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他太鬼了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只见怪人手一挥把瘫在地上的修士挥出队列。

    金发碧眼少女闪近,见到队列中有四人扛的担架上躺了个血肉模糊的人。替他求情:“性命攸关,就帮帮呗!”

    “个个身藏几百万件兵图。”他手一挥,从他们身上哗啦啦掉出兵图。瘫在列队外的更多,少的都有二千多万。

    炉前看见的修士瞠目结舌。

    “是舍不得还是找个油头抢我这个破摊?人人都象他们我还活不?也不看看我,累了小几年,全身上下穷得就剩这身破袍子值几个子了,有小几年没换吧!”

    “等我赚到了也做几件光鲜的让你瞧瞧。我也奢侈一回。”怪人忽然在金发碧眼少女耳边细声低语。

    听见了的修士挤眉弄眼。心中暗骂:“鬼才信。”

    “太能装了。”

    金发碧眼少女取出一钵肉,和一双金丝纹筷。怪人伸手接住。吃了起来。风卷残云。而且

    时不时停下,拍打着褐炉。并没耽误炼丹淬图。

    金发碧眼少女细声:“还摆么?”

    怪人反问:“家里乍样了?”

    “按你的意思做了还有富余。”

    怪人抬起头朝炉前张望,拂出一波红光说:“再炼二十一天。”

    少女收起食钵及金丝纹筷腰肢一扭消失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过有月余。城北药材街街尾开始来了些外来人,询问怪人的踪迹。但盘桓几日也没打听到什么就离开了。

    朱砂大门外徘徊着一位清秀的少女,抬头看向长长的玉阶。

    她已经看了好几回了但每次都没走上去。这次她健步如飞跑进了大门。

    梓玥慵懒地走出会客厅,看向九层台上东张西望的少女问:“你找谁?”

    “我找午丁宫的宫主。”

    “找她什么事?”

    “她强占了我的修炼之地。”

    “在哪?”

    “就在这里。”少女跺了跺脚下的九层台说。

    “稍等!”梓玥看了眼对面的丹医室说。

    纪晓炎从褐色条椅上爬起,伸了个懒腰,走了出来。“你的修炼之地是啥样的?”

    少女应:“我在地心泉旁边盖了座小屋。一间房中有个炼台,另一间是我的寝室,室内的桌案上放着一枚蝶型珠花。一个客厅,厅中我摆了一套香檀茶几,正壁上挂了件天镜。”

    “多久没住了?”

    “七、八年了。”

    “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晨旭。”

    “学得是什么属性功法?”

    “火、风、雷。”

    “是丹医师么?”

    “小有名气”

    纪晓炎道:“地是没法还给你了。但宫中可以补偿一点给你。”

    “我不要。这里是火雷眼。是块宝地。”

    “让你加入午丁宫,看守这里。对面的会客厅作为你的修炼之地。”

    “我要你那间。”

    “呆这里可是个苦差。经常要炼丹复图的。”“不给,就还我地。”

    “别后悔!”

    “没丹可炼没图可复才痛苦。”

    “放开心神。”

    “嗯!”

    纪晓炎并指点向她眉心。

    “看你斯斯文文的。尽敢骗我入宫。我堂堂东方大丹医在你这里竟是个杂役弟子。岂有此理。”

    “你不是喜欢炼丹复图么?积攒贡献点还不容易?”

    “说的也是。”

    少女走下九层台,来到纪晓炎身边,朝医室张望。“就九个炼台啊!”

    “嫌少?”

    “有点。”少女走进说。

    “入宫之礼。替你淬炼一次兵图。”

    “你淬炼我?我炼你还差不多。”

    纪晓炎取出褐炉直接把她淬炼了。等她醒来时丹医室已没人了。

    一会儿,对面的妖娆女人进来,递给她一张画册。接过手一看,瞪大了眼。“他......他太鬼了。”

    第二天一早,东方晨旭被一阵叫唤声惊醒,从条椅上爬起,打开丹医室门。

    只见门外的空地上散落着许多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朝九层台上看去,朱砂大门紧闭。

    “那个坏家伙派你们来的?”

    就近的妖娆少女应:“是!”

    “进来吧!哪个谁,把大门开了。”

    离大门最近的红裙少女一点眉心,长形的空间里青光一闪,朱砂大门轰然打开。

    外面人声鼎沸。

    红裙少女登上九层台走出大门,来到八十一阶阶台上:“不许喧哗。画册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么!”

    “我们想知道城北药材街街尾摆摊的大丹医真加入午丁宫了么?”

    “是!”

    “让我们见见东方大丹医。”

    “稍等!”

    红裙少女跑到丹医室。“东方大丹医见不?”“见。倒是瞧不出破绽。就怕......”

    “我给你撑几天。”

    诸多女子叫了声:“狱主。”

    东方晨旭道:“你不是宫主?”

    “不是。”

    “又骗我。”

    “我可没说我是宫主。是你自个认为的。”只见眼前斯斯文文的青袍男子往脸上一抹。变出自个的模样。

    “又去骗人了。”

    “谁规定不许我戴‘遮天幕’的!”

    眼前忽然消失了他的身影,出现在外门的阶台上。

    “大丹医。”

    “怪人。”

    “不象。”

    “没错。”

    “我看怎么怪怪的。”

    “不会错。瞧他穿的衣服。”

    “咦!是啊。只是洗干净了。”

    纪晓炎说:“老样子排好队,我只炼三天。以后得按画册上的规矩来。”

    下面乌泱泱的修士很快结成三十列。

    他走下八十一台阶,放出只巨大的褐炉。

    “每次六十万人。收材。”

    一波波戒子飞进炉中仅过半刻钟后原路返回。

    转眼过了三天。

    回到九层台上,取出褐炉炼制起来。里面忽然静了下来。等他收起褐炉时已听不见外面的吵杂声了。

    站在会客厅厅门前的女子道:“听不听响动全由自个作主。”

    “炼成这个。还不是手到擒来。一起走吧!”

    “好啊!”

    俩人没入正南墙,来到厄洞。

    “要出去了?”

    “没那么急。现在封锁反而对我们有利。”

    “怎么说?”

    “没丹了,利用他们的兵图来炼制。也可作为弟子的陪炼。”

    俩人出了护宫墙。走过段开阔地之后,进入崇山峻岭之间。漫山遍野的真灵药及真灵果树。

    纪晓炎道:“要是弄些真灵脉来就好了。”

    “心真大。这里是真恒域。千万里的药园果园足够供养百万人的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