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天碑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北壁上的黑白二剑漩转成一个圆形虚空,从中跳下俩女。

    白裙仙子皇甫江雪蹿上桌朝圆桌上的鱼眼图一挥。升出一钵热气腾腾的食钵。肉香四溢。

    “头一钵算我请。已后凭影兑换。”

    身后红影一闪,一双金乌纹筷伸入钵中夹出块大概斤重的肉。凌雁张嘴咬了一口,入口即化,滑进喉咙。丹田丹壁上吐出一丝丝的金光,飘向紫府府空。

    九名少女见仨人吃得精精有味,却苦于没有法筷,天鹅玉颈的少女咽了咽香津,取出剑图欲往钵里取肉。

    纪晓炎色变,撩开她的兵图“等下”。为她们每人发了双白纹筷。

    莎拉夹了块,咬了一小口,流入腹中。

    轰

    汹涌的能量在腹中炸开,自身的修为似乎刹那间强了一丝。她又咬了口吞下,此时她不淡定了,小鸡啄食般迅速消灭一块。

    筷子在钵口进进出出。总有二、三人在夹肉。一钵下去大家都吃的小肚子微凸。只有纪晓炎一个人独自还吃了十几钵。

    他打着饱嗝说“少吃多餐。小心炸破肚皮。至于贡献点么,暂时可以欠着。”

    “图主。以前怎么不这么干”皇甫江雪说。

    “多亏二夫人锲而不舍,让天网之影不至于一触即溃。这近它可以捞回源兽肉了。”

    “二夫人是哪位”一个清纯而美丽的白衫少女问。

    皇甫江雪应“还记得你们刚加入剑图不久时白屋差点被源兽攻破的事么”

    “记的。”

    “那位执的兵图亦剑非剑,是枪非枪,似乎有万般的美人即是。”

    “是她穿了身紫色长裙的么”

    “嗯她叫掌清霁。是九位夫人之中战力最可怕的,我在她手中坚持不了十招。”

    “啊”九女不噤。

    她们可是见识过禁地之主的战力。虽没见过她与倚戈姐生死搏斗,但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九位夫人中谁排第二”一个少不噤问。

    “八夫人纳兰黛。此女也深不可侧。也许比二夫人还厉害,我从没见过她出手。而且她手下强者如林。要说最难缠的绝对是九夫人,此女眨眼一个主意。而且大夫人特信任她,啥事都叫她去处理。”

    天鹅颈少女“禁主,六夫人呢”

    “有的说太史夫人最漂亮,我们这位一去剑舍就迈不动脚。而我却认为七夫人上官丹云最美丽。”

    另一位白衫少女截道“上官夫人我听说过,她酿的酒很好喝,并且有助于修士突破境界。上回我花了大价钱兑了百坛,借着它竟然晋了一阶。”

    十一女,你一言我一语竟聊开了。而纪晓炎却过段时间换钵源兽肉吃。

    不知不觉过了几月,黑白屋忽然晃动起来,屋外那狭长的灰道猛缩起来,直至仅容二人并肩而行才停止。而黑白屋却荡起灰光,犹如水浪一般一推开。围坐的圆桌也随之一点一点得增大,似被灰浪摧大的。

    纪晓炎竟凭吃源兽肉,晋级为真帝巅峰。

    缓缓下坠的剑图陡然轰鸣起来,迸发出璀璨银光,浩瀚的源兽瞬间蒸发,不留半点痕迹。

    皇甫江雪急忙放出的魂识,顺着灰道窜出剑图之外,剑图竟在飞速下坠,离那块耸立的大银板渐坠渐远。不噤“剑图在剧缩。”

    其它少女闻言纷纷放出魂识,图外一只只巨大的源兽向上狂飙,数量以几何暴增。银板渐渐模糊,只能看到一丝丝银光,一会儿成了一片漆黑。

    借着剑图发出的辰辉,魂识中映回犹如过江之鲫的源兽在激蹿。

    “禁主。剑图真的在狂缩。看样子图主在突破。”天鹅颈少女见图主靠在白椅上双目紧闭说。

    皇甫江雪嗯地应了声。以前剑图威力飙升时从未出现过缩图,这次异常,不仅威力暴涨而且狂缩。显然是图主对剑图的掌控力进一步提升。

    北壁上,黑白二剑骤转。空灵的少女鱼贯而入了,一共来了八十一人。一副如临大敌之势唤出巨剑,列成二队。一队,九人一列共五列,以五行之阵守于南壁之下。另一队结成四象阵护于图主四周。

    剑图狂坠了几月之后,纪晓炎睁开眼,目光如炬。

    凌雁看他眉飞色舞的样子,起身离坐,去了黑屋。如归大敌的清纯少女们纷纷收起巨剑。如雪的俏脸骤然漂过一沫霏红,一个个跃飞着娇躯钻入北壁上的灰色漩涡。

    皇甫江雪却剜了他一眼,也起身去了黑屋。围坐于圆桌上的少女有二位也神色娇羞地身起跟他身后,进入黑屋。

    莎拉不噤“莉达她们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只觉得她们跟平时不一样。也许图主找她们有事。”

    “不会为她们打开静圆居的星辰吧”

    “有可能。上回我的居壁上新增几粒荧珠。散发出七彩光芒。”

    “要不禁主叫我留下。我也想回去看看我的静圆居变成啥样了。”另一个仙姿婀娜,娇脸如花的少女希冀着说。

    七女你一言我一语又说开了。

    而克莱儿回到自个的静圆居,被眼前景致惊得愣神。居顶竟多出上万粒荧粒,原来的九粒已成了鹅蛋大的珠子,发出七彩光辉,吐出一丝丝碧绿色的气雾。

    居壁上也多了上千粒不等,有三至七颗珠子也发出绚丽的光辉,同时吐雾。把辽阔的静圆居变得源气缭绕,若隐若现。

    居顶最大的晨珠迸出一团金光裹住她,把她吸了进去。无垠的广场上竖立了一块入云的天碑。

    碑中有个人影正在舞剑。一式一样连绵不断,从招式看似曾相识。变化无尽,又暗藏天地诸道。万物相生相克及天地初开至大破灭。都一一演示。

    画面一换化作一人在学阵布阵。一个个阵法在他手中产生。并付诸实施,在器上的应用更是精妙绝伦。

    随后他又学医,识草辨丹,丹印丹法丹道也一一为她演示。

    克莱儿如痴如醉,进入物我二忘之境。与人影神交数万世。石碑上的人影竟活了,走出石碑。

    克莱儿扑了上去,俩人连袂飞出广场,留恋于山清水秀之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克莱儿早也芳心暗许。在一个暴雨滂沱之夜,俩人掠进洞躲雨。生起一堆火,男人为她烤了一串串兽肉。

    而她咬一口就喂进续编在烤肉的男人的嘴角。

    那一夜,她没有拒绝,就象夜雨一样缠绵过但一觉醒来却没看见男人。飘进来的空气里蕴有一股刺鼻的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