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赶往蚀阴宗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青年见状放慢了脚步。

    晁逸胸口剧烈起伏着说“那儿不错”

    “休憩一阵也好。别像上回跟向霏霏一样,因过于疲倦而失足踏入别人摧开的时空节点。”

    晁逸一愣,眼中闪过好奇,在悬天烟池她不只一次问过向霏霏,为何她跟图主出去一趟后就变得艳光照人,而且身上散发一种令人生畏的气息。令她百思不解的是霏霏遁回屋蜗了十年出来,自已更看不透她了。每回见到她如同面临诸妃一样具有压迫感。此时听见图主提及。不噤“上回你跟霏霏去干嘛了”

    “额没干嘛呀只是赶路赶急了。”青年忽然往山涧激蹿。

    叮咚的泉水从爬满青苔的岩石缝中流出,沿着树荫下的青石蜿蜒而至,清澈无比。他蹲下身,伸手在一个泉眼中舀捧出水,尝了口,甜丝丝的,冰凉舒爽。一口饮尽地叫“好水呀要是用它浇灌灵稻,定能灵谷满仓。”。他不禁想起纪家堡的日子。取出个器皿装满水放进戒中。

    随后赶至的灰裙仙子见他一脸的陶醉样,忍不住也舀起一把吮吸了小口,随手甩掉手心里的水“还不如悬天烟池的。”

    纪晓炎取出把药锄,就近挖了个岩洞。在洞中生起火来。

    晁逸远远看着,直至洞中的显气渐去,伸手凝出个淡淡的钵影,小心翼翼地盛了些水,托着它走入岩洞,谨慎地置于临时用岩石彻成的火架上,退至青年身旁坐下。一双美丽的眼睛紧张地盯着火架。

    时间一点点地渡过。手心已泌出细密的汗珠。犹如纸糊的钵影并没有被熊熊的火焰烧毁,也没有图主所说的那样逐渐变得凝实。缕缕肉味从钵里窜出,飘入琼鼻,身子一振,星眸中暴出精芒。螓首微侧。

    只见图主舔着嘴唇盯着火架。听见他的喉咙里发出吞咽之声。

    oqiu

    很快,肉香飘出洞口,传上山涧。尾随而来的诸多修士闻到,不禁馋涎欲滴。纷纷摧动秘术,因为在他们的呼吸之间境界都松动起来,全身暴发出浩瀚的力量,大有冲破瓶颈之势。对于他们已不仅仅是肉香,更是稀世珍宝的气息。

    洞外响起一阵阵密集的嗖嗖声。悍然轰击着纪晓炎临时而在洞口阵法,砰砰之声不绝于耳。随着修士的增多,震得山崩地裂。

    轰岩石四面八方激射。两道灰影从废墟中腾空而起,穿梭于飙飞的碎石中。只见灰影所过之处,生出一窜窜时空节点。把灰影围得密不透风。那个灰袍青年猛然跺脚,拉住灰裙仙子激坠。

    砰碎石飙飞。岩山砸出个巨坑,里面漆黑。

    晁逸激喊“图主你在哪”。同时放出魂识,只见自已整个身子严丝合缝地镶入青钢岩中。

    “在你屁股下面。”

    “啊”她猛摧功法,魂识中的景致一清。自已倒骑在图主的脖子上。他双手高举抚住自已的双腰。姿势怪异且暧昧。

    她正要展开神通,摆脱周遭该死的青钢岩。可意念刚动周遭就生出诸多时空节点把自已围得密不透风。

    腰间一紧,被图主紧紧拖住。魂识中骤然呈现出图主身影,急叫“别。陷阱”。

    她心惊肉跳“咋会这样”

    纪晓炎心念电转“他这么干究竟图什么是为了阻止我去蚀阴宗么还是想借此破了我的九天天典若想利用触手可及却永远无法得到的鱼水之欢拷问我,从而趁机裂走我的合图遍么”

    这些猜测都被他一一否定。

    “难道他发现我在盗取他的精华么不。就算永远把我封印在这儿,也没用。”

    “他的意图还是希望把我引到那里夺取我的肉身。嗯一定是。”

    “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藏着掩着了。只要不用肉身之力强破封印,他就无法估测出我肉身的真正实力。

    想罢,魂念一动,留在剑图里的墨炉本体迸出一影,朝池面激射,须臾之间就降临于深山,密林中凭白无故刮起阵飓风,一具无形无质的虚无之炉融入青钢岩中。

    纪晓炎心中狂笑不止。精纯无比的修为之力犹如掘堤之河带着轰鸣灌入剑图,图空猛拓,星辰狂长。

    住在悬天烟池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包括向霏霏也收到云岚夫人的魂迅,遁至池畔,身子一跃,钻进了池中。她得把锻天狱炼出的如山似岳的灰烬洒入药园果园。

    那些改良过的大叶子树得到这些灰烬后疯狂生长,数年后竟把悬天烟池周遭亿里围笼了起来。此是后话。

    纪晓炎把九天天典摧发到极致。抽取着周遭青钢岩似的封印内蕴含的修为之力。一日、一月、一年,时光如梭,青钢岩似的封印骤然崩溃。晁逸猛然下跌,双腿一张,飘然落地。

    俩人活动一阵筋骨后谨慎地爬出巨坑。极目望去,眼前一片枯黄的朽林。她连蹦带跳地躲到一棵朽木后,扔出个阵盘,蹲下身子。纪晓炎见状,就地也发出哗哗声。

    数日之后被他浇灌过的枯木吐出了新芽。而此时俩人已出了崇山峻岭。进入了蚀阴宗的势力范围。

    天空中发出一阵嗖嗖之声,飞过一波兵图。一会儿又越过一波。嗖嗖之声一日比一日密集,半月过后天空中御兵飞行的修士犹如蝗虫过境。

    晁逸时不时望向天空,这些密密麻麻御兵飞行的修士的修为皆不下于自已,飞过的修士的气息一日比一日强大,特别是这二天,强大的令人恐惧,她紧张得手心泌出细汗,而图主却心如止水,带着她狂奔不止。她不止一次想要对图主说“要不咱先回去。下回再来。”

    图主似乎洞察了她的心绪,侧头温和地看向她,眼中充满了自信与笃定。他的眼神让她为之一松,任由图主拉着自已,狂奔了数日。远远看见前方聚集了黑压压的九天境修士。于是放慢了脚步,缓缓靠了上去。

    外围的修士听见窸窣的脚步声,看了过来。从人堆中掠出位黑袍青年,隔远喊“哪个宗门的”

    “药灵谷的”纪晓炎应。

    “什么”

    纪晓炎裹上修为喊“药灵谷。”

    黑袍青年一顿,扭头看向人堆。只听人堆中响“让他们离开。什么小门小派都来凑热闹。”

    黑袍青年转回头,看他们并没停下之意。厉道“没听见么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