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凌大尊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从竹林中钻出一群人护着担架出了深巷。修条的男子掏出根碧箫压在唇边吹响。笛声悠扬。摇远的天际骤然出现只小鸟。它轻轻一扇翅膀刹那间天空一暗,一只矫健的飞禽停在上空。修条的男子挥袖裹起众人一跃上了鸟背。巨鸟伸开半展的翅膀一扇须臾间就成了个黑点消失在天际。

    躲在不远处的扶牧歌:“她竟豢养了太尊境飞禽。咱是追不上了。”

    “他不是留了张仿网给你。”

    “啥时看上他的?”

    “送丹那回。”

    “好哎你这个小妮子那时就春心暗许了。魂不守舍及誓死不嫁全为了他。”扶牧歌见她低着头绕弄着胸前的秀发一脸得羞涩。

    “我得告诉师尊你把紫葫芦当作定情之物送人了。”

    上官丹云吓得一把抚住她嘴:“小声点。传进师尊耳里我死定了。”

    “装!以他的品性还不送你仿葫。他许你什么了?”

    “七夫人。”

    “你给他了。”

    “唔!但他没要。你呢?”

    “九夫人。”

    “我不是说这个。”

    “额!没进入太尊巅峰之前我不考虑。”

    二人嘀咕了好一阵。几个刀疤男子从身边经过丢下一句:“龙延广场。”

    扶牧歌匆忙放出金剑跃了上去。半月后才赶到。但龙延广场被一层无形的隔膜护住不许她们进。正着急之时跑来了十几位抬着担架的绝色。跑在最前的是位瓜子脸的大胸妹子:“二位师妹也赶来了。”。

    扶牧歌:“印师姐,单曲怎么了?”

    “太兵崩溃。”印师姐往场内扔进块牌子走了进去。里面烟雾缭绕只能看见一条百丈长的羊肠小道。印俐的魂识一触及烟雾就被莫明其妙地夺走了一身的魂力。失去魂力她无法控制她蔓妙的身子瘫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别触碰......”

    她还没来及说完,随后进来的仙子近有八、九人跌坐在地。此时扶牧歌、上官丹云并肩刚跨进无形隔膜急喝:“别碰烟雾。”

    二女哦了声站着不动。

    印俐:“布菀、掌莲你们与扶牧歌、上官丹云一起抬着单曲进去修复太兵。其余的人把瘫在地上的人移出隔膜。”

    布菀应了声好。与掌莲、上官云丹等人抬起担架沿着羊肠小道走了月余才进了个门洞。洞内广阔但没人。

    布菀、掌莲各自取出枚戒子放在桌上。只见桌上黑白鱼眼一转戒子不见了。此时听见一个稚嫩的童音:“脱光了放上桌。”

    布菀、掌莲对视了一眼照做。仅过了盏茶时间消失的玉体又回到桌上。单曲紧闭的眼幕忽然睁开欣喜若狂地跳下桌抱起布菀狂叫:“太尊巅峰的感觉真好。”

    掌莲放了几枚戒子到桌上。把自个脱得一丝不挂躺上桌。玉体仅消失一柱香就回来了。她一言不发地盘坐在春凳上。按照新的运功路线运转。自已的功法吸收天地精华快了万倍不止。难道真如师尊所说太尊巅峰之上还有凌太尊?

    布菀并没忘了自个的任务取出几枚戒子放上桌台。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再次苏醒时已是凌太尊一重。跳下桌台分别递给扶牧歌、上官丹云几枚戒子:“师尊为你们准备的,一起上桌台淬炼。”

    不久,布菀见她们一起回来。并且无法看透二女的修为。眼中暴出精光。说:“一起去接其她师姐妹进来淬炼。”

    扶牧歌、上官丹云跑了二趟把所有的同门弟子都接进洞。心中有些不安。狱主的话不停地回响在耳边。“我从陨落渊搜罗到的兵图碎片得知凌太尊之后还有无上之境。外面流传的太尊之战其实是凌太尊九重为了争夺无上之位进行的。上次大战只有你师尊逃过一劫。我猜测她应该得了无上之位。有一点我还没弄明白她为何急于让你们登上凌太尊之境。”

    印俐穿上青裙。感到全身充满力量。凌太尊三重之境也稳固。一位含苞欲放的美貌少女:“这回师尊真阔气。”

    印俐:“洪妤,又来了些新师妹你去接。”

    “哦!”

    另一位丰胸肥臀的桃李之女:“师妹我与你一起去。”

    此时扬医亭内的白宛儿却大惊失色匆忙回寝。只见寝空悬浮着剑、葫、钵、狱、五层霞雾蒸腾的“天”、海。一张幽蓝色的网上天入海。而“狱”却在“天”中穿云破雾一层接一层地锻造不息。最奇特的是钵,它从剑至海来回穿梭熔炼。从海中漏下一波波细沙。这些细沙又没入地中。寝宫每吸收一波就轰鸣着拓展。

    “晓炎,退令的都到齐了。”

    “别慌!照价淬炼。六百三十二人一淬完立即涨价万倍。以后丹医广场每隔一年涨价万倍,连涨十年。不可折价只收同级兵图。”

    白宛儿:“会不会苛刻?”

    “我的美丽且高贵的大夫人你也是狱主第一夫人了又是少狱主的母亲。我们的淬兵不仅让修士晋级还能推衍出晋阶的修士的功法。每年涨五万都便宜。只是这样一来战力稍弱的修士会死得更多。若可折价低阶修士就没法活了。”

    “那我得涨二万倍。我隐约感觉凌太尊太多了也不是好事。”白宛儿应道。

    “你也有这种感觉!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得涨三万倍才合适。”

    “确定?”

    “确定。”

    不久之后太上陆的修士一年比一年迅速减少。二十年之后各城的修士少了近四成半但源泸城却人满为患。强者如云。城外宗门林立。

    此时丹医广场的收费标准是百件高二重的活兵图淬炼一重,修复是千件同阶活兵图,材料自出。死兵图只许换丹。这样一来各种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常常一位强者被一群弱者围攻化成一件活兵图或被坑杀成了一件死图兵。

    云岚推开殿门。只见里面悬浮着九层霞雾蒸腾的“天”。第一层的霞雾中藏着把巨剑,第二层藏着一只葫芦,第三、四层分别是钵、狱、五层至九屋的霞雾中藏着的是一团巨大的紫色物质,散发出金属光泽。最下面是一层海。海中飘渺且深邃,海面上漂浮着无数岛屿,其中最大的岛屿上有座八角亭和一块墓碑。一张紫网在“海”中穿梭不止。灰色的流汁象瀑布般从“海”中倾泄而下被寝殿吸收。扫出如川似岳的凌尊活兵图后关上殿门转身下了一楼。

    掌清霁问:“怎么样了?”

    云岚:“可以唤出九天一海了。外面乍样了?”

    白宛儿:“占了大半个南城。照这速度很快南城被虚无笼罩。”

    南城的虚无不停地蚕食着周遭的仙宫玉宇。凡闯入虚无的都在几息间化作朽灰。它的威胁远胜于陨落渊。源泸城的修士恐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