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缺月宫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第二天,纪晓炎带着费莫晴波、项素洁、士欣艳等十二女一起来。把里面搬空了。正要走时被洪亮的男音叫住,“我还有。”。

    费莫晴波道:“一瓶二堆我全收了。”

    宫中一片寂静。

    少顷,他同意了。

    宫中凭空摆出一堆堆天材地宝。

    费莫晴波收完一宫,对方又摆出一宫,这样一摆一收持续了月余才停止。

    赤霞镇镇门外右侧,一座小屋内。以晴道:“赤霞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门派?都百年了还没换空它。”

    可雯:“一不小心我们成了赤霞派的丹殿了。”蕾妮●贝克截道:“没有这些高端原材狱主不可在百年内丹器之道连晋三次,少狱主也不会进步得那么神速。不出五年准换空它。”

    “五年?今天就被咱换空了。”从屋外蹿进来的费莫晴波娇莺初啭。一起进来的还有项素洁、士欣艳等十一尤物。

    可雯瞪着屋外,久久没见人再进问:“赤霞派不守信用。”

    士欣艳道:“你的二位师姐过几天才能回来。”

    “为什么?”

    “赤霞派的人以为我们没那么快换完。”

    可雯与以晴忐忑起来。

    到了深夜纪晓炎收起褐钵。从眉心迸出一张天网,一把网住众女送回九天亭。

    蕾妮●贝克忍不住问纪晓炎:“要是赤霞派不放人,看你怎么办?”

    纪晓炎手一伸,托出一块浩瀚且深邃的阵图。

    “九天图成阵了?”

    “嗯!”

    图内钻出只褐钵。漂至炼台。阵图跟了过去。在褐钵上方悬浮,落下一波渣滓。

    纪晓炎朝阵图一招,钻回他眉心。

    一会儿,从钵内飞出三条贴身蝉衣,漂向蕾妮、以晴、可雯。

    仨人异口同声:“给我的么?我还是歌姬。”

    “达到五品的都有。”

    纪晓炎往褐钵内进入浩瀚如海的戒子。开始炼出玄天铁、碧天玉、玄天金、天魂金等蕴含的精华送入九天阵图。

    蕾妮●贝克等人见伏,相视一眼,解掉贴身裹衣,在换上蝉衣的刹那间仨人的三力犹如掘堤之河一般涌入蝉衣。

    以晴不禁:“真天器。”

    仨人不停地磕起丹豆。几日之后蝉衣才停止抽取。

    屋外响起:“夫人,我奉宗主之命送人来了。”

    “稍等!”以晴应。

    “好的!”

    她一连吞了几大把丹药。在浩瀚的药力作用下以晴的耳鸣目眩逐渐消失,步履蹒跚地走出去。只见一位皮肤雪白的中年男子身后站着二位一模一样的女子。美艳不可方物。

    “以晴师姐,师尊与小......”俩女忽然住嘴。

    “辛苦了!”以晴抛出瓶丹药说。

    “夫人客气了!”他伸手一抓,接住丹瓶说,“人已送到,我也得回去复命。”朝以晴抱拳一礼,转身掠进赤霞镇。

    一模一样的仁女步调一致进屋。只见屋里空荡荡的。正中设了个炼台,有位身穿藏青袍的青年在炼制什么。

    左侧边上有几个蒲团,上面坐着仁女,一模一样的女子见伏秀幕笑开,“可雯师妹也在啊!太好了!找到师尊与小师妹有望了。”可雯欲站起却全身乏力。扬脖吞了一大把丹药。

    俩女遁近关切地问:“怎么了?”

    可雯朝俩女甜甜一笑,“不碍事。只是炼化了一件真天器。”

    俩女舒了口气,随即重复了句:“真天器?”

    “只是件护身蝉衣。以后狱主也会为师姐配的。”

    俩女在赤霞派听过,就是他为救自已心甘情愿在此炼丹百年的人么?心中忽然悸动。朝炉旁的青年瞄了一眼。

    几女昼夜畅谈。似有谈不完的话。

    “俩位苏姑娘可以进炉了。”

    一个模子刻出的俩女起身跃入褐炉,一柱香后从炉口飞出。

    纪晓炎趁俩女末醒直接拼指占向她们的眉心,为她们凝炼午丁宫宫牌。

    不久,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镇门外的小屋忽然不见了。

    赤霞派的耳目慌了。体形瘦小的青年睁大眼睛哆囔:“刚才还在,怎么眨眼就不见了呢!”

    另一位略胖的耳目叫道:“是不是眨眼了。”“天地可鉴,我没有!”

    “完了。”俩人颓废地瘫在地上。

    一位风流蕴藉的公子骤出:“传讯回宗,他走了。”。他摇身遁入夜色之中。

    夜色正浓。可雯御着把巨剑在空中穿梭。风驰电掣。

    风流蕴藉的公子远远跟着巨剑。

    巨剑昼夜穿梭。每过一座城镇纪晓炎等人都会进城逛逛。然后再去下一城。

    一位风流蕴藉的公子闯进一家客栈。

    “公子,住店么?”

    “昨晚亥初时进来住店的十几人退房了么?”

    伙计重复下:“亥初时!十几人?不是刚走么!”

    “我不是问他们,我问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带着十几位漂亮女修的那一拨。”

    “没见着。”

    此时一把巨大的褐剑划破天空。巨剑上站着一男仨女。仨女之中身高居中的貌美女子,身姿笔直,秀发披臀。“先去哪?”

    眉清目秀的青年应:“缺月宫。”

    剑首荡出个黑色的漩涡,巨剑钻了进去。天空激出条箭浪。眨眼间就消失了。

    熙熙攘攘的大街骤然多出一男仨女,进入一家普通但生意不错的客栈。

    坐在大厅里喝酒吃肉的修士并不多,倒是过道上来来往往的修士不少。

    穿了件伙计服饰的青年正对身边坐的如花似玉的年轻美女动手动脚。瞪了一眼瞧过来的纪晓炎。

    纪晓炎道:“这位小哥,停一停。捞烦先去通禀。就说九天亭纪丹医特来拜访。”

    “去去去!没看见我正忙......”瞳孔猛扩,直勾勾望着正进楼的金发碧眼女子,射出贪婪的眼光,不禁:“云泥之别。”,瞳孔再次暴扩,“仨个。”。握住峰峦的手劲力一重。

    如花似玉的姑娘哼了声。

    穿着伙计服饰的青年顶着个账篷站了起来,猥亵而至。

    以晴见状檀口绽出朵莲花,一闪没入扑来的青年的眉心。

    砰!青年栽倒在地,抱头惨叫,鬼哭狼嚎的。

    过道上的修士齐唰唰地看向地上翻滚的青年。眉宇舒展,嘴角微翘。

    “谁敢在此撒野?封住客栈,不要放走一个。”大厅的后面掠出数位矍烁的老家伙堵住所有进出口。

    砰!砰砰......穿着伙计服饰的青年玩命地磕向地。磕得满脸是血肉。

    最先掠出的老家伙:“老沈,立即送少主回去。”

    身后站着的老家伙挥出一道匹炼卷起青年掠回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