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剑力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去了一趟春晖宫后就去冲击九天亭亭墙外的封锁。

    伸手握着把巨剑冲进修士海。巨剑狂舞,剑光纵横,所向披靡。清出一片片空地,眨眼间就补犹如掘堤之河的修士补上。

    各种术法及兵图之海轰向纪晓炎。

    他举剑舞出毁灭、末日、诛心迎了上去。

    砰!

    犹如灭世。

    灰蒙蒙的世界之中,扑来乌泱泱的修士,悍不畏死。纪晓炎来不及喘息,摧动九天天典挥出耀天、毁灭、生死。

    轰!

    兵图之光相撞。

    纪晓炎在修士之海反复施展着毁灭、生死、末日、诛心、斩天、戮天、耀天、破虚、时空九大剑技及九天雷音剑阵却寸步难行。

    午亭外有九位祸国殃民的熟女正瞧着他。一位还有身孕。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在修士之海炼剑数百个春秋。

    午亭外正有九位祸国殃民的熟女看着他炼剑。其间一位孕妇抚摸着自已大肚:“师姐,我来得及么?”

    “悬!以他的剑术闯出再个千年够了。回来时难度升一级,差不多二千年够了。”

    “你们得帮我。”

    芦雪问:“怎样助你?”

    “盗取他的九天之精呀。”

    尤清心截道:“咱九人一起盗取。晓炎还真没辙。”

    芦雪:“你们怎么看?”

    豆妤:“比起坎天图落到其她人手中,还是值得的。”

    其他诸女都点下螓首。九女达成共识。

    封锁区,纪晓炎在忘我地炼剑。

    他闯出了九道封锁区后又冲进修士之海杀了回来。独薇见他来,急忙去开寝宫门。

    纪晓炎举手正欲敲门时,宫门咯吱打开了,亭亭玉立的独薇热情道:“欢迎狱主来洗澡小憩。”

    “还有‘活血洁净液’么?”

    独薇伸手拉进他,关起门问:“成了么?”

    纪晓炎伸手托着个繁星点点且深邃的星空。“不仅浩瀚且深邃许多。你看阵图的衍纹也没了。休憩二日我再去。”

    “你这阵图不是由九天凝成的么?还能逐图唤出么?”

    “能呀?”

    独薇睁大了眼睢,只见他托着的九天阵图分出九图在上方,变幻莫测,组成无尽的阵法,深不可测。

    狄青不噤问:“单图呢?”

    “一样成阵图。”

    坎天图内蹿出一波星点,在图上方组成无穷阵法。

    “咋样?”

    狄青:“狱主,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言难尽,血脉、功法和我的道以及机缘促成的。”

    独薇激叫:“狄清你看。”

    狄清朝她的玉指指的方向,一座宫殿在九图之间来回穿梭。“里面住了人?”

    “没!”

    仨人进了浴室,纪晓炎洗完澡躺在狄清的身旁呼呼大睡。一场慢长的春梦之后他醒了。只觉全身要散架似的。

    一个小头探出床沿,虎头虎脑的,黑钻似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纪晓炎,小嘴中发呀呀之声。

    从寝宫外闪进位高嬥且貌美的女子。

    纪晓炎眼神落在她那柔韧而迷人的三角带,宽润且平坦。语速平滑:“渊儿,你母亲太懒了。”

    小家伙咦呀着。

    “你狄清、独薇姨娘呢?”

    小家伙粉嘟嘟小手指着纪晓炎,咦咦呀呀的,见纪晓炎一脸的茫然,小指点在自个的眉心上。

    纪晓炎会意,朝高嬥且貌美的女子说:“我的丹药都成灰了。给我一些。”

    女子取出一批丹瓶。

    纪晓炎一瓶瓶地吞服。脸色却越吞越绿,身躯也随之颤抖,似中剧毒。

    冰冷的眼神扫向高嬥且貌美的女子。

    纳兰黛不禁后退。

    床前的小家伙咦咦呀呀起来。

    闻声,他闭上了眼。默运九天天典。脸上的绿色逐渐退去。闭着眼淡漠地说:“都进来吧!”

    门外走进八位沮丧的熟女。

    “狱主”

    “坐吧!”

    芦雪等女坐上八角桌桌椅。低垂着螓首不敢正视纪晓炎。

    “怕不?”

    “怕!”

    豆妤等七人的螓首垂得越低了。

    “春蔼、慕珂、沙羽、大夫人、姬诺夫人及冰蝶夫人免强能接。还有一图没人选。”

    九女急了。

    尤清心直言:“死脑子!你就不会想个法子啊?”

    “我的大小姐。我已经绞尽脑汁了!你们还是先去移出图。”

    九女匆忙掠出寝宫。

    见她们走后,小家伙咦呀着点上自个的眉心。

    纪晓炎会意。眉心蓝光一闪。床前骤现狄清、独薇及梓玥。

    梓玥问:“旧牌缴哪?”

    “都扔进炉中”纪晓炎点出个褐炉说。

    梓玥取出块牌子扔进炉中匆忙跑出寝宫。去了午丁宫。

    宫主符芸溪见梓玥回来。秀幕笑开:“恭喜了梓玥师姐。”

    梓玥甜甜一笑:“我能晋升还不是全靠符师妹的大力举荐。我去收拾下。狱主还在等。”匆匆上了二楼。一会儿就跑了下来,扔给符芸溪一枚戒子。“这些我用不上了。看谁要就送给谁。”。招来仿网一闪而去。

    独薇见她跑进来。问:“还在么?”

    “还在。”

    仨女连袂掠进骤现的无名宫。

    纪晓炎朝宫一招,抱起小家伙去了巽亭。

    星戈见他进来,朝乐心使了个眼色。去摆放瓜果了。

    乐心却迎了上来,接过小家伙。问:“有办法了么?”

    “没有。”走近桌,抓了一把果子说。然后去了坎亭。

    掌清霁见他兴致不高。朝门边站的莫妮卡●詹姆斯说,“给狱主盛几钵剑犀兽肉来。”,快步走向纪晓炎,“想到办法了么?”

    “哪有啥办法。唯一可行的就是自斩丹器之道,把褐钵给你。”

    “我在丹器一途毫无天赋。给我也实难胜任。若非要如此,不如给云岚。”

    “她的丹器之道虽比姬诺、冰蝶弱些但接图还是绰绰有余的。她没法接的原因是剑力不够。而这剑力我一给,九天阵图就塌了。”

    俩人坐上金椅,掌清霁朝他莞尔,“真天境巅峰的剑力有用么?”

    “可用。”

    “我给你。”

    “算了。这是剑图的本源。重修回来很麻烦的。”

    她直接扫出几堆堆积如山的真灵葫芦。“不够的话我还有。”

    魂识一扫,不噤:“太够了。清霁,我赏你什么好啊?”

    正在摆瓜果的楚楚娇笑:“赏滴血脉精血呗!”

    掌清霁嗔怪:“死丫头,精血能谁便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