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苦肉计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我一个小小的宫主能拖住么?”

    “我相信你有这个魅力!”尤清心说着转身钻回百渊锁龙道。

    符芸溪苦涩一笑硬着头皮掠出。见纪晓炎狂点的手势骤然一停,砰!手臂一软砸上八角桌。瞬间鼾声如雷,香津直流。

    符芸溪见状狂摧遁速,身轻如燕飞至殿口,关上宫门。

    丰苗问:“出啥事了?”

    “此去玉鼎轩没个五人太危险了。但狱主却不听劝助一意孤行非要立刻去。等下醒了助我一臂之力劝他留下。”

    “我人微言轻。有用么?”

    “我相信丰执事的魁力。”符芸溪暗自佩服自个的应变能力。

    丰苗听之就觉得太虚。但没辙。刚进午丁宫不到一日就被宫主赏识,肩负重任。暗自叫苦,搜肠刮肚没想出半点对策。

    拙笑道:“符宫主,好象我没法子。”

    符芸溪道:“身上就没有栓住他的么?”

    丰苗暗惊难道被她侦破了?正欲反问试探时纪晓炎骤然站起,拽起她纤手转身掠离春凳:“咱俩先去玉鼎轩。咦!芸溪,你啥时出来关了宫门啊!”

    符芸溪心念电转说:“夜深人静之时正是玉鼎轩弟子活跃之时。关上宫门安全。”

    “未免杯弓蛇影了。就凭玉鼎轩那点底蕴即使举轩来犯都奈何不了午丁宫。再说丹云的传讯真假难辨。”

    “狱主还没收到牧歌夫人的消息吧?”

    “没呢!怎么了?”

    “玉鼎轩的创轩祖师在真恒域搅动风云,一只真无之手令当域修士人人自危。”

    “它降临了?”

    “正是!”

    “太好了。本狱主正愁没有物质提升天网呢!”纪晓炎眼中暴射出精光,一脸的亢奋。

    符芸溪诧异真无之手都吓唬不到他,反而击出他的无边战意。

    正当她意尽辞穷之时识海呈现出一个靓影。借用她的嘴道:“我可不敢冒此险,午丁宫的七百名女弟子被人盗走你舍得?我可舍不得,这些弟子皆是人人觊觎的尤物。”

    纪晓炎眼神一暗哆囔:“这是个大问题。”。他沉呤一阵:“要不把宫门暂时关了待我炼化了真无之手再开?”

    “你就这么想要真无之手?”

    “梦寐以求。”

    符芸溪沉默了。

    见她久久不说话,纪晓炎催促道:“乍样?”

    “这不是为难我么?”

    “机不可失!炼化了它,午丁宫的修炼资物完全可从上界盗取。”

    “好吧!让清心师妹陪你走一趟。”

    此时轮到纪晓炎迟疑不决了。纠结一阵后他应道:“午丁宫最多只许尤清心、莎碧娜、尚宁去。”

    出乎意料得符芸溪竟然同意了。

    一柱香后三女来了。个个容光焕发。

    丰苗暗道午丁宫的人都是疯子明知危险却一脸的兴奋。

    纪晓炎却觉得她们一脸的奸计得逞的样子。不禁说:“失策。”

    此时宫门悄无声息打开。莎碧娜率先窜出。尚宁听见后回首:“能抓到三位苦力你就偷着乐吧!我们出你的工,宫中会停了报酬,只发一点微薄的月例。”

    丰苗问:“尚姑娘,月例是多少?”

    “因人异。全看牌令的等级。虽然少点但狱中还算公平。”

    五人出宫后纪晓炎回头叫:“关了宫门。”

    符芸溪道:“关了?我这七百名弟子需要的丹药找你要?走你的吧!夫人另有安排。”纪晓炎还是不放心朝午丁宫一点。

    从里面传出的符芸溪的抑制的咯咯直笑的笑声中丰苗听出她的欣喜若狂。不禁问:“狱主赐给她什么了?”

    “没有。只是为她摧发了一些午丁宫的底蕴。”

    不久,来到一座气势磅礴的山门前。纪晓炎口绽一波音波荡进山门。

    “够胆!敢到玉鼎轩外聒噪!滚!”

    纪晓炎却对轩卫的骂咧之声不予理睬,取出褐炉放在地上,每隔半刻钟,嘴中绽出一波音波。

    二名守门弟子怒气冲冲掠出山门。

    “耳聋了!不许在山门前聒噪!”

    “咦!这小子真懂享受。都摆摊了还不忘带上几个美妞。”一双贼眼在四女身上瞄了一遍又一遍最终落在莎碧娜身上。几滴唾液从嘴角滑落,一抹嘴朝纪晓炎问:“诶,我出万件虚天二重图兵卖不?”

    “我来这摆摊图啥?不就身边一刻也少不了她么!”

    “这个丰胸肥臀的呢?不过价钱么得少点我出九千五佰件虚天二重图兵。”

    “缺了她,我每夜无法入眠。不行!”

    “这个气质美女呢?就单薄些,不过五官精致,看着舒服。七千二乍样?”

    “这个更不行。当年我花了二十万虚天四重图兵买的,我还指望她给我生个血脉后裔。不行。”

    贼眼落在高嬥而纤瘦的尚宁身上,“这个也行,前凸后翘的,就是太瘦了些。我最高出五千八。”

    纪晓炎道:“这个么......手感确实差还扎手......”

    尚宁见纪晓炎眼中拂过意动,小心脏嘭嘭直跳快跳出嗓子眼了。一双妙目盯着纪晓炎的嘴唇。只听见他说:“我可先审明奥我只花了一件凌太兵买的,二万多年了我早腻烦她了。”

    轩卫贼眼看到尚宁饱满的胸脯和浑圆的翘臀虽小但长在纤瘦的身材上犹如明珠一般璀璨,迟疑的眼神燃起炽热,心中已定五千八买了。

    “我早想卖了,可她争气呀去年竟蛛胎暗结。唉!没法出手了我郁闷啊,只好硬着头皮出来炼丹淬图......啊!踢我干嘛!”

    尚宁雨打梨花似的追着纪晓炎狂踢,一脚也没落空,玉足带起破空声踢得纪晓炎犹如足球一样在轩外乱飞。

    凄泣的惨叫犹如鬼哭狼嚎。

    想买尚宁的轩卫看了一会,胆战心惊,拉起同伙匆匆跑回轩门。

    “师兄,外面怎么了?”

    “一个恶婆娘......自个看去。”轩卫不禁摸着自个的屁股哆囔:“好在没付图兵。太暴力了。买回来,一脚就能踢暴我,夺回‘禁魂网’。”

    一些轩门弟子听见外面的凄泣怒不可遏冲出:“谁在外面喧哗?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雄赳赳气昂昂冲出。

    见识尚宁的脚力之后灰溜溜地回了山门。凄泣的惨叫持续了二天三夜才平息。

    天蒙蒙亮。寒风啸啸。

    鼻青脸肿的纪晓炎站在褐炉旁瑟瑟发抖。

    尚宁取出把金椅放在纪晓炎圆鼓鼓的大屁股后说:“坐吧!”

    他曲腿蹲下,“啊!痛。”,触椅弹起。

    尚宁埋怨:“干嘛不运功抵挡呢?”

    “气消了吧!没想到你瘦干干的,劲却这么大。差点把我的屁股踢烂了。”

    “谁叫你想买我了。”

    “有人偷看,再踢我几脚。”

    “哎......”

    “快!铆足力踢。”

    啊!

    砰!

    纪晓炎又惨叫起来,在空中飞来飞去,每回坠下皆砸出个深坑,溅起漫天泥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