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撰改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锻天狱骤然响起一阵沉闷的爆破声,尘烟飞扬,即将淹没诸人的灰烬猛然下沉。

    蒲闵趁着狱空拓展,施法把灰烬扫入戒,一旦没有器皿可盛之时招来天网,把它们洒入药灵谷的药草地里。

    而纪晓炎却如狂人,三足炉如饥如渴地吮吸着化兵城蕴有的特殊灵气。无休无止。晁逸两女昼夜轮守。

    一日,通红的三足炉内蹿出位身材火爆的仙子,一身白裙显得仙气飘飘。她轻车熟路地遁入一间秘室,唤出只黑色大鼎没入壁中,一会儿,灰色的北墙上多出一黑一白两把剑。剑身转动,旋出个圆形旋涡。

    她朝旋涡扔进一座房舍。

    她回身朝室外探头探脑的晁逸两女一招,魂海中的身份牌不约而同地飞入施涡。

    少顷,从旋涡里跃下一名翠裙仙子。她朝白衣仙子叫“大姐,水烟榭成了。”

    白衣仙子答“最关健的是那个琼池,以及药灵谷那层灰土。”

    “天妃出手,把整个药灵谷直接铲到悬天烟池池畔。”

    “她竟有此能”

    “可能是九天之子的秘术。”

    记住网址oqiu

    身材火爆的仙子忽然转身看向探头探脑的晁逸二女“别愣了快去上任吧”

    晁逸怔怔地应“去哪上任”

    “进入旋涡就清楚了。小师弟有意让你们掌管通往悬天烟池的入口灵医府。

    两女发懵,但依言走入秘室,身子腾空飘起,漂进旋涡。只觉眼前一黑,来到药灵坊。魂识中映回坊外山灵水秀,白烟袅袅如坠云海。四面恢弘磅礴的峭峰如刀劈斧削,在白烟中若隐若现。

    得了府令后,俩人就返回灵医府。

    时光如白驹过隙,化兵城蕴有的特殊灵气被抽得差不多了。纪晓炎忽突然仰天狂笑。

    晁逸看他在院中发癫,蓬头垢面的。不噤“菲菲,谷主不会炼图过度疯了吧”

    “怎么我却感到他像头异兽在宣誓我乃山中之王。”

    她话音未落,猛然一头呲牙咧嘴的巨颅冲她吞咬而至。气势凌厉。

    她大惊失色,慌忙后撤。但却被一股可怕的伟力锁住了三力,如同凡夫俗子一样被定住。掠冲而来的狂野及凶残彻底震慑住她。

    正当它触及她时巨颅骤然崩溃。

    晁逸见她一脸的恐慌,犹如被惊吓的雕像一样定格在那儿一动不动。毛骨悚然向四周张望着叫“咋了霏霏。”,她不停地叫唤。

    向霏霏久久没回神,一脸的惊恐。一醒来就叫“好可怕的异兽。一个气机就锁住我的三力。沟魂夺魄”

    一阵咚咚之声似敲在她灵魂上。她哆嗦起来。

    晁逸也被惊到,但她毕竟没有看到过那颗吞噬一切的兽头,稍好些。定了定神羞愧不已“竟被敲府之声唬到。”。她正衣掠过院落,打开灵医府府门。

    只见门外站着两位风姿绰绰仙子。肌肤赛雪,五官精致。

    “姑娘。找谁”

    “纪谷主在么”身穿米白连衣落地长裙的仙子应。

    “你们是”

    “哦天悦小姐派我们来摧他该启程了。”

    “稍等”晁逸关上府门遁回后院。

    只见谷主已收起狂笑,正在全力摧动着三足炉,炉体通红。她远远地站着。

    纪晓炎一鼓作气把化兵城蕴有的特殊的灵气抽至枯竭后才收起三足炉,青袍一挥,挥出一堆堆堆积如山的戒子“霏霏,把里面的肥料都洒入药灵谷的无尽山脉里。”

    向霏霏应了声是,收起戒子后朝秘室遁去。

    晁逸跑上前“六年前,天悦小姐派人来摧了。希望谷主炼完图即刻起程。”

    “下回她来摧。就说我会如约启程的。”纪晓炎脸色一变。把灵医府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了好几遍。从此他忙碌起来,穿梭于灵医府与悬天烟池。

    时间一年年过去,天悦摧得越来越频繁了,七天前才派人来催,今天又来了九位国色天香。晁逸招架不住了来到秘室禀报。

    谷主正在废寝忘食地布阵。不好打扰等了几天谷主才抬起头看了过来。

    晁逸急问“谷主。咋样”

    “江郎才尽了。转告天悦的人就说我后天一早启程。”

    “那我去告诉她们”

    白宛儿收到纪晓炎的魂讯后,她一时半会不知道派谁跟他去才好。整个剑图捉襟见肘哪里都没多余的人可派。与掌清霁、天妃及冷月相商。最终定的是右灯使典宁。

    天蒙蒙亮。从药灵府窜出二道身影,眨眼间消失在缭缭的烟雾中。

    宁静的周遭骤然响起一阵嗖嗖的放飞迅剑之声。晁逸辩声望去,空中一波接一波讯剑朝四面八方激射。越看脸色越凝重,轰然关上府门,匆匆赶往秘室,去了人踪绝迹的悬天烟池。

    天渐渐亮了。

    纪晓炎俩人刚出化兵城不久。身子一闪,钻进一个时空节点,消失了。

    大量尾随而至的修士面面相觑。纷纷放出魂识扫视,只见天空中荡出空间波动,一条如莽似电的波纹朝远处激射。

    诸人各显神通追了上去,追着追着就追丢了。纪晓炎一连钻入几十个时空节点,把他们甩干净后,突然出现在云巅之上,灰袍飘扬。俯视着下方无垠的虚无。

    他放出魂识,仔细地扫视。眉头越蹙越紧。身旁绰立的浅红色长裙仙子拢了拢飞扬的秀发,在她纤巧的玉指下迅速结成几条细辫把浓密的秀发束缚于脑后,让本就美艳绝伦的她平添了些俏丽。

    典宁静静站着。灰袍青年忽然盘坐于峰上,浩瀚的魂识带起风鸣狂飙突扫,搯指如影,荡出推衍之光,而他的眉头蹙得越发紧了,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几经番斗转星移过后他扫出的魂识陡然如潮水般退回。

    右手抚上左中指上的朱红大戒。抓了把丹药放入嘴中吞下。

    朝峰下说“并非我不愿,实乃肉身承受不住。要不再容我回去修行一段时日。或者您另寻一具也许穷我诸世,也未必能达到”

    无垠的虚无之中骤然轻哼。

    纪晓炎泥丸宫内翻江倒海。脸上青筋凸现,沙哑着叫“误会纯粹是误念。小子回去后定当若修肉身。”。骤然暴退,拽住典宁窜进个时空节点仓皇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