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陵泣天尊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墙面上的图像骤然消失。俩人一阵歪歪过后才起身下楼。只见诡笔天尊独自坐在最里面的一张圆桌旁吃得津津有味。

    “红绫双尊。今日我请两位吃,全当为两位接风。”诡笔天尊取出二百快紫晶放至桌心说。

    桌面黑白光一闪,吞了紫晶,又一闪从桌里吐出二钵,各自漂到椅前。

    红绫双尊坐上椅,较丰腴的取出法筷夹了一块尝了小口,眼睛骤然一亮,往里一塞吞了下去。随后法筷如影,象是在比赛谁吃得快。

    一会儿丰腴的灯油使端起钵咕嘟咕嘟地连汤都喝光了。意犹未尽的她放下钵。桌面黑白光一闪,把钵吞了回去,她依样画葫要一钵。

    “纪太太师伯在么”楼外传进珠落玉盘的嗓音。

    “你进来吧房蒙”蒲闵叫。

    房蒙今天穿了件合体的浅红中裙。遁至蒲闵旁“太太师叔”

    “还想学他的剑道和医道”

    “是”

    “剑派众多,而医家也不少。干嘛非学他的。”

    “纪太太师伯的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也霸道。我隐隐感到纪太太师伯的医道可以冲破天地限制。我很想学。”房蒙解释道。

    “他出去了。坐下来尝尝诡楼的仙食。挺好吃的,也有益修练。”蒲闵取出百块紫晶放于桌心说。

    话说纪晓炎与怪老头分道扬镳后。一路向北遁。身边带着一位不管气质还是脸蛋身材都让人嫉妒的仙子总是麻烦不断。

    珀莉本就碧水汪汪的星眸最近更是亮堂。见图主为了自己竟怒发冲冠,前后炼化了数十名天尊。

    他正在把倒扣于地的三足紫炉缓缓提起,倒出如山似岳的灰烬。

    珀莉道“这回又大丰收了。”

    “精华还没半个天尊多。全是垃圾。也敢向本天尊挑衅。”

    “最近图主凶威赫赫。犯得着与人尊地尊治气么”

    望着她漂亮的脸蛋及完美的身材,空灵的气质下那杀人不偿命的挑逗的笑意。暗叫“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她竟如此美丽。”

    她的一颦一笑都那么迷人。他不禁看呆了。

    突然八方响起桀桀笑声,令不寒而栗。笑声陡转,变得沧桑、严肃与浩然“剑医你变了。变得沉迷于声色了。”

    “有么”

    “没有么当年红绫双尊何其的美貌,你虽沉沦过,但也没现在的疯狂。整整击杀了七十三名天尊。她是何人竟令堂堂剑医天尊甘拜她的石榴裙下。”

    “道侣。”

    “红枪天尊同意你纳妃了。”

    “默许了。”

    虚无之中骤现一只几乎透明的手,从中闪出位瘦瘦的中等身材的灰袍青年。前额比常人较凸,眼框深陷,眼睛闪烁,尖尖的下腭。神态猥琐。

    “早知如此,我就不退出了。也许现在掌师妹就死心了不再对你魂牵梦萦了。”他忽然多情起来。

    “陵泣。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一点没变。本来此次前来,一是向你打听九天之心的下落,二是把你的盗图淬炼一番的。这么看来就算了。免得你的盗心之术飙升,到时本尊还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已是三天极致你还能淬框我的吧你是为九天之心而来的。”

    “孤陋寡闻了吧就不能有四天么”

    陵泣神色忽然一转,哈哈大笑“走去我道场一醉方休。”

    “不了。我还得去打听九天之心的下落。”

    “那个破石头,坚硬无比。既不能熔化,更炼化不了。没啥鸟用。”话犹未尽,作势要生拉硬拽他去。

    “得了几块”纪晓炎心念电转,当年被我生生磕下一层,又与我紫炉玉石俱梵。九天之心崩下一些碎屑,也毋庸置疑。凭他以盗入天尊的本事牵走几块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即便当时因场面混乱,不得下手,但他完全可以事后来个顺手牵羊。

    “这得看,我能不能进入四天了”

    “当淬图费。”,纪晓炎指天而道“得先给。”“可以”陵泣一愣,随即恍然大悟晋四天得先蒙蔽它。”

    仨人进入一片虚无之中,穿梭于密密麻麻的岩洞和窟窿之间。

    不久,陵泣在一个不起眼的岩洞中一拂,生出一个个窟窿及岩洞,跃入其中一个。里面四通八通,不停地变换洞道。半日之后眼前一亮,恢弘的宫殿里随处可见戒子及各种宝物。

    “太乱了。也不打扫下。”纪晓炎扫荡说着。

    “懒得动。自从上次淬图后频频得手,里面存了数万殿,都帮我处理了。”

    “不要还去拿。”

    “手痒没忍住。”

    纪晓炎一路清扫。一殿殿的戒子进入它的三足紫炉。而珀莉也没闲着。

    几日后,来到一座辽阔而奢华的大殿。但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

    陵泣说“留一间壁内内柜就行。其它也便宜你了。”

    纪晓炎轻车熟路,清空了近百万间密室。几日之后三足紫炉烧成通红。等它冷却过后已成了紫黑炉。

    从炉里窜出陵泣,愣愣的,半刻钟后才清醒。他伸手托出只几乎透明的手。意念一动,手消失了。无形无质地飞向纪晓炎。正要触及他时他眉心紫黑光一闪。

    砰

    陵泣啊地惨叫,跌倒在地,鬼哭狼嚎地翻滚。“吞了。”纪晓炎扫出个丹瓶叫。

    他拔开瓶塞吞食。半个时辰后才起来。

    “你发现了”

    “晋到四天,还有几人能发现你的兵图。只是还有些鲜为人知的手段。据我所知还有一些人你得敬而远之。比如医剑诡楼的人。”纪晓炎扫出上百只丹瓶说,“慎用。此丹不仅药材稀缺,而且只有剑医一脉能炼。”

    “要哪些药材”

    纪晓炎朝他一点。

    “这这这,竟还要九天之心碎片。”

    “嗯我还得去一一拜访哪些人。先走了。提醒你一下在没有稳定境界时千万别出此殿。”

    “等等。把剩下那一间壁内内柜的能炼成淬图丹的就炼成丹给我,不行的送你了。”

    不久,纪晓炎出了陵泣的道场。一路赶往下一个天尊的道场,可在半道上收到诡笔天尊的传讯叫他立刻回去,只好又调头披星戴月赶回剑医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