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尤物来袭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掌清霁见她搞怪的样子不禁咯咯直笑。笑得她发毛,更急于脱掉天衣。手段尽出誓要脱下天衣。不管她怎么折腾天衣就象附着之蛆一样裹在身上。她生气地顿足:“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害我?”

    “我怎么害你了?”掌清霁应。

    “萍水相逢就送我一件稀世天衣。一旦传出,我还有命么?”

    “不就一条裙子么!觉得轧手就丢了。”

    百芙怒极反笑:“我脱得了么!”。她持之以恒边脱边叫:“别以为我不懂。天衣分为虚天、真天、天王、九天四阶。每阶又分下、中、上、极四品。我虽分辩不出此裙何阶何品?但也见过真天极品之衣。此裙必超越了真天。当今诸域诸族能炼出下品虚天之衣的器师也屈指可数。此裙定出自剑图族纪黑子之手。只有他才能炼出天王之衣。”

    脑海之中却迅速闪过:“要不是那可恶的叉图族坏蛋破了我的第二紫府。我何至于落得在枪图族抬不起头。更可恨的是自已一生孕育的元**华竟便宜了叉图族的九个白纱蒙面女子。让她们的兵图筑上了刀、枪之基。而我却因此失去了参于九星争夺的资格。”

    想罢忍不住看向掌清霁。此女眉目如画,身姿婀娜,饱满的酥胸比自已的还要澎湃几分。

    “难道她就是九女之一?”

    眼神又转向高挑且貌美的芦雪以及金发女子背上的男子:“此人可以肯定了。就是那个夺走自已元阴的叉图族太坏蛋。但九名白纱蒙面的女子之中并无金发之女。”

    “这个鹅黄长裙的金发女子又会是谁呢?为何她穿的并非天衣呢?从她身上溢出的剑意来看,她应是源于剑图族。”

    “剑图族自从出了个纪黑子后更是狂妄,目空诸族。族人个个以第一族自居。高傲得连刀图族都看不上。乍会任由百族之外的叉图族族人亵渎呢?”

    “难道。不!从那个太坏蛋身上溢出的并无剑意,反而有合图族的冲天阴阳意。”

    正当她脑海之中冒出一个接一个疑团之时从洞外闯进一位上红下蓝的长裙女子。身姿修条又不失肉感。与百芙现在的着装一般无二。只是看起来比她纤瘦些。

    她警惕地瞄着宁师伯背上的男子往左侧走,尽量远离他。走近身边俯耳传音。但水汪汪的眼睛依然戒备十足地盯住纪晓炎。

    一会儿,俩女连袂掠出岩洞。那些伤口还没恢复的修士也随后跟上。岩洞中只剩纪晓炎四人。

    掌清霁道:“要不我们也早点赶去?”

    纪晓炎慵懒地趴着:“刚才虽借助了回曜的宝炉幽鼎但合图族的合欢典我还没能完全消化。不急!燃完了九天源柴再走也不迟。”

    掌清霁沉呤一会儿说:“拱星之三十六护星虽已形成,但护星之七十二卫星却迟迟没产生。我与芦雪先行为九天阵图收集万源之本。而你与洛妃去夺取剑源及星宇之本。”

    见他搔头望着自已。伸出香葱食指在姣美的脸蛋上一划。含羞带笑嗔道:“平时我们在。洛妃收敛藏拙。一旦没我们在。以她的天赋异禀及境界伺候得过来的。”

    宁洛妃闻言。蝤蛴似的长颈飘过一抹羞红。溢出醉人的幽香。

    掌清霁见他并没反对。朝芦雪使了个眼色。闪出岩洞。冒着呼啸的寒风及恣意的大雪风驰电掣。一路狂奔。直到魂识看不见岩洞之后才放慢速度。

    “差点被他察觉了。这回能逃过,全赖不灭亭挡住了天网的一刹那。不然”掌清霁害怕地拍着胸口。

    芦雪疑惑:“不然乍样?”

    掌清霁并不多言而是直接拓印了一段回曜协助纪晓炎炼化合图族合欢典的惨状给芦雪。影像在芦雪的识念之中一闪而过。

    芦雪脸色惨白。在寒风大雪之中俩人默默追踪着百芙与回曜残留的一缕缕气息。一路翻山越岭。

    而岩洞里火焰熊熊。映得火堆旁的褐炉通红。炉内春色恣意。

    一日之后一波仙子路过此地。叽叽喳喳地闯进岩洞后再没出来。从此,此岩洞成了诸图族女修的圣地。慕名而来的国色天香络绎不绝。

    数年后,洞中忽然涌出浩浩荡荡的仙子,个个失魂落魄地下山。

    下山有个洗神湖。湖的南岸上有许许多多芳华正茂的仙姿国貌。蔓妙的身姿纷纷跃起,有的直接跌进池里,更多的却莫明地迸至岸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而跌进洗神湖的仙子游上北岸。沿着褐道一路蜿蜒上山。走没多久就碰到许多下山的仙子。她们个个脸色红润但神态恍惚。一会儿从山上跑下的仙子更密集了。川流不息的。

    上山的仙子不禁急问:“山上怎么了?”。

    仙子并不理睬她们。只是神态木然径直下山。

    上山的国色天香们感觉不对劲,纷纷加速登山。一路逆着人潮往上穿行。好不容易看见岩洞,却被洞外储积的数以万计的仙子阻隔,犹如天堑一般不可逾越。黑压压的一大片。

    一些仙子刚挤进岩洞就被人潮涌带出。这些人毫不气馁继续挤向洞口。周而复始。直至月余过后出洞的仙子才渐渐少了才好些。可此时的洞外储积的仙子得以亿计。个个拼命往岩洞里挤。

    而此时下山的洗神湖突然干涸。顷刻之间化成虚无。大量的仙子被困在虚无之中。那些险之又险爬上北岸的仙子惊恐万状。身上的衣衫被风刃切割成布条,伤痕累累。刚游上岸的仙子正暗自庆幸之际虚无之中闯出一波尤物。眉宇之间英气逼人。

    砰!

    北岸骤然崩溃。化作流光连同岸上的仙子一起流上褐道。风卷残云似的卷起蜿蜒的褐道,一路狂缩上山,卷入岩洞。

    顷刻之间洞里发出叮叮的金锐相击之声。地动山摇。

    轰隆!岩洞坍塌。掀起漫天的雪花。从雪山内冲出一波波仙子。身裹墨绿中裙,前凸后翘,笔直的长腿上蹬着一双红色长靴。手握兵图,有刀、枪、戟、斧等数十种兵图。气势如虹临于空中,俯视下方。

    一位娇滴滴少女手握漆黑如墨的宽背大长刀。溢出缕缕幽冷的雾芒切割时空:“纪黑子服不?”

    “服!”

    “服了就随我等回百图盟。”

    “诸位小姑奶奶。刚才一波攻击,把我的炉子打成碎屑了。咳咳!我现在吐血不止。没个十年八年我乃能康复一二。咳咳现在的我空有一身丹器之道。也苦无药材器材自救。咳咳”

    临空的仙子一阵无语。白皑皑的雪山底下传出的咳嗽声越来越微弱,似要随时挂掉了一样。

    仙子们蹙眉伸出魂识察看。只见纪晓炎藏在岩石拱成的**之中吐血不止,血中带着大把大把刚吞下去却来不及溶化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