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星戈的计谋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紫雾谷一个奢华的大殿中寂静如死。一张巨大的玉榻前跪着数百位香娇玉嫩。一位身穿黄衫女子悄悄地扬起头偷看。只见宫装女子优美的背面呈“s”曲线侧躺在玉床上。二瓣浑圆的翘臀中间夹着一座饱满的小山包。心中暗道:“没想到师尊还是个大美人。这要是让纪晓炎看见还不二眼发绿光。”。

    宫装女子伸了下修长大腿翻身仰躺。把她浑圆的翘臀压在身下。黄衫女子吓得赶急垂下头:“遭了被师尊发现了完了。”她噤若寒蝉伏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她都准备好承受师尊的雷霆之怒却等了一柱香都没动静于是胆子又渐渐大了起来扬起头偷看。只见师尊的三角曲线令她都难于移动视线,简直太有料太美了。不噤:“师尊,弟子有主意了。”

    宫装女子坐了起来:“什么主意?”

    黄衫女子扬起头朝四周瞧了瞧。殿中跪伏着几百位仙子却鸦雀无声。

    “都起来到外面候着。”

    四百多名仙子纷纷掠出大殿只剩下宫装女子和黄衫女子。密谋了一阵后宫装女子下了紫雾谷。

    盘坐在云河潭潭底的纪晓炎忽然睁开眼。自语:“利用上虚之力锻造九天一海果然效果显著。玉书的威力又暴增了三成。”。起身钻出云河潭。从潭上方龟裂的虚空裂隙中泄漏出的太虚之力已无法伤害他的肉身了。窜上潭岸招来仿网,回了地宫。

    辽阔大殿的左侧殿角有位国色天色正站在紫钵前胡吃海塞。

    “好吃么?”

    国色没嘴回答他只是瞪着一双星眸看着他。嗯嗯地点着螓首。

    纪晓炎取出根二尺长的紫筷。刺串了一筷子肉。呼呲呼呲地吃了起来。

    很快他在钵里搅动一阵都没找到肉。他取出一堆戒子:“把肉整理下放进钵里。过一天就可以吃了。”

    伍含烟一双妙目在他身上转。“你是狱主?不象!看你眉清目秀的还有几分英气。你到底是谁?”

    “谁带你进来的?”

    “少亭主。”

    “他人呢?”

    “匆匆出去了。”

    此时大殿骤然多出位美艳少妇。“晓炎她是新来的伍含烟。资质不错呆在殿里才几月就晋入无上准境了。”

    “易访烟咋样了。”

    “进步神速。跟新晋的黛姬好得形影不离。”

    “庾雁荷怎么会在七夫人的寝亭而春蔼却去了九夫人那里?”

    “持影月门的杂役丫鬟牌入选的。我担心的是七、九夫人的师尊已失踪好几个月了去向又不明。”

    “好在被我破开了太虚。否则真可能被紫雾谷裂去一成。要不把易访烟调给力冰蝶。”

    白宛儿:“行呀!那玉清绮就分姬诺。她就分给云岚。”

    纪晓炎多情地看着白宛儿,动情地揽住她的纤腰。

    伍含烟别过脸装着没看见。须臾间从殿外掠进个网一把网住自已被它甩进别一座奢华的大殿。

    “三娘,小花来了。”一个稚嫩的童音说。

    “少亭主,我不叫小花叫伍含烟。”伍含烟从地上腾身而起叫道。

    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从大殿深处闪出:“含烟姑娘别见怪。扬儿第一次见你之时你正在哭很象他小时的玩伴小花一样爱哭。”

    伍含烟哭笑不得:“我还以为小花是他的宠兽!”

    纪扬:“我从不养兽。父亲说自已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伍姨娘见过我父亲了么?”

    “见过。虽没你说的一样风流蕴集但也眉清目秀。”

    “满意么?”

    “很满意。”

    纪扬:“恭喜你了。我父亲也对你满意升你作歌姬了。”

    伍含烟看向云岚。见她含笑点头。心中越发欣喜若狂。一种归属感油然而生。就在这一瞬间她的魂床深处的银牌骤然晋级成金牌发出璀璨的金光。一下子对宇宙万物的规律清晰了许多。

    第二天黛姬一起床就被七夫人召去。只见大殿紫钵旁站着位青年男子正在胡吃海喝。黛姬遁了过去冲他妩媚一笑伺候起他。一股股醉人的幽香熏得他心猿意马。眼神逐渐炽热起来。正要有所行动之时玉书中涌出一条冰溪清醒了过来。

    黛姬惊呀的是以我无上巅峰之境施展媚术也奈何不了他。看来他已彻底抹掉并且已修补好纰漏了。要想做到这个程度就得迈进无上巅峰。转念一想又否定了自个的推测。心中萌生了退意。

    纪晓炎一样惊叹她的媚惑。此时察出她的意图于是说:“要不交上金牌我帮你淬炼修为......”。见她笑盈盈地瞅着自已令自已魂予色受之感。匆忙转开眼话锋急转:“这样我才可以派你去做副狱长。那可是管辖了三座巨城的肥缺。”

    黛姬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希望打消了退意:“不了。我更想做狱主的歌姬。”

    “哦!”纪晓炎恣意扫荡着她蔓妙的身子说:“原阴对于女修而言相当于第二个紫府。容量至少是紫府的二倍。而你的可是万倍不止。歌姬可是会随时失去这个天然巨府的。”

    “为狱主献出我的原阴是歌姬的乐事。”黛姬带着些野性及妩媚瞄着他张合着性感的朱唇。仿佛向他招示快来采摘吧。她的身子同时释放出更加浓烈的幽香。

    纪晓炎被幽香熏得神色迷离。玉书剧烈地颤动吮吸着这种幽香,无暇顾及他。然而他慌忙唤来天网又被黛姬拂袖拍出宫外。蔓妙的身子靠了上来,温玉满怀。

    几番旖旎之后双双进入一个奇特的星宇。从虚无之中诞生出一团气体,并逐渐演变成山川湖泊日月星辰及万物......然后大破灭回归虚无。周而复始。不知过了多久纪晓炎明悟了。

    在他明悟的一瞬间九天一海在剧变。不停地破灭并重生。变得越发浩瀚。无垠的黑暗中漂浮着九块天。天之中星宇无尽。

    外面太上陆山崩地裂。尘土飞扬。浩浩荡荡的修士升空亲眼目睹了太上陆化作朽灰被风吹散。修士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大陆显得彷徨不安。喧嚣一阵纷纷朝天空飞去。

    稚嫩的童音:“母亲,父亲还没醒咱锻天狱往哪迁移?”

    “再等等。”

    天空中簇拥着几千名修士。其间有位高瘦的男子捅了捅身旁魁梧黑汉。“雷长老你的声音洪亮由你说。”

    魁梧黑汉:“鲍长老口齿灵俐才说得清楚。”

    高瘦的男子狡黠一笑:“各位兄弟姐妹,狱主啥时苏醒谁也无法预测。现在连个落脚地都没有,全凭自身的修为维持。有想独自离开寻找生路的交回牌令。到雷长老那里领十瓶复府丹。我们狱主及夫人绝不会责怪大家的。这也人之常情。”

    身旁的黑汉哆囔:“一人出一半。”

    “纪黑子不会亏待你的。”

    几日后陆续有人来交牌令领丹药。同时赶来了一拔国色天香。领头的正是星戈。在外面叫嚣:“白宛儿快交出我们的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