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打击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八字胡青袍中年闻到空气飘来的酒香。循着酒香走,在城中找到一座别院,院门紧闭。于是上前敲门。可半天没人来开。

    宫装女子等得不耐烦直接破门而入。里面庭院深深,一看就是个大富人家。院中摆满了一坛坛酒坛。奇怪的是几进几出的院里竟没人。

    俩人各取了千坛,宫装女子放下一枚戒子转身就走。

    他们刚走不久,一个修条而不失肉感的白裙女子与位紫袍男子连袂而至。

    男的在空气中嗅了嗅“他们来过。”

    女子道“咱们哪里露馅了”

    “不知道,也许是巧合。”男子应。

    白裙女子跨进院门,扫视一翻说“是巧合。”。挥手收起了宫装女子弃于酒坛上的戒子。侧头道“就在这里建府吧把别院炼结实点。”

    男子应了声好。刹那间一个褐影裹住整座别院。

    院中骤然多出一片浅蓝之地。从中蹿出一群群仙姿玉貌的仙子,四散而去。一会儿从里面蹿出四名白衣少女,其中三位金光碧眼的少女身上荡起微不可察的水纹,隐隐形成三才之阵。把一头披腰黑发的少女护在中间。

    髋部宽大的弗罗伦丝一指远处的红叶树林。树荫下聚集了十九名白衣仙子。说“宙妃姐,她们都在那。可惜这回剧变,我们就剩这些人了。”

    “不互融,宙壁就崩溃了。”宙妃无奈地应。

    四人遁近红叶树林。

    高挑的珀莉“我五人不想走。”

    “妮可,你们黑白屋呢”披腰黑发的少女道。

    “虽又有六、七十名使者被融合,但没唬倒。必竟她们还活在我们的身体里。”

    “刀妙音”

    “我小舍也没人想离开。”

    “这回跟以往不同,图主意识到了,依靠组阵摧动剑图并非长久之计。我是走不了。但你们还有机会。”

    珀莉争道“我愿追随天妃。”

    “我也是”其余的少女齐道。

    “先进林回宙殿再想办法。”披腰黑发的少女道。

    “是”

    二十三人都钻入红林。

    几日后,一拨拨美丽的仙子陆陆续续离开别院之后再也没回府。别院内逐渐冷清。但扶牧歌心情却一日舒爽一日。

    上官丹云看见日渐容光焕发的扶牧歌也明白几分。不过看到纪晓炎日渐沉默寡言又想去挽留她们。但都被扶牧歌拦住“你傻呀这些年纪黑子去你寝居几回,还不是被其他人缠住脱不开身。”

    想到此她也巴不得走得的人越多越好。很快别院的人从四千锐减至三千。没多久居住在纪府的仙子就跌破七百。别院显得越发冷清了。

    鱼眼阁大殿。

    扶牧歌畅快地取出一坛坛酒递给白宛儿等人“今天又走了十七人我就说了府规一出,纪黑子能不跌破五百就偷着乐了。跟我斗,他从小到大就没赢过。”

    “是么我赢过一把大的就够了。”门外忽然闯进位青年男子说。

    “什么时候”

    “赢到扶夫人呀”刚还背着手神态严肃的纪晓炎陡然放下嘻皮笑脸。

    扶牧歌没了词。此时她恍然大悟,自个既不是五夫人又不是六夫人偏偏是老幺九夫人。原是他故意安排的。

    端着酒坛的玉手伸至中途又缩了回来“没酒了。”

    “咱合一坛也行。”挤至在她身旁谄笑。

    “怎么好让图主站着喝呢”

    “未、午两位不是还空着。我们坐那儿。”说着半拉半搂得拉她到圆桌对面,把她放上未位。

    “大家都别看了动手吃吧”纪晓炎说着伸筷往钵中夹。

    随后的一年里,时不时有仙子离开纪府,走得最多的是域府,接下来是巽阁,排在三甲的是不灭亭。竟然跌破了四百。

    为此纪晓炎一日三巡,很多他不舍的人都离开了,心中沮丧。又去了一片竹林,来到丹医阁。

    姬诺听他脚步沉重,就命柏妮丝瓦伦去取瓜果。玉清绮没等三夫人吩咐就为他斟上茶。他端起茶樽说“怎么没见冰蝶和云岚呢”

    “冰蝶和婉心姐妹在丹房炼丹,云岚去北少府看孩子了。”

    “伍含烟呢”

    “喝吧她们都跟五夫人一起去了。”玉清绮截道。

    “图主最近勤快了,隔三差五地来丹医阁,生怕走了谁似的。”柏妮丝取来瓜果,边摆上圆桌说。

    姬诺问“还有多少”

    “昨天还有三百九十六人。今天就只有三百七十二了。”纪晓炎弱弱地说。

    “选择多了你也留不住,索性随她们去吧历经了纪家堡一劫你还看不透么就象当年九层天时一样,不是我打击你,留在府中的不会超出二百三十。”

    纪晓炎一阵沉默,心中郁闷起身出了丹阁,神态沮丧地走出竹林。

    时间如白驹过隙。那片浅蓝之地忽然飘出二百一十六团绚丽的气团,四散飘走。

    一团气团钻入弗罗伦丝的眉心,大喜过望,自已竟忽然有了一把红银双色剑。正式成为不用依靠吞噬及融合意志或本源修行的修士。

    北月和史小凝不分先后托出一把宽厚银长剑。

    北月激动地说“我可以沟通剑图了。”

    “呵呵还能擦觉他在哪”史小凝秀幕笑开。

    妮可却暗叫图主藏得够深的。她意念一动,回了禁地的黑白屋。又要出去时被一股莫明之力送出浅蓝之地。她奔跑着钻入红树林。几日之后浅蓝之地飘入纪晓炎的丹田,钻进他的府海。

    长亭内一间寝居里。纪晓炎伸手托出一把墨剑“有本剑在手就不怕他们了。”

    坐在床沿上的掌清霁闻言反驳“就算我都无法与他们正面交锋,更何况是你先用本钵把纪府炼牢固。免得又被人一脚踢开。”

    “好的。”

    只见一道褐色流光钻入居壁,淬炼着纪府。外面,漫天的飞尘笼罩着山海城。吹向南面的葱绿大山,北面的茫茫大海,持续了数日才渐渐消散。

    距纪府亿万里之外山海城的北面,有座北少府,依山畔水。府院之中骤然出现俩女。一身花格子中裙的女子穿了双深棕色长靴,前凸后翘。另一个鹅蛋脸的穿了件连衣鹅黄长裙。

    站在阁檐下的二个少年掠了过来,个子高点的少年叫“母亲,星戈姨娘你们怎么又来了”

    别一个稍矮的少年喊了声“八娘、母亲。”

    格子中裙的女子不怒自威“几天前是陪你父亲来重炼北少府,这回来是因你扬哥和炎哥昨天出府了。”

    个高的少年应“现在的北少府固若金汤。而且我与星雨弟弟也昼夜看守,半点不敢懈怠。”

    她看向身高矮点的少年。

    纪星雨急忙禀道“八娘。的确昼夜轮职。”

    星戈截道“你们也不能因守府而放松修炼。”“母亲,我知道。”

    “星戈姨娘。我父亲这次咋就没来。南北二府到底有没形成双才阵”

    “现在他的阵道有些诡异,我也看不出来。不过从他笃定的恶心样,应该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