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舍弃本命之兵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姬诺、力冰蝶等几十人在一座阁楼前徘徊。太史娴在国色天香之中也显得鹤立鸡群。她的裙下之臣犹如过江之鲫但她惟独钟情于纪晓炎。可惜镶王无梦可她痴心不改。所以一听到纪晓炎去了五层天就追到锻天狱。

    狱门紧闭。但狱前无垠的广场上美女如云。幽香滔滔。经过层层筛选后她才进入锻天狱。

    进后她再次惊叹。乌泱泱的国色天香不下百亿。巍然屹立的狱台上站着位雄健的黑汉声如洪钟:“出乎本使的意料入选之人竟多达一百多亿。所以三日之后再进行一轮选拔。”说完黑影一闪消失了。

    周遭沸腾起来。

    “不是说我已入选了么怎么又来一轮。”

    “上层天疯了竟下来抢夺五层天的女卫。”

    太史娴回想过往。早已神思天外。此时被人一阵摇晃喊醒:“太师妹还去么?”

    她看向阁楼:“想!可师命乍办?”

    摇醒她的婀娜仙子沉默了。

    姬诺:“玉书无法凝出。若再失去青钵真得很难向宗门交待了。”

    力冰蝶:“魂剑足够了。我犹豫不决的是他本是个不近女色的主忽然许诺我们禁妃之位感觉是个阴谋。”

    “要不咱去找白宛儿试试她的口风。”

    “找她?真够天真的。她堂堂一个五夫人还带回了纪扬会跟你更好?唉!当年为何不跟她一样破釜沉舟真身去。”

    “谁能想到诶!上层天就她一人敢。五夫人是她应得的。”

    “费莫晴波你还是没白宛儿的魄力。当年他为你敢把八层天的周公殿的副殿主揍得那个惨呀!”

    费莫晴波瞟了眼太史娴没说话。

    “是得学学白宛儿赌一把。”太史娴说着蹿向阁楼。

    目睹这一切的纪晓炎翘起嘴角跑至一张褐案旁坐上金椅泡茶。刚取出茶具太史娴就推门进来。随后费莫晴波也跟着进来。

    纪晓炎意念一动见外面的人还在观望。于是热情地说:“喝茶。”

    太史娴心中一颤后撤了一莲步。“真许我们禁妃之位。”

    “当然。把青钵炼进魄剑上。它可晋成下品魂兵与你的府兵相得益彰。”

    费莫晴波:“狱主性情大变必有妖。”

    “这些年上瘾了。”一双轻薄的眼神扫荡着费莫晴波那玲珑的身子。

    她虽不舒服但戒备之心却去了大半。喝完一樽茶后纪晓炎就起身:“去里间省得让人打扰。”

    “没得禁妃令之前我可不给你。”费莫晴波抓着裙角说。

    “好!你们只要把府兵之中的剑及钵放进炉中即可。”

    二女同意了因为它们并不她们的本兵只是精气、魂丝从无尽黑暗海带回来的。自已一身的府兵之境还在,不怕狱主兽性大发。

    纪晓炎进了后面。在一个炼台上放出金钵:“直接扔进去。”

    “禁妃令呢?”费莫晴波还是不放心。

    “它得由你们的精气、魂丝凝成的青钵中提取。并炼进你以后的魂剑之中才成的。”

    “魂剑即是禁妃令?”费莫晴波问。

    “真聪明!”他那一双轻薄的眼神又扫荡起她蔓妙的身子。

    费莫晴波扔进剑及青钵。太史娴犹豫了下也扔了进去。

    金钵内炽焰滚翻。熔出四海精华被玉书鲸吞海食。玉书悸动不止。只留了半成的剑之精华给纪晓炎锻造魂兵。

    二湖的剑之精华在炽焰中缓缓锻出二把宽三寸长七尺的银色之剑。剑一成它就腾空而起在炉空悬定。

    噗!炉空点燃起幽蓝色的火焰炙烧着悬浮之剑。不久剑身上泌出一粒粒豆大的血珠。剑身一抖血珠坠下炉空砸到炉底,被玉书抽走了精化留下一层薄如蝉翼的灰尘被扫至一角。

    太史娴一眼认出飞出炉口的二把银剑。其中靠左侧的是自已的。朝它一招银剑折身落在她的手上。自已浩瀚的魂力犹如掘堤之河灌入银剑。随之它渐次缩小,最终在手上成了一块金令。令上呈现出狱妃二字。

