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淬图圣地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少打听。”

    “公子别误会小得只是看夫人眼熟,很像幽月城医阁阁主的四姐。”

    “酸雾城怎么了只有出城的修士,却没有进城的。这里不是淬图圣地么”

    “千年前是圣地。可现已是鬼域了。”

    “咋会我觉得一进城全身舒畅,似乎兵图都强了一丝。”

    “久了就会兵图朽化。你们还是早点离开为妙。不然就得备足幽月城医阁特制的复图丹。”

    “酸雾城啥时变成这样了”

    “这得从千年前下的那场长达五百四十年之久的酸雨说起。这场雨不仅让这里的天地灵气腐蚀过重,不再适合淬图,还整整封锁了酸雾城近七百年,令城里近九成的修士陨落于此。也因此进一步加剧了天地灵气腐蚀。”掌柜说着突然一顿,歪头看向大胸宽胯仙子满脸堆笑“仙子可否带足了复图丹”

    “有原材就有。”四姐一愣,恍然大悟,原来他想要丹药。

    “太好了”他激动地取出一堆堆戒子放于柜上说,“现在一日不吞枚叶大医的复图丹都危险。兵图一旦染上腐蚀之气,隔没多久就会陨落成一滩浅黄色气泡。”说着柜台就被他堆满了戒子。

    大胸宽胯仙子米黄衣袖一挥,收了起来。以为没了。正欲开炼时他又堆出一柜,一连收了数十柜他才说没了。

    令他瞠目结舌的是仙子连丹炉都没取出,只见她玉掌上黑芒一转,就挥出一波戒子飘落于柜面。他一扫,大喜过望从柜里跳了出来“真没想到史前辈的丹道已入化境,里面请二楼静雅才适合前辈,厢房不错。”

    “别麻烦了。就坐那儿吧”

    “可这没”浓眉大睛的青年一愣,只见刚才还坐于临窗的那一桌修士突然起身离座。他如离弦之箭一般跑了过去,利索地打出水术清洗几遍,并利用火术烘干后恭敬地道“前辈请上座。小得马上去摧橱房。”

    “师姐,姓耿的今天发癫了。竟热情的让我想吐。”

    “哦”

    “你是没看见刚才他那仔细样。真够溅的又屁颠颠得亲自去橱房取肉了。气死老娘了。不就胸大了点,屁股圆鼓点。至于么”

    她嘚啵了半天却没听见师姐应声,歪头看向师姐,只见她眼神发直,朱唇抖动,附过去却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于是顺着她目光看去,“平凡的让人想不起来的男修。师姐的眼光是越来越差了,这种货色也值得发怔么”

    忽然一双深邃似星空的眼睛撩了过来,撩得她芳心澎湃,脑海中滋生出以身伺寝的冲动,强烈得让她难以自止。

    青袍青年冲她哼地声,在她魂海炸开。她为之清醒。只觉胸口微凉,低首观看,只见自已衣裳敞开露出的胸衣也已半解。她惊慌地系上,正襟危坐。

    她不安地环视一下,庆幸的是并没人发现。她窃生生瞄了过去。只见那个青袍青年正歪头望向窗外,她暗叫“原来他是那么得英气逼人。”

    周遭骤然又响起纷繁的吵杂声“蚀阴岭真是由两座断崖式的山并成的么”

    “从遗册上的图看,没错。仿佛被一条长长的狭涧劈成的两座山。北山为蚀山,归蚀族族人繁衍生息;南山为阴山,归阴族族人所居,中间的蚀阴涧即是两族的界线,谁越界都会被处于极刑。更别提通婚了。相传这里的酸雾城也是为了流放两族生出血脉不纯的族人用的。”

    “哦”

    “可惜了。那条蚀阴涧没了。遗册中有一图,涧畔有位饮水小童,朝天遥指一点,点爆了空中漫天的三天兵图。我推测此图传达的讯息是蚀阴涧之水可让修士的肉身超越天尊。”

    “就算还在,也无人能靠近。”

    “那也不见得。要是备足了幽月城的复图丹也许行。诶百年前我去心月道场求丹,发现它被一片混乱虚空隔绝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知呀心月天尊与剑医天尊喜结连理了。”

    “红枪天尊能答应么”

    “也许她还不知道。这些年也没她的消息。”

    “就剑医天尊除了医道还行,至于其它真让人不敢恭维。怎么就得到红枪与心月同时垂青”

    “不仅你,也让我眼馋。我常常想与其玩命修炼,还不如拜剑医天尊为师,学他的撩妹之术。”

    “嘿嘿弄两个战力彪悍的美女天尊作贴身护卫,带劲。”

    正当两人你一言我语说得正欢时忽然头痛欲裂。从椅子上跌下地鬼哭狼嚎起来。自已的三力几息间就被夺走六成半。

    两人惊恐万状地四处张望。抛下枚戒子,逃出大厅。

    临窗的米裙仙子细语“人家又没说错。你的战力本就不行,还不如十九妹的五成战力。”

    “不会吧昨晚不知是谁一直还夸我无敌”

    清雅的仙子玉脸上漂过一沫霏红。看向对坐的白裙仙子。只见她正朝窗外看,一双美丽的大眼亮晶晶的。

    清雅的仙子更加细声“此战力非彼战力。”

    “一样了。都是战力。”

    史娜正欲反驳时却看见浓眉大眼的青年往这边掠来。于是闭口不语。

    “史前辈让你久等了。”

    “多少源晶”

    “这顿我请。”

    “收着吧做点小本生意也不容易。”

    单茵吃了口,香葱玉手握着钵,只见她掌心吐出一团眨眼即逝的黑雾。就大口大口地哚了起来。

    没多久,仨人就连酒带肉消灭一空。只见清纯的白衣仙子抹了下嘴,抛出几枚戒子“掌柜的,都换成鲜肉。越高阶越好。”

    “好的小前辈。”浓眉大眼收走钵坛应。

    “怎么眼神”白衣仙子絮叨句,看向对坐的青袍青年“图主,你说我大,还是四妹更大。”

    “差不多”

    “图主你就不能认真点。”

    “从外貌看稚嫩的雪肌,清纯之中带着股仙气,无邪的眼神蕴藏一丝机灵。的确你更显年轻。若以形成真身的先后论,你大;若以凝成的肉身论,你小。四姐比我都大。叫你小前辈,是冲四姐在幽月城身份叫的。”纪晓炎扫了下童颜硕乳的单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