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得到了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从轩门冒出个头,闪亮的眼神机警地朝四周张望。

    门前空旷的坪地上有一位高嬥而纤瘦的美貌女子曲腿踢向刚爬出深坑的青年。

    嘭!

    青年在空中划出条美丽的弧线后砰地砸在地上,溅起百丈高的泥沙。

    那双闪亮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蹿出轩门,一个中等偏瘦男人。他悄无声息地藏进丰苗身后的花圃内。

    观察一阵后,从他的眉心钻出只近乎透明的手,躲进草丛,迈动着五指溜到丰苗的脚下,五指一曲弹跃而起,挂在裙角不动。

    须臾,它小心翼翼地爬入裙内,顺着衣裙缓缓攀爬。

    藏在花圃的男子嘴角颤抖起来,眼中溢出激动的光芒。闭上眼,他的神色渐渐冷漠。骤然睁开眼,露出果决。伸指狂点眉心。骤然眼球凸起。

    丰苗只觉身下一凉柔荑捂住跨间。

    与此同时身前的褐炉幽芒一闪,忽然掀出一波灰尘,随着寒风飘散。

    纪晓炎跌跌撞撞爬出深坑,面对即将踢来的玉腿跪下求饶:“姑奶奶,我还你禁魂网成不?”

    “拿来!”

    他乖乖地点向眉心,从眉心飞出一张幽蓝色的网钻进美貌女子的眉心。

    她咯咯直笑,脆声传进轩中让人心痒难奈,纷纷掠出寝宫。

    “我的呢?”又一个似的声音响起。

    纪晓炎暗暗叫苦,再点出张仿网。

    丰苗见他点出一张又一张,也向他要。只觉眉心一凉,魂海中的青牌骤然亮了起来。魂空响起个生硬的女声:“恭喜丰执事荣升巳坤宫长老。”

    声音一落,青牌内迸出座亭子挟着恐怖的威能烙进她的原阴之巢。

    丰苗愣了愣后犹如羞涩的少女瞄了眼纪晓炎。转身就跑。

    纪晓炎痛心疾首地喊:“恶奴!典型的恶奴。忘恩负义的东西。”

    他骂骂咧咧的,步履蹒跚地回到褐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取出一把丹药放进嘴里。

    一柱香后,身前的褐炉就开始冲出一波波烟尘,翻滚着升空。

    轩内的弟子却纷纷悄无声息地掠出山门,朝四女离开的方向追去。

    烟尘很快笼罩山门,朝周遭漫延。一会轩前就烟尘弥漫。漾出一条烟箭,缓缓涌向褐炉。

    纪晓炎列嘴一张,又吞服了一大把丹药。眼中忽然黑烟翻滚,只见一只巨大的晶莹之手抓住的褐炉一阵摇晃后飘了起来。浩瀚而精纯的盗力犹如掘堤之河灌进炉中。

    炉内幽蓝色的火焰砰地炸开,梵天裂地。烟尘翻滚。

    晶莹之手似醉汉般摇摇晃晃带着褐炉窜向山门。

    “你想把它带哪去?”

    晶莹之手拽着褐炉闪电般闯进山门。

    纪晓炎眉心褐芒一闪,跟着闯进山门。须臾间从玉鼎轩内传出轰鸣,一道褐芒闪出山门射回纪晓炎的眉心。

    与此同时烟尘弥漫的天空降落一把巨剑。剑上的金发碧眼女子跳下剑,背起他一跃,回到巨剑上。

    纪晓炎急道:“全速回宫。”

    尚宁摧动手中的碧令,迸出张幽蓝之网裹住众人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摇远星际一个黑影轰鸣着朝此地奔来。降临到玉鼎轩上空。暴跳如雷:“废物。留你们何用。”,抬脚一跺把玉鼎轩踩成虚无。

    午丁宫外。

    三位美艳不可方物的仙子共驭着一把飞剑越过连天碧湖,其间的大胸仙子远远朝石砰上站着的绰约多姿的仙子说:“符师姐,这么急召我们回来是狱主得逞了么?”

    “嗯!快进去。别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三名仙子忍不住瞄了眼她平腹

    符芸溪轻摇螓首:“我没盗到血脉精华。”

    生了一付鹅蛋脸的仙子不信,她明明感到符师姐的巽亭令压制着自个的金令,犹如见到慕珂一样的感觉。于是阴阳怪气地说:“符师姐已贵为禁妃了。飞雪、梦菲我们还是快快进宫。免得宫主不高兴,严惩你们这些小小歌姬。”

    大胸仙子道:“是啊飞雪。”

    符芸溪秀幕笑开:“单迪你这个小蹄子的嘴简直比刀子还厉害。就不许我贡献卓越晋升为七品禁妃啊!”。伸手掐向她水嫩的脸颊。

    单迪侧头一让躲过了符芸溪的玉手。留下一道残影蹿进了宫殿。

    丹器铺中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朝大殿深处掠去,穿过百渊锁龙道,放出飞剑飞过无垠的草原来到主府。

    大殿中有一、二百名仙子围住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

    问:“怎么了?”

    被问者:“莎碧娜连升十五级,成了四品禁妃。”

    被围在中间的莎碧娜道:“哪有巧门呀!我只是一心助狱主炼化真无之手。”

    单迪正欲挤进人群却被一张幽蓝之网裹住扔进一个春色无边的寝宫。

    日复一日,转眼过了年余。宫外跑来位獐头鼠目的青年,绕着巍峨的宫殿嗅了一圈后一跃飞上空。纤长的手中多了把丈长的漆黑的重锤。双手高举摧动,瞬间变成一把遮蔽苍穹的重锤。双手一挥,携天地之威砸下!

    噗!

    宫殿荡出一朵涟漪。

    獐头鼠目的青年手中的重锤不翼而飞。一连取出几件器皿轰向宫殿,皆石深大海。

    青年心生怯意。临空跨出几步,逃至亿万里之外。只觉天空幽蓝之光一闪。自已就被吊在炽热的火焰之中锻烧。一身的修为在迅速流失,被锻烧成一团团灰蒙蒙的气雾飘走。

    他恐惧地尖叫:“九天真火。”,拼命地摧动时空之道逃跑。时空之力被迅速消耗,不知逃了多久,府空开始咔咔响,天空中挂着的繁星犹如下雨般从裂缝中坠下砸进府海。

    他颓废地停下。府空崩裂的速度锐减。此时他觉得自已犹如板上之肉一样吊在炽热的火焰中等待身死道消。

    在九天真火之中自已犹如被扎满针孔似的泄出一团团灰蒙蒙的气雾飘散在空中。一身修为被迅速流失。

    他不甘,引爆了一身修为。府空、魂空轰地炸开,狂暴的力量在天网里恣意,强势拓展天网的空间。

    炽热的炉火猛然一旺,炼出的灰蒙蒙的气雾遮蔽苍穹。

    午丁宫内,纪晓炎的寝宫里幽芒一闪。呈现出一位貌美的宫装女子,挺着大肚。

    她魂识一扫,落在一俱无瑕玉体上。“得到么?”

    “得到了。”无瑕玉体应道。

    “把这粒丹药吞了,马上走。”

    “这么急呀!没个一年他醒不了。”

    “半年内我们必须赶回。”

    无瑕玉体翻身站起,与宫装女子一起掠出寝宫。只见宫外一片漆黑,没有一束星光。朝亭器一招藏在袖里。俩人连袂窜向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