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猥琐天尊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话说纪晓炎能唤出真剑之后,一直想出去逛逛。但都被掌清霁阻止,非要等他把九天牢笼及九天时空境那怕一点可以让人察觉到的气息都揉入剑图,并孕出新的气息之后才许他出去。

    禁固了万年的他犹如囚禁的小鸟脱笼而出。一大早,珀莉就接到图主的魂念匆匆出寝。与红林外等着的纪晓炎汇合。一起朝府门掠去。

    一出府他似乎闻到空中自由的气息,深吸不止。

    珀莉自从万年之前获得兵图之后经常出入于纪府,对山海城再熟悉不过了。俩人穿梭于大街小巷,哪里有热闹往哪里钻。

    街上各种吆喝声、叫唤声、争执斗嘴声等各种喧哗声汇聚一起。热闹极了。

    “公子,买件珠花给你道侣不”

    纪晓炎侧头一看,只见脚边蹲着位青袍已成油光黑袍的老头神态猥琐地瞅着自已,时不时迅速瞄一下珀莉。

    老头右侧铺了一块发黄的白毛兽皮,上面摆了些女修饰品,大部分都是残次品,有的已斑斑锈迹。唯有一只小红灯笼挂吊的耳饰卖像不错。

    “这怎么卖”

    “二百七十快紫晶币。”

    “这么贵。就这货色一块紫晶币可买三。”

    “小娃子,你不懂。这可是我在秘府之中得到的。瞧你穿得一身光鲜,媳妇身上却没件饰品。便宜你了,收你七十快紫晶币。”

    “二十快,你这些破烂我全买了。”

    老头二话不说卷起兽皮就钻入人群,朝北面挤,一会儿就不见了。

    天空之中红芒一闪,眼前骤然现出两个红衣妇女,身材高挑,风韵犹存。

    “又让那个死邋遢跑了。”

    “小哥,你看见刚才摆摊的老头往哪儿跑了。”另一个较瘦的丹凤眼美妇看着纪晓炎问。

    纪晓炎指了个方向。眼前红芒一闪,红衣美妇不见了。

    “图主,时空神通。”

    “嗯,这里果然藏龙卧虎”纪晓炎望着美妇消逝的方向,“快走,摆摊的老头折回来了。”

    俩人还没跑出十步,就听到“臭小子,敢泄露猥琐天尊的行踪。罚你十块紫晶币。三十快,一块不能少。”一个束成包的兽皮扑通咂在地上,差一丝就咂到自已的脚趾。

    纪晓炎神色大变抚住左中指上戴的戒子。

    “哈三十块到手。”

    “死老头,框我。”纪晓炎一扫戒子,一道空间波动趁机跟入戒子,卷跑三十块紫晶币。再望向邋遢老头刚才遁来的方向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手一抓,摄起兽皮包。

    少顷,他手中扬起灰尘。脑海中轰地炸响。浅蓝的剑图发出璀璨的光芒,里面的空间暴拓了一成。

    纪晓炎懵了。

    “别发楞。她们回来。”珀莉一连摧促。可图主魂不守舍,懵懵得瞪着前方。

    她蹲下腰背起他狂奔。二道红芒很快就挡住她去路。

    较丰腴的美妇“跑啥。哪个老邋遢给他什么了。”

    “破兽皮包。”珀莉气喘吁吁的说。

    “拿我看看。”

    “我,我男人一抓在手里就化成灰飘散了。”“上当了。”较瘦的妇女摔先转头追回去。瞬间二道红芒消逝在珀莉的视野中

    她感到背上的图主越来越沉,累得她汗晶簌簌。破开回府的时空邃道频频被珀莉踩塌,跌回地面。珀莉可不想再惹上这些疯子,钻入小巷里,凭着对巷子的熟悉穿梭不止。很快累得她实在走不动,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礅上。吁吁,玉脸酡红。

    还没等她喘均气,身边骤然多出个上青下黑的连衣仙子。

    “掌夫人。”珀莉高兴叫道。

    只见二夫人挥袖裹住自已,呼啸着回了纪府的“清亭”。

    亭里六夫人、皇甫江雪等人都在。

    珀莉不等她们开口就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们。

    二夫人越听眉头蹙的越紧。

    于是问“掌夫人,那个邋遢老头是谁呀”

    “猥琐天尊。没想到他的实力这么强,竟能逃出红绫双尊的合击。晓炎被他盯上了,真是如芒刺在背。”掌清霁一脸愁容。

    转念一想天墓灯是我族遗失无尽岁月的至宝,它可是不灭亭的核心中的核心。有了它,茫茫无际的墓穴之中皆有一盏红灯。无需外力摧动,只需添上灯油即可摧动不灭亭的神威。从这点看他并无恶意。

    “要是他不认得天墓灯呢只是情急之下让晓炎背上无妄之灾咋办”

    正当她胡思乱想时纪晓炎从怔怔的状态中苏醒“你们都在呀今天我白得一盏天墓灯。看来珀莉都跟你们说了。”

    心中却无比期待,仅囫囵吞枣地炼入剑图,就分二个波次把宇空拓展了二成半。若是完全融入不灭亭,暴涨的空间绝不会低于前二个次波次。

    大殿之中却落针可闻。都在担心猥琐天尊的企图。一个能在二大时空天尊同时出手都堵截不住的天尊,要想进入纪府还不是探囊取物。

    见她们忧心忡忡。说“没完全把天墓灯融入不灭亭前我不出府行么”

    “还不够。得融合后再次提升二府。”太史娴说出了她的想法。

    诸女都看向他,等他答应。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山海城又迎来漫天灰尘,经久不散的日子。

    夜香坊老鸨搯指一算,眼睛迷成一条缝。“小鸨子,灰尘散了几日了。”

    “十七天了。”李小鸨低眉顺眼应。

    老鸨子扯高嗓子叫“疤瘌头”

    “诶”从外面闯进个大汉,眼露凶光,对着老鸨时低着头,横肉堆笑“老鸨子,有事尽管吩咐。”

    “老鸨子是你叫的么”老鸨子抬手拍在他脑袋上。

    “叫错了。我该叫春燕妹子的。春燕妹子,有事敬请吩咐。”

    “挑二个魁梧的跟我来。”

    “阿彪,阿坚。”疤瘌头朝门外大叫。

    一会儿从门外闯入二个一身健肌的大块头。随在疤瘌头跟着老鸨子上了二楼,来到最里的一间房的房外。

    老鸨轻敲了一下房门“大爷,灰尘散了。”等了一会儿里面也没响动,她又敲,一连几次都没响动后她把门敲得震天响。她不禁想他不会跑了吧

    里面传出不耐烦的男声“去去去,别搅大爷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