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星海泯灭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少女空灵的嗓音“我加入,你打算怎样安排我?”

    “宙壁之主,九品禁妃。以后视贡献升降。”盘坐在褐炉旁的紫袍青年应。

    “第几层。”

    “随你挑。”

    少女无喜无悲飘入褐炉。在她进入的一瞬间天空坠下拳大小的冰雹。地动山摇。

    纪晓炎冒着冰雹遁出客栈,踏着巨剑冉冉升空,没进星幕消失了。

    一出壁障。就见星海之外亭立着一群绝艳。见状,低着头摧动巨剑朝另一个方向飞去,一会儿后停了下来,远远地观看。

    绕着超级巨星的所有星辰迅速黯淡,扬起一阵阵的尘雾,星辰迅速缩小,一会儿成了头颅一样大小、接着拳头、鹅蛋、黄豆,然后凭空消失了。

    随后巨星也开始黯淡。冲出一波波修士,俩个惊鸿般的身影掠过纪晓炎,忽然又折返回来。

    一片星海泯灭了。留下一片漆黑的星空。

    “道友紫袍人嗜肉的”

    “史菲、林妙。”

    “干嘛呢?”

    “看看。”

    “星海破灭有啥好看的。这次来得蹊跷,不仅事前毫无迹象,事后也没留下一块碎精。若大的星辰皆化成灰烬了。”朱唇玉嫩的仙子说。

    一波波修士掠过仨人。纪晓炎生怕露出破绽,于是打开顺风耳倾听。

    “附近星海都没这片好。”

    “穷讲究!先找个落脚地过渡。”

    “这回也太奇怪了!连戒子里的东西都化成灰了。”

    “象是星海晋级。”

    “不不不,是星海之魂垂死一搏。”

    婀娜多姿的林妙满眼希冀地说“一起去万图祖域么?路上也好互相照应。”

    俩女见他迟迟不应,以为他不愿意。星眸中露出小小的失望。

    纪晓炎冲俩女一笑“上来吧!”

    史菲、林妙纤腰一扭,跨上剑。咻地朝宇宙深处激射。飞行了一段时日,巨剑跃进个星空旋涡。来到一个宽阔的无人的大厅。骤然左后一阵空间波动闪出一群修士,喧哗着掠过仨人,犹如浮光掠影般蹿入东北面的小门。

    纪晓炎魂识一扫小门上标的魂语。随即跟了进去,穿过一段雾蒙蒙的通道,只见一个辽阔的大殿口有俩位魁梧的青年守住关卡,拦住许许多多的修士。人潮窜动。进卡的修士都会取出一枚戒子递给青年才许进关。

    见状,纪晓炎挤到一个角落,取出褐炉,裹入修为幺喝“炼丹了!千万份原材炼一瓶丹。”

    听见的修士齐唰唰地瞧了过来。

    “上品真灵丹会炼么?”

    “极品都可以。若你拿得出足够的天图,我分分钟让你迈进真天境。”纪晓炎不悦地应。

    众人一下子被他铿锵有力的气势镇住。短暂的沉寂后,一阵哗然。

    一把炽热的红枪破空而至,在褐炉上方悬定,发出嗤呲呲的声响,烧得时空扭曲。

    “能淬它么?”一个蕴含无比威严的脆声,更多的是不悦及挑衅。

    纪晓炎暗自嘀咕冤家路窄。乍会碰上她们呢!猛然运转九天天典,摧动魔神邪瞳看向红枪,只见枪内罡风恣意,火焰滔滔,雷海翻滚。枪界如林。想要让此兵图晋级成真天境兵图实非易事。没个上千万真天境活兵图填充,实难晋级。

    一群绝艳遁至。个个身穿绝品真灵衣,阔绰得很。

    蹙眉“淬到何境?”

    “你能淬到何境?”眉心有颗朱红小印的绝艳应。

    “此兵罕见。五百亿真天境一重的活兵图才可淬成一重,并且活兵图皆得蕴含雷、风、火三属。若二重,得五万亿,三重得五百万亿,每上一重是下一重的百倍。姑娘想淬到何境?”纪晓炎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正经八百地说。

    “何必呢淬不了就淬不了。”

    “兵图不够就收起你的枪图别影响纪某炼丹。”。纪晓炎说完就幺喝起来“千万份原材炼一瓶丹,炼坏以一赔十。”

    “慢着!”另一位姑娘手举紫葫走了过来,朝褐炉倒出如川似海的戒子。“先试淬一个四重的。”

    “行!”纪晓炎一拍褐炉,熔化提沌浩瀚的兵图。一柱香后说“可以进去了。”

    眉心有朱印的姑娘向上方的枪图一招,跃进褐炉。半日之后她才出来。纪晓炎趁她愣神间朝列队等待进关卡的修士说“想炼丹的把原材扔进炉中。”

    修士纷纷扫出匹炼似的戒子飞进炉中,仅过半刻钟,修士们就收到丹药。

    “各位道友,让纪某先进关。”

    话音未落,只见他扔出一个丹瓶,与史菲、林妙越过关卡,往人海中钻,眨眼间不见仨人的踪迹。

    一群绝艳随之闯进关卡。在辽阔的大殿里一番搜索,都未能找到。

    而此时去往万图祖域的传送台上。轰鸣着破开时空遂道,璀璨的光芒裹住台上的修士一闪而逝。

    一着地,纪晓炎等人就窜出传送殿,混进人流走出关卡,穿过大殿。殿外是个辽阔的白玉广场。修士们一出广场就遽出庞杂的兵图飞走。

    朱唇玉嫩的史菲“去鞭影堡么?”

    “你们回堡。我去干嘛?不如去枫叶城炼丹淬图。”纪晓炎应。

    史菲问向婀娜多姿的林妙“要不我们也去枫叶城逛逛?”

    林妙正有此意。仨人一起跃上巨剑,飓地消失在夜色中。昼夜穿梭月余才见到一座巨城。巨剑在它上空盘旋一阵后降落下去。从此枫叶城西北面一个僻静之地忽然冒出一家医亭。

    几年后的一个暴雨滂沱的夜晚,一阵急促的嘭嘭之声,亭门嘎吱打开。

    门外站着四位带伤的修士。纪晓炎扫了眼背上背着黑衣人的魁梧青年说“恕我无能为力。”

    青年眼神一黯,卟咚跪地怏求,其余修士见状也跟着跪下,异口同声“肯求纪丹师出手。我等愿誓死追随,守护扬医亭。”

    “诸位请起。纪某并非惧怕戟图族寻仇,而是修复她的真王七重炉图实在太难了。还是另请高明吧!别耽误了。”说完关上亭门。

    “纪丹医等等!”背上背着黑衣人的青年急道。跪着的四人纷纷取出一堆堆堆积如山的戒子。

    咯吱之声嘎然而止。“仅有这些兵图还不行,还得牺牲她的第二紫府。”

    跪着的四人一阵沉默。背着黑衣人的青年更是天人合一,难以决择。

    亭门咯吱着合上。雨越下越大。一阵电闪雷鸣惊醒了青年。背上传来的触感柔软而冰冷。挥出手又敲响了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