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一往无前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纪晓炎的意念如入泥泞一般费力地伸入茫茫的暗红世界,传回的焯烧之感随着深入愈演愈烈。痛得他呲牙咧嘴,汗晶簌簌。但他依然勇往直前。

    他不能放弃,因为他的一身的修为全系于阵图,若无法与之取得联系,虽不至于失去修为,但可以施展的神通道法不及以前的万一,甚至连钵影剑影都得依靠紫府魂海及血脉之力临摹。所以他必须打通这片暗红世界的时空封锁。至少也得让自已的魂识魂念来去自如。

    魂念在里面焯烧。来自真灵上的淬炼令他凄泣地惨叫,陡然响起的鬼哭狼嚎之声令下方各图族的老祖毛骨悚然,不停地后撤。

    即便是眼角淌血,他的魂念也毅无反顾地闯。抱着百炼成钢之心一寸一寸地向前推进。魂念不停地凝炼,似乎发出点点金属光泽,锐利起来。推进的速度猛然飙升,通得麻木的痛疼之感忽然又产生了。刚停止不久的惨叫又开始了。周而复始。

    南宫可见他刚恢复的肉身又开始裂开,顷刻间脸上又爬满蛛网,淌出的鲜血迅速凝结变黑。她心乱如麻,一个劲儿摧动刀图,吐出涓涓细流渡入纪晓炎口中。即便利用“纵刀狂笑”孕出的本源也难以迅速恢复他崩裂的肉身。

    凄泣的惨叫突然竭止。痛感再度沦于麻木的纪晓炎一鼓作气,魂识魂念携雷霆之势猛撞,气势如虹。在一片茫茫的暗红世界犁出一条电莽。

    轰

    暗红的世界突然掀起一团绚丽光芒。从中迸出一朵褐色花朵,随后激射出一把墨剑,一前一后快如闪电朝这边射来,半途又陡然崩溃。从褐色花朵迸出个细小红点朝这里激射。

    纪晓炎朝禁地一瞪,目露凶光,朝眉心狂点,迸出一道可怕的匹炼势如破竹犁出一条通道,迎上那颗红点。

    他凄泣的惨叫瞬间响彻云霄,肉身迅速崩裂。而他的眼神却无比凌厉及坚毅。嘶吼着朝眉心狂点,狂野十足。那道匹炼越发璀璨起来,犁出的电莽往前猛冲。卷起红点犹如潮水般激退。

    惨叫骤歇。从暗红世界掀出一阵飓风,天空中凭空多出位桔色长裙仙子。裙发飞扬。

    纪晓炎的肉身几近崩溃,凄惨之极。

    南宫可一边摧刀图,逼“纵刀狂笑”吐出孕育的本源灌入他口中。一边嘲讽“于晶瑶啊于晶瑶你可真有本事。竟敢独闯禁地了。真了不起哎不当老祖都委屈你了。”

    见于晶瑶眼神发直嘴角抖动不止。就是吐不出一个字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心里偷乐“于晶瑶你也有害怕的时候。禁地是谁都能硬闯得么若没炎哥和我不惜代价再多的于晶瑶都陨落在里面了。”

    她不禁看向卡在虚空之中迅速熔化的数以亿计的兵图。

    在“纵刀狂笑”孕出的本源得不停浇灌下纪晓炎缓缓康复了。一醒来他就想再试一试能否开辟出一个缺口,好让自已能与九天阵图无障碍沟通,不象现在这样生涩费劲,需要先破开时空封印。而且还时断时续。

    南宫可看他并指点向眉心,急忙传音阻止“别“纵刀狂笑”孕出的本源所乘无几了。”

    纪晓炎闻言一顿,收回了魂识魂念。望向那片茫茫的暗红世界。“惹毛了本图主,连你一起炼进图中,去看守九龙道。该怎样做你清楚。”

    茫茫的暗红世界似乎颤抖了一下。从卡在虚空之中数以亿的兵图因消融而坠下的星辰本源突然更加狂暴而密集,若说刚才下的是“细雨”那么此时下的就是“暴雨”。

    凌空一跨,仨人已出亿里之遥。往枪图族族地赶去。七日之后来到一个墨枪悬天之地。一座玉琢拱门横架于两座奇峰之巅。气吞日月。门楣左右各盘坐了一人。

    左侧八字眉青年眼都不睁“来者何人欲找谁,所为何事”

    “哼叫皇甫江雪出来接我。”南宫可冷冰冰地说。

    八字眉青年猛然睁开眼,朝湖兰色连体长裙仙子一瞪“大胆。吾族老祖的名讳是你叫的么”

    南宫可星眸一扫,一股威压压去过去,八字眉青年气血翻滚嘴角溢血。

    悬天墨枪迸出道枪影一扫。搅动风云。

    八字眉青年身上一轻,威压荡然无存。一位鹅蛋脸的白衣仙子御枪而至“南宫可有完没完,他没来”

    “借你的紫葫芦用一下。”

    “你不是一直嫌它破么除了装装尿没啥鸟用”

    “额上次不是话赶话么。那可是我亲妹子的终身大事。”

    “不借”

    “真够小气的怪不得当年你一路追至下界,结果还是输给了于晶瑶那个小姑娘。”

    “还好意说呢要不是你,我的三成葫源乍会被她的掠夺走。”

    “额这么说它真成破烂了。”

    “就算失去三成葫源它还是少有器皿。比起任何九天极品皿器有过之而无不及。”

    “算了吧价值还不如一件九天下品天衣。诶,你不是一直想寻一件天袍么找到没”

    “太难了。九天之袍屈指可数。就算寻得到千个混沌之源也无人能锻造。”

    “你看这件乍样”

    “这这这”她激动地盯着她手上托出的蓝袍“换不破葫芦外加一件真王袍。”

    “虚天袍。”

    “行”南宫可一阵纠结后应。

    交易成功后,南宫可与之聊了几句就走,披星戴月赶回禁地。和于晶瑶连手把紫葫芦送至暗红世界的中段,由九天阵图迸出的蔚蓝匹炼卷走。

    白宛儿一收到就着手把它炼进自已撑控的紫葫芦。此葫已俨然是图宙之瓶。瓶越大则九天阵图越强。当它们二合一之时暗红世界剧颤,似乎萎缩一丝。卡在虚空之中的兵图犹如雪花遇艳阳簌簌直坠。此是后话。

    俩女险之又险地退出暗红世界。见纪晓炎浑身绽裂,气若游丝得躺在热浪席卷的范围,身上发出嗤呲嗤呲之声,闻到一股淡淡的焦灼之味

    于晶瑶挥手把他卷移到背上,遁出亿亿里之外突道“乍办”

    南宫可“市面上根本没死兵了。早在你们去下界第五世起,所有死兵突然不翼而飞,这几世更是可怕连在密室内闭关修炼的修士都会凭空消失,不知所踪。我也没法子。”

    于晶瑶皱眉着说“去合图族。”

    南宫可急口拒绝“不行”

    俩人默默前行。不知何时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来到了炉图族族地。悬定在空中的墨炉忽然剧烈颤动,嗖地激射而至。仓促之余,于晶瑶只能出刀欲搁挡。

    然而墨炉一个曲飞,钻入背上的纪晓炎的身躯里。须臾之间他就不再虚弱,至少他能在她的耳边催促“快回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