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巧遇玄霜祠的小师妹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我得马上过去。没法离开。”纪晓炎古井无波地应。拉紧晁逸,两人身上的灰袍霎时结出一层墨雾。

    黑袍青年见他们无视自已的警告。举拳轰出,凌厉的拳风刚触上俩人。神色剧变,脸如死灰,凌空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坠。

    砰砸在地上,沙石四溅。

    嗖,嗖嗖数十名修士顶着弥漫的沙尘飞掠,凌空挥出各种兵图。毁天灭地朝俩人轰来。

    纪晓炎视而不见。从容不迫拉着晁逸向前奔跑。

    轰轰隆隆一阵山崩地裂。方园数十里化成废墟。浩浩荡荡的修士腾空而起,俯视着在废墟中移动的黑影。

    此时,纪晓炎如临大敌,炽热的魂识扫视周遭。频频挥出把墨剑,捣散一个个时空旋涡。

    空中一波兵图轰下。晁逸悍然举起戟图激喝“小心”。

    只见戟图瞬间被一个时空旋涡淹没近半。

    纪晓炎猛点眉心,迸出一团黑芒缠裹上戟图。剑锋朝上一挑。旋涡轰然溃散。

    晁逸慌忙收起失而复得的兵图,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一波兵图轰上身。正以自已的肉身会被轰成稀烂时却见它们一触上黑色长裙就没入裙内,消失了。

    oqiu

    天空中坠下密密麻麻的修士,砰砰之声持续不断,把大地砸成像个筛子。

    纪晓炎对之视而不见,但对一个个骤然呈现的时空旋涡,却如临大敌,把墨剑舞成残影,一一刺破它们,若来不及刺破的话,就拉着晁逸绕开。数日之后,天空中虽然凌立着浩浩荡荡的修士,但却不敢轰下兵图。

    于是纪晓炎也放慢了脚步。

    黑压压的修士见他们朝自己跑来,纷纷腾空而起,让出条通道。黑袍男子一手执剑,挽出一个个剑花搅散四周凭空生的一个个旋涡,黑裙仙子却一手拿着张图腾,时不时地看向周遭的景致,生怕一不小心掉进旋涡。

    随着深入,黑压压的修士逐渐不再升空让道了,因为他们逐渐明白只要不攻击俩人就不会骤然失去三力。

    纪晓炎执剑牵着晁逸在人海中穿行了数日,远远看见蚀阴宗的宗门耸立于两座巍峨入云的山峰之间,在烟云中若隐若现。下方是个大峡谷,浩浩荡荡的修士犹如百川汇海一样涌入谷内,一入横天宗门就不见了。

    往宗门挤去,围堵着俩人的时空旋涡渐渐消失,纪晓炎握住柔荑的手一紧,收起了炉影。晁逸感到自子骤轻,往前一冲,撞上了前面的绿衣仙子。

    她猛然回头,玉脸的煞气瞬间消散,脆声叫“晁师姐。”

    晁逸道“你是”

    “扎了二个马尾辫跪在玄霜祠祠前月余的小女孩记得不”仙子同时取出把灵弓。

    “汲妍啊我都不敢认了。”

    身后涌来的修士不停地催促,挤着仨人往前走。快入宗门时从峰上忽然掠下位青衣仙子拦住仨人,她那如钻的星眸看向纪晓炎手中的墨剑“收起来。跟我走。”

    纪晓炎跟着她,上了峡谷左峰,钻入擎天柱上的金色大门。门内如梦如幻,比悬天烟池还奢华。不停地穿廊过院进入个大殿。殿中静悄悄得空无一人。

    青衣仙子回首看向刚跨进门槛的纪晓炎“等着。”。身子却翩若惊鸿般闪往后殿门。

    纪晓炎径直坐上右侧的春凳,惬意得闭上眼。

    晁逸莞尔,窜了过去挨着灰袍青年坐,一触上春凳,一股特殊的灵气从臀下窜入身躯,引得丹田轰鸣,筋络舒张,血液沸腾。疲倦的身子刹那间生龙活虎。星眸圆睁。“汲妍。快过来坐。”

    “我不累。师姐你看那张挂在正殿的山河图,至少是上品天兵。”正在察看大殿的绿衣仙子美目闪亮。

    “喜欢我送一幅给你。快过来坐。”

    “真的”汲妍大喜,转身看向晁逸。

    “能假么”

    “晁大谷主。你就不看看殿门与我们家有什么不同。门去哪了”

    晁逸扭头一看,宽大的殿门门框上并没门,转头看向那幅山河图,惊叫“山河居。”

    “光山河图就已超越了天兵。山河居会逆天到何种程度以这里的奢华,及图品。仿造一幅我们的也并非难事。”

    晁逸脸色大变,噌地拽起纪晓炎“快走”,灰影如闪电般窜向殿门。

    砰一头撞上门板。被弹到殿央,摔得四脚朝天。

    “小妹妹,进入山河居还想走。留下做我的侍女好了。”

    晁逸全身痛疼,惊惶失措。被她压在身后的纪晓炎招手一拍地面,飞身掠起。

    一阵阵香风袭来,浩浩荡荡的冰肌玉骨的白衣仙子从四面八方飘然而至。把仨人围得水泄不通。

    后门方向分出条长长的人道。从大殿深处扬出一阵诸仙子的天籁似的嗓音。从人道中缓缓走出位灰裙仙子。清纯而飘逸。

    纪晓炎的星眸中黑烟翻滚,九天瞳看到的却是亿万具肉身疯狂转换,从娇小玲珑转向婀娜多姿、丰胸肥臀,又从清纯变向妩媚、端庄、风情万种,灰裙仙子竟在踏出的一瞬间转换了亿万具身躯之多,具具如烟似海,令人窒息。

    纪晓炎星眸圆睁一脸愕然,不住后退,背后传来柔软的触觉。听见晁逸的声音“退不了。”

    纪晓炎驻足望着还在碎步逼来的灰裙仙子道“没我什么事了。我先回去。”说完,身后的晁逸被黑雾裹住没进他背部。

    “难得来一趟。就不参观下”

    “不了。”

    “那怎么行姑娘们送纪图主去后院好好招待。”

    “是。宗主。”

    大殿中金光一闪。汲妍直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时,大殿里寂静无人。敞开的殿门垂泄着流动的浅金色的雾帘。只见帘外有位仙姿国貌的青衣女子正沿着林荫深径款款而来。穿过雾帘时,全身裹着一层金光。

    啵金光陡逝,此女正是带她进宗门的沈仙子。

    汲妍正衣道“沈姑娘。宗门何时才进行大选。”

    仙子微笑“六十年后。”

    “临时改时间了。不是说一年后么。”

    “你说的是上一届吧都过去近千年了。”,沈仙子见她情绪不高,点出道黑芒朝她小腹激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