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查探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灰土上生长的奇花异草及术株等令修士狂疯。即使从末呈现过的虚无中窜出一个又一个刀疤修士屠戮闯入者也无法阻挡术株被盗,留下一个个万丈深窟。

    浩瀚的晶莹物质被无名宫吞噬。呈现出的虚无也随之逐渐辽阔无垠。

    十几位刀疤修士追击着一座青宫。被术法一次次轰成虚无。可它每次的虚无之后皆会鬼魅般呈现在另一个地方。

    刀疤修士一路追击。青宫引着刀疤修士们绕着陨落渊跑了一圈又一圈。累得他们汗晶簌籁,气喘如牛。而青宫每次崩溃之后再次呈现时却变得更加磅礴。

    一位修条的刀疤修士仰天尖啸。须臾间从四面八方遁来上千名太尊结成大阵困住青宫。纪晓炎也骇然失色匆忙唤出锻天狱之影。

    一把遮天蔽日的银刀轰然砍向青宫。在千钧一发之时青宫被狱影护住。

    轰!

    太尊根本不让狱影喘息。一番狂轰乱砍之下狱影荡漾起来。

    藏在魂床深处的玉书璀璨起来。疯狂地掠夺纪晓炎的三力,仅盏茶间就露出晶层。玉书似乎察觉了危险主动迸出幽蓝色的天网。电光火石间就扯回一网的太尊。扔进二页上的紫钵内。纪晓炎一阵晕眩咬舌坚持。

    太史娴、掌清霁的三力犹如掘提之河般涌进自个的妃令。惊恐万状。一会儿又期待起来。不知持续了多久她们开始眼冒金星了。吞下身上最后一把丹药。藏在魂空云彩之中的妃令骤然发出高贵且耀眼的紫芒。

    轰隆!魂海及府海同时拓展一倍。本已枯竭的一海一府忽然山洪暴发似的涌出紫液。汹涌澎湃的紫府随着轰鸣不停地拓展。一倍、二倍、三倍十倍、百倍、千倍直到百万倍才停止。

    云彩上的妃令在魂空划过一道璀璨的紫光撞进了魂海。太史娴觉得脑袋一阵撕裂的痛疼。妃令钻进了海床的深处逐渐化作一个紫点消失在黑暗之中藏匿了。

    纪晓炎意识模糊但却能清楚地看见天网不停地迸出玉书搜刮陨落渊。带回千奇百怪的太尊之兵及各种不曾见过的奇珍异宝。在海与锻天狱之间锻出一层层虚无。紧接着缓缓推出一层层天幕。他瞠目结舌。玉书竟然逆天了。

    纳兰黛收到弟子的传讯后惊得噌地站起:“什么?”

    “九层天凭空消失了。”

    “我们葬岳宫的弟子呢?”

    “都莫明其妙地回到太上陆。”

    纳兰黛一阵失神了。榻前的弟子见她久久不语也静静地站着。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清醒。见榻前还站着弟子们问了句:“知道锻天狱去哪了么?”

    一个弟子回道:“可能也来太上陆了。弟子收到很多葬岳宫的弟子反应源泸城经常有大量的锻天狱的弟子出入。”

    此时从外面走入二位绝色。噗咚跪伏在榻前。

    “弟子无能请师尊责罚!”那个细腰翘臀的女子说。

    “没找到么?”

    “陨落渊已成了灰烬。”她双手托着个香馕举出伏地的头颅。

    就近的弟子拿起香馕走近榻递给了纳兰黛。她打开香馕从里面捏出一些银灰色的灰在纤指上搓挪了一阵。心中暗惊:“失去了一切精华。连废土都不如。难道掌弘乐复活了?就算是他也做不到。”柳眉锁得越紧:“都成这样的灰了么?”

    “是!陨落渊周遭亿万里内都是这样的灰。”

    “扶牧歌,没夺回紫葫还敢骗我。就算掌弘乐复活也做不到。”她羊脂似的脸瞬间含霜带煞从喉咙中吐出。

    扶牧歌挺起的丰臀晃荡起来。她虽跪伏于地看不见师尊的脸色但她察觉到她的杀机立即截道:“请师尊明察。若有半句虚言任由师尊罚落。”

    “为师派你们去源泸城查探锻天狱得去向。若遇到狱主该怎么办你们懂。”

    “是!”

    二女起身出了大殿下山去了。在源泸城明察暗访了数年还毫无头绪。风尘仆仆进入一家丹器医府。里面人满为患。

    一位貌美的妙龄女子走了过来:“二位道友需要我帮忙么?”

    扶牧歌:“我们想要些淬兵丹及清蕴丹。”

    “跟我来。”

    三人来到一个柜台。妙龄女子对着柜中的伙计说了声“要淬兵丹及清蕴丹”就走。

    伙计取出二个丹瓶:“看看满意不?”

    扶牧歌拔开瓶塞嗅了嗅插回塞:“还有更好的么?”

    伙计一连取出几百个药瓶:“全在这了。”扶牧歌一一闻过后问:“附近还有更大的丹器医府么?”

    “亿万里内就属这家最大。丹质也最好。”

    一阵急促声:“让让让一让”。

    周遭一阵骚动让出一条宽道。从里面走出一拨修士。前呼后拥地护着四位彪形大汉合抬的一付担架。上面躺着位耄耋之人。

    上官丹云从耄耋身上看到一股死气。随口问了句:“谁呀?”

    “摧魂楼的少楼主。年纪青青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据说百年前他就迈进了魂兵巅峰怎么会被墓碑一拍就老成这样了。”

    “谁这么大胆敢惹摧魂楼?”

    “听说是个五、六岁样子的小男童。”

    “他就不怕连累族人及宗门。”

    “连累?当时我也这么认为。小男童必会逃之夭夭。谁曾想他竟然取出个紫色的食钵坐在少楼主身边丈许吃肉”

    上官丹云打断他滔滔不绝的述说:“此事发生在哪?”

    说话者对她打断他的话有些不高兴,扭头看向出声处,只见是个翠衣女子。美艳不可方物。比他十几年前看到的小男孩身边的女子还要美丽几分。忍不住阿谀:“龙延广场。”

    “没听过。”上官丹云答了句。

    “也在南城。只是稍远了点。朝东昼夜飞行七天扫出魂识就能看见它了。”另一位男修争着说。

    扶牧歌见那拔群士就快出了自个视线追了出去。一路跟踪了月余见他们进了数百家丹器医府都没见效,担架上的死气越发浓郁了可以嗅到一丝尸味了。

    二女跟着进了小巷。巷中丹香扑鼻。他们进了座小院呆没一柱香就出来了。走到深巷中的一块竹林中停了下来。

    一位老忠仆:“小姐真去么?”

    担架左测那位修条的男子应道:“只差半年就期满了。以一天十万枚算,加上这二枚原阴未失的太尊中期的活兵图该够了。”

    “从规模及品级来看一个原阴足够顶二月!是够了。说句犯上的话以小姐的跟她们的比”老忠仆说到一半就被修条的男子扇了一掌。他不敢运攻抵抗,老脸肿得老高。

    修条的男子扇出一掌骤然收手。就在这一瞬间她已想清楚。

    “以我的原阴孕育的精华至少可顶五月。可自已是从小刻意培育。通常原阴只能孕储着女修三力精华的百倍的精华。”

    想到此她忽然明白了。追踪自已月余的人是他派来监视自已的。但架上耄耋老者身上的尸味又让她心急如梵。她沉呤一会儿银牙暗咬:“暂且不动。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