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左右灯使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嗖,嗖嗖一支支箭雨精准无比地射中一团团碎肉,把它们一次次地炸开,迸成肉粒。犹如一片血色的芝麻缀在虚空。

    密集的箭雨仿佛疯了,迸出金属之芒凌厉地轰击,瞬间淹没了这片虚空。

    血色的芝麻仿佛被瞬间蒸发。然而它却更加疯狂,怒不可遏,携带灭世之威,并且无时无刻不在飙升。早已无法辨清是箭还是光,虚空成一片银海。璀璨而耀眼。折射出淡淡的殷红。

    银海里有二个不足九尺宽的漩涡,琼吞海食着周遭的银海。涡内都有只似有若无的灯碟泄出的灰色电弧笼罩住下方一团发出红光的血团,似乎这些电弧正在淬炼它,不是似乎,本来就是。因为它正渗出一丝丝斑驳的汁液,汇成一滴滴庞杂的液滴往下掉,随之血团缓缓变得越发晶莹,散发出的光芒亦逐渐殷红,犹如瑰宝发出的红光。

    陡然血团之中窜出个虚影,缓缓凝实。不知过了多久,它陡然缩回血团,殷芒一闪。灯碟下方绰立着玉琢而成的女子。

    轰隆隆

    周身银色的世界剧烈震荡,掀起的银色飓风绕着逐渐凝实的灰色灯碟狂旋。时不是被灯碟扯入一片片。

    飓风越来越愤怒,炸出一朵朵银团。灰色的灯碟晃荡,加剧吞噬这些银团。

    不知过了多,虚空中漂动的银海突然狂缩成九成、八成、七成二成、一成、九半成,骤然消失。呈现出两具无瑕的玉体,头顶上方的灰碟倾泄下如掘堤之河的电弧,灌入她们的体内。

    一日、二日,俩人忽然睁开眼,射出四道电光,扫向虚空。玉体上凝出件红色连体长裙,朝虚空掠去。在剑医诡楼前跃出。

    大厅里坐于圆桌旁的桔红连体长裙仙子起身说“这是九天墓为你们配的。”

    “三执事,我们更喜欢红色。”较丰腴的美女道。

    “知道。所以才配浅红。六夫人的本意是为你们配银灰的,因为那才最适合你们的道。”

    “哦这”

    “配标。九天上品衣。天墓灯掌灯夫人还赏你们每人十亿紫晶。叫我先垫付。给”

    红绫双尊一愣,欣然接下。

    “你们谁的兵图是烙的左碟印迹”

    “三执事。是我的。”较瘦的年轻仙子应。

    “恭喜左右灯使。成了六夫人的左膀右臂。”

    “灯使不是蝶使么”较丰腴的诧异。

    “天墓灯就配两使。虽是蝶印实乃灯使。”

    红绫双尊暗喜“本以为是漫长的晋位之日。却没相到,一晋入四天就登上了灯使。”

    向三执事交回五寝居后,俩人昼夜兼程赶回山海城。凭着记忆进入那片烟雾袅袅之地,却困在里面月余,也没找到那座府第。正焦虑。听到烟雾之中扬出个清脆的嗓音“左右灯使么”

    “正是奴婢。”

    从身后的烟雾里遁出一位金发碧眼的高挑女子,生得美艳不可方物。她袖子一挥,一阵腾云驾雾。被带到“清亭”前。

    走了进去。亭中广阔却空无一人。俩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此时从里传出如环佩之声“跟着银线来。”

    一条银线从里面铺了出来。俩人沿着银线掠飞,不久进了个大殿,里面的圆桌旁坐着位如梦似幻的仙子,美丽得令人自惭形秽,不敢正视。

    正欲跪下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托住“都是不灭族的血脉后人就不必了。”

    “六夫人怎么知道的”较丰腴的徐娘半老。

    “我能搯会算呀。”,她伸出手捏起她香葱玉指搯算“还是灯图族的。”

    红绫双尊噤若寒蝉。

    仙子收起笑脸“别拘谨。都上座。这里是我的修炼之地。没啥人来。”

    “奴婢还是站着。”两人推辞一番。

    “不上座就无法入职。”

    闻言。俩人才敢上座。美臀一沾上椅面自已兵图上的恪印竟动了,没入图中。

    少顷,她们的魂识反回大量的讯息。此时若让她们重走那片烟雾袅袅之地,阿妹相信她不会再迷失了。

    “自个先熟悉这里。我还有事。”六夫人翩若惊鸿地掠出大殿。

    左灯使往桌心放上一枚戒子,只见自已的兵图内的蝶影显示出一窜数字。意念一动,果然减下一些数字,与此同时桌面黑白光芒一闪,吐出只钵和一坛酒坛。

    “咋样”右灯使问。

    “只需原来的半成。”

    “这回得吃个够。”较丰腴的徐娘半老放上枚戒子说。

    俩女在侧殿里胡吃海喝。

    而剑医亭的大殿里却气氛凝重。虽有六人在,却半天没一人吭声。

    清沌而胸大的单茵率先打破沉默“别杯弓蛇影了。”

    “迟早会被它闻出来的。像这里一样被它封锁。”珀莉截道。

    于晶瑶插道“最好的方式是发生更大的事,分散它的注意力。”

    “冷月可不是一般的难缠。”紫金大案前坐着的青袍青年说。

    于晶瑶应“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诸人面面相觑。并没人出声。

    于是她接着说“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商量下派谁跟晓炎出去。原本是闵妹去是最合适不过的。发生这种事后,不宜于再让她抛头露脸了。”

    诸人互视,最终都落在皇甫江雪身上。

    第二天一早,从楼外的匹练的缺口窜出有二道身影,眨眼消失了。

    幽月城繁花似锦,街上的修士络绎不绝。

    一白一青的身影连袂窜至一家客栈前。从他们眉宇间的神态和亲昵的举止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关系并不一般。

    身穿白衣的是位鹅蛋脸仙子,肌肤赛雪,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比一身青袍的男子略高些。

    仙子道“我们又被盯上了。”

    眉清目秀的男子嗯得一声。突然朝天空一点。就地一闪消失了。而天空随着他的点出,荡起涟漪,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心形物,闪电般追入虚空,又从虚空钻出。

    不知幽月城那个修士率先看到,大叫“快瞧那是什么”

    “什么鬼东西这么快速度。”

    “咦又钻进了。”

    越来越多的修士仰头望空。其中有个绿衣仙子看了眼匆匆遁走,窜入广场旁的一家医阁。里面的人看见她进来,纷纷让开或站起叫“叶大医。”

    她点头示意往里急走,几个折身进入一间幽静的秘室,里面银光一闪,她就出现在一个广阔无垠的道场,越过连续不断的亭台楼阁。飘落进一个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