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踏空狂奔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涌来的修士如山洪暴发。电光火石间,就把空地填上三成。

    五人同时挥出浩瀚的剑光挡住了半息,借着空档遁了上去。一段段地推进,历经六年才闯出八道封锁。

    纪晓炎看起来疲惫不堪,但他的眼神却神采飞扬。激动得仰天长啸。

    四女也星眸如钻。嫣然巧笑。

    忽然身后专来轰鸣。回首一看,乌泱泱的修士冲来。

    纪晓炎匆忙唤出巨剑跃了上去。莫妮卡●詹姆斯等女也随之跟上。

    摧动巨剑。砰!连人带剑砸在地上。

    “见鬼了!还不能御器飞行。”

    一会儿,乌泱泱的修士已只离五人不足百丈了。

    纪晓炎爬了起来。不加思索狂奔。

    四女并没落下。于是纪晓炎每隔几息加速二成。

    玉清绮见他频频回头看。说:“别担心!相公你全力奔跑我们也跟得上。”

    此时追来的修士又拉近了已不足二十丈了。

    纪晓炎不放心地拉起玉清绮与柏妮丝●瓦伦。

    莫妮卡●詹姆斯也拉起玉清绮的另一只手。而楚楚却拉着柏妮丝●瓦伦。

    玉清绮感觉身子一轻,劲风呼啸,犹如电光朝前面激射。眨眼间就把追来的修士甩出万丈。

    半个时辰后汪洋般的修士竟然诡异般追来。紧紧吊在十五丈之内,大有追上之势。

    五人狂吼不止,躯体内咔嚓一声,脚下犹如神助,奔速飙升,竟快了十倍不止。夜以继日地奔逃。

    身躯内又莫明其妙咔咔直响。逃跑的速度也随之接连飙升。

    此时汪洋似的修士竟然腾空飞行。密密麻麻的兵图犹如迁徙的蜂群铺天盖地。

    纪晓炎一声长啸,五人跃上巨剑,一摧动却连人带剑砸下。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五人默契地手扣着手,狂吼着奔跑。

    苦撑了一日,体内响起一连窜的咔咔之声,速度不停地飙升,竟能凭着肉身之力凌空而行。

    “我先去拿了那个破阵盘。”

    楚楚道:“压制我们飞行的东西么?”

    “嗯!”

    玉清绮道:“相公,直接用天网扯进炉里不行么?没必要犯此险。”

    “这个破阵盘特殊,若我修为达到虚天一重是可以。现在只能凭肉身去取。”说完纪晓炎二脚迈动,不停地攀升。闯出阵力之外。悄无声息抓住阵盘。扔进褐钵。

    在九天之火的熔炼下它化作一海阵力及一潭星辰精华。

    阵力之中窜出个扭曲的虚影。呐喊:“大人饶命呀。都是苍飞翼、勾乐山威胁利诱我才干的。”

    “苍飞翼是谁?”

    “天问刹的太上长老。”

    “勾乐山呢?”

    “阴阳苑的苑主。”

    “他们许你什么了?”

    扭曲的虚影嘚啵嘚啵全吐出来了。

    纪晓炎道:“这一海的阵力我正缺,全当作助我了。反证你还能修回来。以后不许来这里撒野了。”

    星辰精华之中同样窜出个虚影但它默不作声。纪晓炎也没多话直接把它炼进了九天。

    一点眉心,天际幽芒一闪,飞往八道封锁。网回一网网的修士。

    午丁宫内一群妖娆少女欢呼雀跃。

    尤清心道:“梓玥你带九十名弟子进城采购必须品。特别是真灵药及天材地宝,挑好的买。以后九天亭不会再愁没丹药了。把亭中的丹药都带去卖了。出去时去找下狱主,他那里还有很多丹药。”

    “好的!”

    沙羽却一愣匆忙掠出宫。御剑着在天际消失。

    纪晓炎见她赶来。“这一海的阵力便宜你了。进去吧!”

    沙羽跃入褐钵。浩瀚的阵力淬炼进她的剑图之后剑兵上的阵盘图变得亮泽,散发出钻芒。赤身出钵后就扑向纪晓炎在他脸上狂啄。

    梓玥赶来时正撞上,戏谑地道:“沙师妹上次没叫够,还想来一回?”

    沙羽却笑靥如花取出剑在她眼前晃。“以后我布的阵法,狱主都得花些时间才能破了。”

    纪晓炎却取出一堆堆堆积如山的葫芦。“全换成的真灵药及天材地宝都送给冰蝶夫人及姬诺夫人。快去快回。他们很快又会派修士来的。”

    梓玥应声收起葫芦就走。

    “沙羽,你觉得把护亭高墙移到莫妮卡●詹姆斯现在站的位置,怎么样?”

    “好是好。就是大耗材了。举亭之力没个半月完成不了。”

    “建了。这样即使再被人封锁。亭中也能自给自足。”

    纪晓炎说干就干。

    很快俩人依势构好了最佳阵图。一万多人开始忙碌起来。挖、炼、筑阵基、布阵、炼墙器。又把原来的护亭高墙内的一切精华转炼进新墙。

    等一切完成之后已过了月余。庆幸的事各方势力并没重组封锁。等他们重新聚集好时已是几年之后。

    尤清心见纪晓炎和沙羽每日早出晚归,在新建成的护亭高墙下走了一遍又遍。偶尔还会取出褐钵炼制一番。尤清心虽不懂,但每次过后都感觉到护亭高墙磅礴了一些。

    银月中天。

    梓玥掠出午丁宫,犹如闪电般蹿进林间的小屋。里面只有张八角桌,椅子是八边连春凳,凳宽二尺半,足可供人躺着小憩。

    跨上桌,没入鱼眼图,穿过百渊锁龙道,从一块岩石上的鱼眼图中钻出。身子一凉,脚一登往上急蹿。

    广阔的水面波光粼粼,树影蔢娑。

    摸了把玉脸上的水珠,暗道:“亥时了会去哪呢?去醉映阁么?”正欲遁往湖畔的醉映阁时身子一沉被拉回湖底。

    丑时从小屋里并肩掠出二道黑影。

    “明晚还来么?”

    “不了。以我的器、阵之道已做到极限了。”

    “我不是说这个。”

    黑影闪进午丁宫。

    卯时,纪晓炎从太史娴的寝宫出来,奔向护亭墙,穿过墙内的月形厄洞,真接撞上墙壁。

    啵!

    来一块长方形空地。左右两侧各有一间居室,正面九层台下站着莫妮卡和楚楚。

    “抱歉!来迟了。”

    三人登上九层台。朱砂大门轰然打开,仨人一蹿出它就又关上了。

    走下八十一玉阶后仨人看了看。纪晓炎问:“是跑呢还是飞?”

    楚楚应:“都跑上瘾了。”

    拉起俩女狂奔。模湖的景致飞退。不久进了一座小镇。

    经过丽炎居时纪晓炎闻到飘出来的肉香,令他香津直冒,连连吞咽。

    “要不进去尝尝?”

    “为了九天亭,我连瓒子都卖了。”莫妮卡●詹姆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