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遗迹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夜色下的荒郊秋风习习。一个老头在破旧的亭里时不时走动,嘴中偶尔嘟馕几句“女人真麻烦太不靠谱了。喝了几天的秋风快撑炸我了。”

    “叫你不听本天尊的话。我一个过来人还能有错叫你不听。”怪老头揣向亭柱叫。

    随后又指着自已的影子“该死的脱不开身了吧气死我了”

    怪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絮叨,又象是在自娱自乐。

    几经斗转星移的一个银月高挂的夜晚,远处青光一闪,破旧的亭里多出位青袍青年。

    怪老头激叫“叫你别结道侣非要。睢瞧都过多久了。”

    “别抱怨了拿来。”青年伸手道。

    “什么呀”

    “紫袍脱下来呀不然怎么提升,换成灰色更适合你。”说着砰地放出只炉子。

    老头往身上一抓,朝炉里一丢。

    只见三足炉红光闪烁,一会儿从里面飞出件灰袍。

    怪老头接在手中掀了掀灰袍后没入他手心。一件灰袍裹上略瘦的身子。

    “纪小子开窍了竟把我的逍香禅及滚红尘练得青出于蓝了。配上这个时空灰袍,本天尊。”怪老头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全吞了。”青年挥出一条丹河。

    怪老头张嘴迎接。丹河如匹。足足灌了盏茶时间才合上嘴“还有没还差点。”

    “没了。”

    “怎么就不多炼点。”

    “只要你把红绫双尊引至冥都城。我就帮你再炼。”青年抬脚跨出亭说。

    “那两个小娘们身上并没时空兽核。”怪老头也一步跨出跟上说。

    “你没发现可能她们藏得深。这些丹药就是上回我从她们身上刮来的兽核炼制的。还是别犯险了,都过了几万年了,也不清楚她们的时空之力又精进了多少。”

    “哼我也没闲着。”

    一老一少以时空神通赶路。不久,进了一座巨城,又转了几趟传送阵后分道扬镳,怪老头去引红绫双尊去了。而纪晓炎却去了冥都城。

    望着曾经车水马龙的剑医阁,现在已是一片废墟。荆棘丛生中生了几十株枝繁叶茂的大叶子树。胫干不高但却粗壮得二十名修士手连手未必合抱得了。

    纪晓炎高喊“我回来了。”

    繁枝摇曳,大叶哗哗。似在回应他。

    “没想到竟便宜了你们。”青年说完伸指一画,在废墟上画出个巨大的金圈,“你们依圈迁徙,间距要均衡。”

    枝繁叶茂的大叶子树哗地漂动,占线而立。列出个巨圈。

    纪晓炎一点眉心,飞出个三足紫炉倒扣而落。须臾之间亿万里之外的无垠山脉渐渐退色枯黄,朝四周迅速蔓延,亿里、十亿里、百亿里,直到亿万里内连土带沙都化成朽灰后才停止蔓延。

    纪晓炎挥手收了三足紫炉。只见枝繁叶茂的大叶子笼罩着碧黄相间的圆形壁垒。枝叶哗哗,绿波荡漾。

    其中一条碧带内似藏有把黑色剑影,与之邻近的黄带内似藏有一把白色剑影,他并指点向它们,漩出个灰色的漩涡。

    他跨了进去。里面绕着圆形壁垒布了十二间小灰舍,正中央是一座带有灰色亭壁的亭子。

    纪晓炎绕着灰亭走了一阵后一个右折身,只见黄土色的亭楣上写着三个黑色大字“剑医亭”,登上九阶碧玉台阶进入亭中。亭殿广阔,正殿位置有一张宽大的金色条案。

    他取出个蒲团放于案前,盘漆坐上。放出魂识检查刚炼成的住地,直到满意为止才出了“剑影”之门,沿着壁垒走了大半圈,钻入丛生的荆棘里。展开时空之术穿梭,正要出了荆棘时却从荆棘隙中看到远处一个身着紧身黑衣的玲珑女修正诧异地看过来。听见她如落玉盘的声音“什么时候剑医阁遗址上生出这么一棵巨树。其它的呢”

    “谁知道呢都成了冥都城一大遗迹了。处处透着诡谲。”

    “可不。这些年不知引了多少修士前来冒险,一旦进入,出来的都是修为尽失,那些没出来的就生死不知了。”

    “太夸张了”

    “本真帝亲身经历的。要不是千万年前没忍住好奇进去,我早已称尊了。现在还用得着跟你们这些小小的真帝小修士害混”

    “就吹吧看我不一刀把它砍得稀吧烂。”说着遽起刀图作势欲劈。

    “作死呀”他身边的高挑熟女慌得一把抢下他的刀图,“好了告诉你,我并没去。而是被困在剑医遗迹。”

    “我又不傻。怎么会劈呢”魁梧的男子伸出手朝她呵呵直笑。

    熟女剜了他一眼,把刀图拍上他大手。

    等八、九个修士沿着小道走远,纪晓炎才窜出荆棘,犹如闲庭信步般上了小道。

    不久,两侧的山峰陡峭起来,洒下来的光线越来越少,穿过这条长长的一线天,再行百万里才有一个大型的仙资易场。

    当初纪晓炎选在这里建阁,就是因为这里的山势险要且离仙资易场又近,便于他采购丹材器材及源兽肉等。

    山涧泉鸣,似环佩铃响。走在羊肠小道上的纪晓炎听着就倍感舒畅与亲切。走了半日看到小道上躺着刚才路过剑医阁遗迹的修士。

    一线天骤然一亮,闪下一张银网把纪晓炎绑住。与此同时从下方的山涧窜上一个魁梧的青年。脱下纪晓炎左中指上戴着的朱红大戒,一扫,叫“什么破石头。”,往地上一扔。伸手掏向纪晓炎的丹田。却被一团紫雾裹住,被扯进一个紫色的世界。

    只见自已迅速熔化,惊恐地狂摧功法欲驱使兵图逃。却发现无比生涩,眨眼间就啥意识都没了。化作一堆灰烬朝远处飞。

    躺靠在岩石上的黑衣女修见青袍男子身上紫光一闪,身上的银网不见了,被扔在地上的朱红大戒飞起戴回他手指,跨足欲走过时她使出浑身的力气说,但其声如蚊音“带我去昌黎场主府,必有重谢。”

    “多重”

    “十瓶淬图丹。”看青年一点不心动就加“百瓶,千瓶。”

    “极品的,折成同阶药材。”

    她应了声好。

    纪晓炎弯腰抱起她就走。

    “还有他们”

    “酬劳是你代垫么”

    她一一看向其他人,见八人都点头才嗯地点下螓首。

    “我只送你们到昌黎场主府。”

    见众人点头,纪晓炎才挥袖卷起他们。展开时空神通,一会儿就到昌黎场主府上空,钻出时空节点,一跃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