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南宫可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蓝袍青年双眼微闭,瘦干干的手上抓了半块产于琼源海的肌腱兽肉放在嘴边一阵狂哚,一会儿全进他肚子里了。与此同时他手中又冒出一块更大的肉足有二十斤。

    院外一阵密集的窸窣的脚步声,闯进一拨气势凌厉的栈卫。在院中仔细地搜查了一番后出了小院。

    外面响起个洪亮的嗓音“发现什么了么”“没有修士藏匿过的痕迹。”

    “别偷懒搜仔细了。任何一个旮旯死角都别放过。”说话间洪亮的嗓音忽然闪进院。

    里面破败不堪。杂草从生。他的魂识象探照灯一样来回扫过。非常仔细认真。但并无发现可凝之处才退出小院。

    过没半个时辰又有一拨栈卫进院察看。

    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过了千年。栈卫已有百年没封街了。而图源城的修士也渐渐淡忘了此事。

    盘坐在枯草上的桔色长裙的精致女子看向三尺外的蓝袍青年说“还要多久才能唤出剑影”

    青年伸手托出一把墨剑。

    精致女子“出发。”

    “长途跋涉,我还不行。还是等等。”

    “别。要是被南宫可捷足先登就麻烦了。还是尽快赶去内城。把刀芷雪腾出来。我身边总得有人使唤。”

    青年应“让洛妃来行么”

    “随你。”

    院里褐芒一闪。丈外多出位风姿绰绰的白裙仙子。

    “师祖”

    “东陵南渡有啥异常么”

    “并未发现。”

    “背上他离开这里。”

    宁洛妃取出枚步摇把披腰金发盘起,走至青年身前半蹲着身子。背上一重,背起青年跟在师祖身后出了小院。七弯八拐走出纵横交错的小巷进入主道,一路朝内城走去。

    来到一扇且戒备森严的城门。相比其它地方这里显得特别冷清,半天没几人出入。透过门闸看见城门内九丈处坚立着一块高大的白色石碑。

    于晶瑶越过城门外黄色的警戒线,石碑上立即呈现出刀、枪、剑三种兵图不停地翻滚,最终定在剑图上。

    列在城门左右两侧的城卫立即冲于晶瑶笑。城内东北方向也遁来一位修士,一脸的谀媚

    “后面的俩人是大人的随从吧”

    他不等她回应就高喊“放行。”

    城卫们齐声应“是大人。”

    通透的阻拦闸缓缓上升。此时城内遥远的天空中绿芒一闪,瞬间赶来一位身着宽松翠裙也难以掩饰得住的火暴身材的仙子。冷若冰霜的气质配上她凌厉的气势让在场的修士心中一颤。不禁暗叫不妙。

    来人叫“不行一万件图兵。随从一人百万。”

    于晶瑶“凭啥内城自古就有规定,凡是排在前百名之内的图族族人进入内城只需缴二千。”

    翠裙女子“本祖现在就逐你出刀图族。”

    于晶瑶讥笑不止“南宫可。你也不撒包尿面照照。竟敢在本大小姐面前称祖。”

    翠裙女子往怀里一掏,掏出一樽碧绿色的童像。像里冲出一页光幕,幕中光影点点,不停地向上翻滚。

    于晶瑶见像脸色剧变,眼里闪过一丝落寞。

    “缴不”翠衣女子伸指指向光幕说。

    “正好我可以光明正道地加入剑图族。从此哈哈我终于可以与他同息同修了。”

    “想得美”,翠衣女子忽然改变了主意收起了碧绿色的童像说,“本祖现征你为使役,在本祖身边听唤。”

    她眉心陡然迸出把小墨刀,刺向于晶瑶的眉心。

    叮

    小墨刀倒飞回她眉心。

    南宫卫愕然地盯着挡在于晶瑶眉心前的小褐钵“这是什么”

    于晶瑶戏谑着道“叫花子钵。下界路上捡的。”

    南宫卫大怒,摧出小墨刀刀河,射向于晶瑶。响起一窜叮叮之声。刀河都被叫花子钵挡回。她惊恐万状。但身为刀族老祖的她一瞬间就平复了心神“于晶瑶。你长本事了。内城之规谁也不能破。二百万零二千还是要付。”

    “有本事找他要去。”

    “不会吧于晶瑶。叫个小随从付。你还要不要脸”

    于晶瑶反唇相讥“比起自荐枕席的人又算得了什么更可笑的是竟还把人吓跑了哈哈”

    纪晓炎闻言缩了缩身子,悄悄地伸出手摘下宁洛妃头顶上的步摇,撩起金发披在头上。在耳边催促洛妃“快给她”

    宁洛妃却不乐意。我干嘛要以随从的标准缴呢多浪费图兵。“六千足亦。”,打定主意后跨进了警戒线。

    大碑上显现出“左侧是诸图翻滚过后定在剑兵上;右侧是刀、剑之图交替之后固定在剑兵。”

    大碑璀璨,似要炸开。在场的修士徒然失明,眼前一片漆黑。

    耳边响起急促的催促声“快跑快跑”。宁洛妃铆足劲向前狂奔不止。

    身后一阵冷风袭来。一头撞上一片柔软。被弹退了十几尺。定眼一瞧,是一个翠裙女子站在前面。冷若冰霜的气质之下秀幕笑开,声音也柔和许多“炎哥你怎么了”

    “别理她。她只是猜的。”魂念之中传来纪晓炎的意念。

    宁洛妃定了定神说“姑娘你认错人了。”

    后面跟来的于晶瑶损道“南宫可。想男人想疯了你。”

    南宫可“你不疯不疯还换功法。可惜你还是输了。”

    “输笑话。明日我就回族融了“纵刀狂笑””

    “迟了它已成了我的刀图之源。”南宫可托出一把墨刀,灵性十足,刀身内窜出个碧玉之童。

    南宫可看到于晶瑶脸色难看眼里似要冒出火一般,心中说不出的舒畅“于晶瑶啊于晶瑶你失去了进万源之渊的资格。意味炎哥只能选我了。”她不禁笑得越发灿烂了。

    于晶瑶看她溅笑的样子,狠不得上前痛揍她一顿。可一想到她有“纵刀狂笑”自已讨不到什么便宜。脑速飞转,我得狠狠刺激她一下,抬出绝密“可惜啊让白宛儿捷足先登了,她还帮你为你炎哥生下了纪扬。不然你还真有机会一举夺得剑典。”

    “框我。那个小丫鬟要啥没啥的。”

    “就不许人家变化呀。现在的白宛儿长得是如花似玉,要啥有啥。不信自个问他去。”说着撩开宁洛妃浓密的金发。

    无处可藏的纪晓炎只能闭上眼装睡。一道魂识扫过,在自已的身上波颤几下。陡然感到一股冷香逼近。一种奇特的且令他悸动的汾芳从口中浩浩荡荡地灌入,在自已的紫府里炸开。

    藏在东陵南渡上空的九天阵图忽然荧光闪烁。迸出的缕缕荧光穿破苍穹,威慑诸天各域。

    阵图内星辰之间迅速生出坚不可摧的壁垒。与此同时九龙道也跟着生出一个个天险绝地。要想通过它闯入图域的难度提高了亿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