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一场戏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午丁宫丹医室。

    一位看起来十岁左右的男童手中没停说:“母亲,现在咋办?”

    “我已传讯给你父亲了,他很快赶回来的。以我们三人联手应能与之持平。”

    话音一落。丹医室骤然多出俩人。

    白宛儿道:“怎么会这样呢?”

    纪晓炎放出褐钵应:“我也不清楚。撑过七日再看看。”

    时间如梭转眼过了七日。但待炼槽中的戒子有增无减。望着宫外人山人海的修士,纪晓炎意念一动,传出魂迅:“二日后涨万倍。若还是人多,三日后执行替玉女剑宗炼丹时收费的十倍。一千五堆戒子的药材或一百五堆的天材地宝换一瓶中品丹。”

    可二年过后待炼槽中的戒子开始溢出槽了。此时纪晓炎不淡定了。猛涨万倍。不管他怎么涨都无挤于事。

    而藏匿在纪晓炎魂床深处的九天阵图却越拓越大,周遭在缓缓下垂,似要脱离鱼眼天。鱼眼天里的巨剑也被折曲了,似要被折断一般。

    纪晓炎只有壮士断臂。扫出魂识。

    外面槽孔前的修士送进去的戒子皆从孔中原样退回。修士一连试了几回,都被退回。叫嚷着:“槽孔坏了。”

    “你的牌子从哪掏换的?假的。”

    “不可能!我花了二十五万从师兄那里掏来的。”

    “二十五万,还不假?半年前丽炎居就卖七百六十九万了。让开。我的是大掌柜的,绝对是真的。”

    周遭的修士见他的牌子一插入槽,从上方的孔中吐出水流似的真灵戒。他神态高傲扫向修士。“什么叫真,这才是真。”。他收好吐出来的戒子后,开始送入戒子,刚入一波就原样吐出。“咦!怎么回事?”。

    咔!槽中吐出快牌子。

    他把它按回去,一连试了几回皆都此。

    嘀咕着:“不接原材了。”。他着急地挤入人海。

    纪晓炎收回魂识。瞧向不远处正在炼丹的美丽少妇道:“宛儿!”

    “嗯!”

    “我不能再炼了。”

    白宛儿应:“我也快不行了。就看扬儿了。”

    十岁左右的少年看了过来:“包给孩儿。”

    少妇应道:“你的虽没出现异常。但一脉相承。还是谨慎些好。已接的炼完后不许替人炼了。只炼亭中自用的。”

    少年应:“孩儿明白。”

    丹医室内仅有炼丹声。

    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俩位国色天香。接下纪晓炎与白宛儿的炼台。

    回到地宫。

    柏妮丝●瓦伦见俩人坐在紫金椅上,情绪低落,一言不发。于是为俩人斟上一樽热茶。茶香四溢。

    纪晓炎端起一樽,心不在焉品了几口。“准备退牌吧!”

    白宛儿道:“丽炎居的怎么办?”

    “一样按八万退。收回的牌子让扬儿炼回宫墙。不留槽孔了。”

    “这样一来,东方晨旭她们想要高端原材炼手时得出去买了。”

    “只好这样了。以后只收牌不发牌了。”

    柏妮丝●瓦伦听见偷乐。大殿中所有听见的香娇玉嫩心中都窃喜。

    第二天一早,午丁宫八十一阶台下竖立着一块惊天墓碑。直达云霄。

    碑下擎立着俩女,气势凌厉。

    台上站着符芸溪、闵冰等女,脸色难看。符芸溪怒道:“究竟受何人唆使?”

    碑下的黄衫女子:“不信?叫那个死色痞出来对质。”

    “闵冰,去把纪长老请来。”

    “是!”

    左侧人山人海。议论纷纷。

    “纪大丹医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乍会喜欢这么彪悍的女修。”

    “这你就不懂了。烈的女修才够味。”

    “受谑狂!”

    “跟你这个没尝过女人味的人没法说。”

    “昨天午丁宫忽然不接药材不会跟此事有关吧?

    “有可能。收到消息,纪大丹医逃了。”

    “干嘛逃?”

    “就不怕一碑拍下来,被拍成重伤啊!”

    “我看你是被她们的墓碑吓傻了。看看她们的小腹。”

    “咦!丹医就是丹医。果然厉害!”

    “看!她一个人回来了。纪大丹医果然逃了。”

    从大门出来的女子小嘴不停地动。

    符芸溪怒不可遏:“还有这事!”

    碑下的黄衫女子不见纪大丹医出来就叫:“死色痞快滚出来。”

    另一个漂亮的女子也叫:“快叫他来对质呀!”

    符芸溪脸色越发难看了。见纪大丹医衣裳不整地跑出来。

    “纪长老这是什么一回?”

    黄衫女子怒吼:“死色痞你好大胆子。快滚下来。”

    纪大丹医哆嗦着往后退。

    另一个翠裙女子:“骗我们说出去买个药材,这一买就去了几百年。乖!快下来跟我们回去。我们不打你了。”

    “真的!”

    翠裙女子:“当然!没想到这几百年你的丹器之道大有展进。不打你了。”

    俩女连哄带骗把他哄下台阶。

    耸立的墓碑骤然拍下。轰!一声凄泣的惨叫之后,黄衫女子朝墓碑一招,俩女连袂而去。

    午丁宫的宫主怒道:“谁关了护宗之阵?”

    东方晨旭回道:“我!我怕误伤了纪长老。”

    符芸溪怒不可遏:“宫中没这号人。枉我对他这么好。他却......以后他跟我们午丁宫没关了。我升你为丹医长老,全面负责宫中的丹医殿。”

    东方晨旭应:“是!”

    符芸溪拂袖而去。

    几日后,东方晨旭放出消息,午丁宫不再对外炼丹及复图淬图了。三月内交回牌退八万上品精晶,三月后每迟二月减一万。

    流言蜚语四起。午丁宫完了。药城的修士都担心午丁宫付不起退牌的精晶。

    话说纪晓炎被拍进墓碑。在墓穴中呆了月余才被星戈放出来。

    “星戈你想拍死我呀。”

    “不逼真谁信!”

    “回宫了干嘛不放我出来。”

    “忘了!光顾着去春晖宫向春蔼道贺了。”“纪炎出生了?”

    星戈不理他了。

    看向大殿中一位翠裙女子。但她也不理他。一连问了几女都没人理他。

    最后问向白裙女子。“雪萍你说。等我晋入虚天,并达到八重时送你一滴血脉精血。”

    白裙女子应:“谁信?一滴血脉精血会让你退几重。而且也不是你说给就能给的。”

    纪晓炎招来一团幽蓝之光,一闪而逝。

    翠裙女子道:“星师妹,巽亭只还有三千五百名弟子了,其余的降级调往其它各亭了。”

    星戈道:“这回咱的确得好好想一想。以后除了盗取他的血脉精血外就没机会迁往地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