在魂空。从上至下分别是剑、钵、无名宫、海。以海的影最虚。其次是无名宫。再过了就钵和剑,这二者的凝实度不差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