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谈之色变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一位看起来二十六左右的青年道“借我看看。我就带你进去。”

    从嗓音辨出正是刚才说话的那位。纪晓炎毫不犹豫抛了过去。

    青年握在手中,锐利地盯着巨剑,一个劲儿地说好剑。“小伙子,你出自哪族?”

    “剑图族。”

    “难怪有此好剑。连老夫的兵图都望尘莫及。”说着持剑朝星幕一指,剑尖上射出道褐芒。

    卟!

    星壁如同纸糊的一样,穿出一个洞。把剑抛还给他。率先钻进洞。

    纪晓炎收起剑跟上他们。一阵激坠,砰地咂出个深坑。从坑中爬了出来。朝山下跑去。他忽然回首,深坑上空晴空万里。心中自语“难道我感觉错了。”

    跑了一阵后他才加速,不知不觉间他飞了起来。放出魂识,只见前面有座小镇。为此他奔速再度飙升。一进镇就闻到一股股肉香。令他馋涎欲滴垂,激动地冲进客栈。

    伙计见他风尘仆仆,满头是汗。一身光鲜的藏青袍,不留半点汗迹。热情地迎了上来“公子,先进房洗洗。”

    “不用了。先上肉。”纪晓炎打出个水术洗了把脸。此时他想起自已并没精晶。拙笑着问“哪有衣铺?”

    伙计应“往北走,到第二个三岔口时选东北那一条走个十万里即是山林镇最大的衣铺。”

    “谢了。”

    转身跑出客栈。不久,进了衣铺。

    掌柜是位精干的中年。扫了眼他身上的藏青袍,不仅合体且柔韧,更让他心动的是一丝褶皱都没。见他走来,眼中精光一闪。心中乐开花了。

    “公子,需要帮忙么?”

    “我身上的真灵之衣与你换器材,多余的折成精晶。”

    “好好好。”精干的中年心中乐开花了。接过玉简一扫说。

    “我我只有身上这件。能先给我器材么?一会儿就行。”

    “行呀!”

    纪晓炎唤出褐炉,把掌柜取出的戒子皆扫入炉里。一会儿从炉中飞出件紫袍。

    中年见衣激动地颤抖“极品!极品!”

    纪晓炎莞尔。抹掉藏青袍内自已的魂念,放在柜上。“我的精晶?”

    掌柜取出堆真灵戒。谄媚“大器师,能帮我炼一件么?”

    “可以。给你打九折,九十万份原材炼一件。”

    “行。”他取出一堆堆堆积如山的真灵戒后递给纪晓炎一块玉简“这是我要的样式及尺寸和属性。”

    一会儿,一件湖蓝袍就落在掌柜的手中。他激动的语无伦次。

    纪晓炎沿着来路跑回客栈。还是刚才的伙计迎上来问“公子,你的新袍子比刚才穿的更适合你。”

    “谢谢!把你客栈拿手的肉食每样先来个百钵。”

    “稍等。”

    纪晓炎选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肉香一阵阵袭来,顺着香味望去,俩位朱唇玉嫩的仙子正吃得精精有味。金黄色的肉食在朱唇之下滑进喉咙,口齿留香。

    他咕咚地吞了口香津。望向伙计离去的方向。“太慢了!”,他忍不住吞咽着香津望过去。正巧撞上一汪秋水。他拙笑着挠了挠头说“道友,味道乍样?”

    一汪秋水的主人应“坐过来尝尝。”

    “多不好意思。”人却起身拙笑着走了过去。握着金乌纹长筷,探头伸进她的食钵中夹起一块金黄往嘴里塞。

    仙子见他迷醉中带着一股意犹未尽。一双星眸瞅着自个胸前的食钵。莞尔:“多尝些就尝出来了。”

    话音未落,眼前已生出筷影。

    仙子吃完筷中余肉,伸入钵取肉,捞了一圈也没找到一块。

    “公子,在哪儿吃?”

    “就在这吧。连她们的一起算多少精晶?”“她们的已经结过了。公子的是一百七十二万五千三百六十九块下品精晶。”

    “多的给你。”

    “多谢公子!”伙计接过戒子。摆上一桌的食钵后站至一旁等。

    “俩位道友想吃什么自个拿。我已千年没吃上肉了,实在是迫不及待了。”

    纪晓炎风卷残云似的消灭一钵钵肉食。令俩女瞠目结舌。伙计忙着换走空钵。

    忽然食客骚动起来。一拨亭亭娆娆的少女款款走进客栈。艳惊四座。

    伙计一时失神,端着食钵的手一松,纪晓炎眼急手忙,接住食钵放上桌。提醒“枪图族之女一向美艳闻名诸域,而她们的刚烈也令诸域谈之色变。若有亵渎”

    “哼!”

    一批修士应声倒下。真灵泯灭。

    更多的人抚住眼睛,手瞬间染红。一些修士倒在地上鬼哭狼嚎。客栈成了地府炼狱。

    伙计如一俱僵尸。

    坐于对面的朱唇玉嫩双目空洞。

    唯独纪晓炎泰然自若,从伙计身上取出一只只食钵,摆上桌。自顾着扫荡肉食。

    一位绝艳掠近,收起僵尸。

    “姑娘,可卖个面子给纪某不?”

    “她们是你谁?”

    “萍水相逢,请纪某吃了半钵肉。”

    “劝你别管。”

    纪晓炎伸掌托出把褐剑。“外加三件下品真灵衣,可定制。”

    绝艳少女沉呤一阵“绝品!”

    “纪某清贫。”

    “千件,一件不能少。材料我们自个出。”

    “拿来。十五亿份。并在玉简上附上属性、衣图及尺寸等。”

    少女掠回,双手捧来只紫色葫芦。

    纪晓炎过个眼紫葫,若有所思。

    唤出褐炉“只许扫入原材与玉简。否则烧毁概不负责。”。说完吃起肉来。

    少女双握葫腰谨慎地对准炉口。倾泄出浩瀚如海的真灵戒,倾倒了半日才捧回紫葫。

    纪晓炎扬手拍向褐炉,盏茶之后从炉口飞出一波真灵衣。

    骤然炉口幽芒一闪,坐在对面的俩女不翼而飞,一会儿又呈现出,目光呆滞。苏醒之时周遭一片死寂。

    纪晓炎出了客栈,去了镇里最大的药材铺。递出块玉简“这些药材我全要了。打几折?”

    中等身材的掌柜扫了眼玉简。笑呵呵应“五折。”

    “半折,多一分我都不要。”

    “用丹药付。”

    “可以。”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食钵。“帮我装进钵。免得过手。”

    掌柜匆忙遁进店后的一个个玉房,忍俊不禁“发了。”,把一房房的戒子全扫进钵。遁了回来。

    纪晓炎接过钵。伸进钵里取出二枚戒子放在柜上。转身出了药材铺。他把镇上的药材铺光顾了一遍。就躲进一家客栈再没出来。

    一个隆冬夜里,大雪纷飞。

    纪晓炎房里来了位不速之客。五官精致,含苞欲放,气质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