    须臾,它化作金光窜入她眉心。娇躯一阵摇晃。一柱香后耳边响起悦耳的嗓音:“我的魂力百不存一了。”

    “一样。”

    一双轻薄的眼神肆无忌惮地扫荡着她们玲珑的身子。

    “得了魂剑妃令之后是不是该给我了?”

    闻言。二女僵住了笑靥。“我可没答应。”太史娴丢下一句匆忙跑出阁楼。

    “以后。”费莫晴波跟上说。

    望着二女落荒而逃。抬手抹去额上细密的汗珠。眼中一清回到金椅上。打开顺风耳听见外面说:“怎么样?”

    “真的!”

    “我看看。”

    “金色狱妃令。不过看它的样子比我的本兵好。”

    “魂兵”细若蚊音。

    一会儿咯吱一声姬诺推门进来。沉鱼落雁之姿的她闲适地走近茶案选了一把金椅坐上。

    纪晓炎从她身子看到纪玲的影子。心中不免波动起来。眼中漂过些水雾。

    噗!一团幽冷之焰点燃裹住茶壶。刹那间从壶中掀出水气。姬诺见他行云流水般为她斟上茶。

    与此同时阁门又咯吱一声被推开。进来的是力冰蝶,她自个选了个位置坐下。

    纪晓炎从她身上看小蝶的身影也一阵感慨为她斟上怀香茗是应该的。只听见她悠悠轻语:“我本是丹医阁的弟子。要不我把本命府兵与剑魄兵一起给你。只求留住青钵。”

    “可以......但......得不到狱妃令。”

    “这样呀!”她眉宇锁得越紧了:“那就算了。”纪晓炎觉得心口发闷:“要不我给你炼成炉型魂兵。”

    力冰蝶花娇似的脸笑开猛点螓首。

    姬诺:“我呢?”

    “一样。”取出二丹瓶:“给!等下收魂兵时吞服。”

    纪晓炎为她们炼魂兵之时金钵给她们留了一成半的精华。

    姬诺、力冰蝶出去后阁外响起:“你的狱妃令怎么是淡紫色的。”

    姬诺:“我们把本命府兵给他了。”

    “那你们不就没了修为。”

    “魂兵本就高于府兵。吞食一些丹药就可修回进魂炉妃令之中。”

    “这得多少丹药才行。”外面忽然没音了。

    骤然阁门砰地声被撞开。闯进来的是个丰胸肥臀的尤物:“我也交出府兵但要炼的是戟型妃令。”

    下一子进来七女。纪晓炎都为她们锻造了。炼完几十人之后没人再来了。隔了一段时间白宛儿弄清楚情况后来到阁楼:“她们已不再乐忠于禁妃。不愿与你行周公之礼失去原阴。看来你以前不近女色也有坏处。”

    “现在她们乐忠于什么?”

    “护卫和执事。”

    “满足她们。等我炼完后不愿做禁妃再告诉他们可以来改。”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年余。

    阁楼中纪晓炎:“许若她们客卿长老都不愿。”

    “我是说不动了。”

    “除了姬诺、力冰蝶还有谁?”

    “还有掌清霁、太史娴。”

    “就不怕我强与她们行周公之礼。”

    “这招使烂了不管用。”

    “那就随她们去了。派些忠心耿耿的人去伺候。”

    “明白。我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