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捕捉时空源兽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图主走了”

    “嗯外面又出现源兽阻击了。攻势凶猛。他担心禁地被这些体型瘦小而灵活的源兽闯进灰道。”

    “那可是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缝。”

    “这些源兽天生精于时空之道。狭缝也能穿过。”

    “难怪有我这样的时空高手在,还要留下北月和史小凝。”

    “你也知道。”

    “呵呵当年在下界,我们曾经都是一片虚空域的意志和本源。为了晋级,都四处吞噬其它虚空域的意志和本源,难免会撞上的。”

    “结果呢”

    “每次都让她们轻松逃脱了。”弗罗伦丝脸色微红。

    宙妃莞尔。眼睛里仿佛在说“都是以时空之道修成真形的,人家凭啥要跑。”眼光落在弗罗伦丝精美的脸蛋停了半息。取出个花锄,为盆景松土。

    “机缘巧合下,我曾经吞噬过数亿个力量大域的意志和本源。碰到她们时我的力量之道已经远胜于时空之道。”

    “所以你的肉身特强。为此,图主看中你了。几次相互融合过后你就脱颖而出了。加上图主频繁临幸,让你在时空之道上拉平了北月和史小凝。”

    “妃姐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现在是天妃。是九天之子的母亲。”

    而此时纪晓炎已在禁地。望着一只只源兽闯进灰道,看似一条条细长的银色泥鳅。其实它们是庞然大物。全身绿得发黑。

    他放出钵影,没入灰道。等灰道布满了银色泥鳅,就收了钵影。跟打鱼似的。春去秋来,银色的泥鳅仿佛察觉到黑影的危险,一感到黑影晃动,就往后撒,有时还能逃出一些。久而久之它们见黑就退,能捞到的银色泥鳅越来越少了。

    鱼眼星星府之下有座巨大的金色熔洞。一只三足褐钵钻了进去,倾倒出一只只庞然大物,巨大的头颅上都有个巨大的窟窿。

    蕾妮贝克见褐钵飞走。说“时空妖核都被它掏走了。”

    荀暖梦“若不掏走,即使是死的,咱连手摧动墨剑也剥不下它皮。”

    图门觅菊“老样子,取肉,别的送入锻天狱。”

    说着五人结成五行阵,摧动飞来的墨剑。剥皮取肉。肉被紫葫芦收走,皮骨被锻天狱收走。杂七杂八扫至一角,须臾间化成一堆灰烬,

    不久,褐钵又飞来了,倾倒下一庞然大物。

    丰苗侧头望向庾雁荷“腻不”

    “这么多年了,能不腻么但又没法子,各府各域都这样,连最不愿干的不灭亭也操持着这种屠宰源兽的买卖。”

    金发碧眼的蕾妮贝克道“干活争取早点达到晶瑶和倚戈的实力,咱就可分成二队。到时三队轮班就不会这么腻了。”

    五人又进入阵位开始剥皮取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百年过后。于晶瑶和图门倚戈来接班。

    丰苗把那灰烬收入戒子,唤来网影去了禁地的黑白屋。把灰烬扫入南壁上形成的虚空漩涡。灰道上掀起一阵飓风把它们吹出剑图,消失在漆黑之中。

    黑暗中响起一阵嘶鸣。涌入浩浩荡荡的银色泥鳅。

    “来了。这次是浑身金色的源兽。”纪晓炎话语中带着亢奋。

    “明明银色的。”丰苗抢白。

    “那是时空道光。累了就去圆桌上多吃些时空源兽肉。十天后你就看得见了。”

    丰苗见圆桌上还有空位。遁了过去。正要唤出鱼眼星府的府影时,桌图一闪,吐出七只钵飘了过来。

    她回头看了眼纪晓炎,坐上桌。

    正等着金源兽上沟的纪晓炎却激动不已。直到它们游至南门边,才摧动钵。褐芒一闪,快如闪电地收钵。

    须臾间又布下钵影,吓退了一波刚闯入灰道的金源兽。等了半天才有几只前来试探。刚游进灰道百里就退了回去,一次比一次大胆。见它们每次回去就会多来几只。

    纪晓炎沉住气,直到他们又要接近南门之时,他才不得不收钵。

    此次过后金色源兽也越发谨慎。想要捕捉它们越来越困难了,想捞一钵没个十天半月想都别想。

    不久,丰苗见银浪之中游的是金紫相间的源兽。正要询问这些是何级时却收到纪晓炎的魂念,生生咽回。

    这次纪晓炎竟让它们游到离南门只有一尺时才收钵。但捞到的不过万只。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突然灰道上出现几只能发出人言的浑身紫色的源兽,但大部分是听不懂。纪晓炎只能听懂“慢、不急、小心。”

    它们非常警惕,稍有些风吹草动,就银光一闪,潜伏在图外的黑暗之中大半响。谁也不知道它们会在何时来个毒蛇吐信,快如闪电闯入。

    时间在一点一滴过去。骤然灰道上凭空出现密密麻麻的银电之河。眨眼即到南门不足半尺。

    丰苗一惊,悍然手持长剑,挡在纪晓炎前面,还没等她摧动剑。后面已经响起哈哈的开怀大笑“你们的时空之道厉害,就不午我进步阿苗,咱大丰收了。终有一天我也能让剑图成为时空利器。”

    妮可此时才明白,原来图主热衷于捕兽,是另有大图。想用兽核之中的时空精华促使剑图成为时空器。若成,沉入深渊之底只是时间问题。

    金色的窿洞里广阔无垠。

    于晶瑶两人刚收拾完一批源兽,眼前褐芒又一闪,天空中倒下犹如掘堤河的紫色源兽,虽庞大但比起上一批金紫相间的源兽却小了近半。兽颅上的窟窿却比上一批大个十几倍。她一眼就辨出此类源兽更加强大。

    与图门倚戈结成双才阵摧动悬于空中的墨剑,剑光所及,剥掉它们的皮,切成的一块块兽肉被紫葫芦收走。累得俩女吁吁,汗晶簌簌。

    三足褐钵送来源兽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然而送的源兽却一次比一次强大。

    广阔无垠的金色的窿洞上渐渐地点缀出一点点银色的芝麻粒。若不放出魂识仔细察看根本看不见。因为耀眼的金色遮盖一切瑕疵。没过十年这些银点已被吞噬一空。不知过了多久金色渐渐变淡,窿洞已成了浅金色。

    然而窿洞的空间却拓展了近亿倍不止。无边无际。于晶瑶的魂识全力伸出也覆盖不了它的冰山一角。

    熔洞中,七人布下七星阵一起摧动墨剑,为一批没有头颅的紫得发黑的源兽剥皮,一阵阵剑芒过后,飞来了只三足紫葫芦收走切好的兽肉,锻天狱也卷走了皮骨,其余的杂碎被熔洞抽走了精华,化成灰烬汇入如山似岳的灰烬山。

    七人脸血酡红,汗晶簌簌。等她们恢复后的几日后,天空又倾倒下一无头的源兽。周而复始。即使七人腻得想吐也要强撑着。因为她们得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