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没那么便宜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汲妍大惊,却无法躲避。哧闯进她的紫府。一身的修为之力如掘堤之河般被抽跑。身上的白衣犹如朽灰一般洒了一地。

    “他保荐了你。宗主赐你一袭九天山河衣,留在大殿听用。”

    “他人呢我能见他么”

    “最好别去。”

    “为什么”

    “在后院炼血。”青衣仙子姣美的脸蛋漂过一沫霏红,匆匆掠向后殿门。

    汲妍嗅到一股奇特气味。从未闻过,让她浑身燥热神思恍惚,追向气味,闯入大殿后门。

    话说晁逸被纪晓炎送回到药灵谷。就去了悬天烟池,本是碧波万里的池面现已沸腾,扑扑得溅出的水珠晶莹剔透。

    蹲在池边,她伸手欲去触碰。

    此时正巧被池中闪出的向霏霏看到。急叫“别”

    可没来得及,只听见呲的一声。晁逸惊骇地挣回手,柔荑已被炀成焦黑。

    oqiu

    晁逸还没来及惨叫,魂海的兵图颤抖,闪过座庞大的宫影,吐出团气雾。失去知觉的焦手骤然阵阵清凉,脱落下一波黑屑。她愣愣地看着失而复得的柔荑。

    向霏霏见她的手晶莹如玉,暗暗松了口气,掠向群峰。倒完灰烬回来。见她还蹲在那儿发愣,轻拍她的香肩“跳下去。保你没事。”

    “比刚才已炽热万倍。下去准梵成灰。”晁逸恐惧地应。

    向霏霏闻言,猛摧功法,挟着修为突如其来得一推。

    嘭晁逸一头扎入池中。全身被炽热的水炀得发出呲呲声。仿佛要被梵化。尖叫出来的声音因浑身舒服转成梦语般的低呤。

    “死丫鬟够鸡贼的。这回出去,如愿以偿了。”

    她一愣,回过味来,秀幕笑开,纤白的手摸向自个的平坦小腹。星眸里闪过一丝精光,不禁剽向霏霏。只见向霏霏的小腹依然那么平坦迷人。

    向霏霏察觉到她在注视着自已的小腹。莞尔“以他逆天的血脉神通,没个上亿年哪里能看得出来。”

    俩人边说连袂朝那片蔚蓝之地闪去。少顷,她们带着灰烬又出池了。就这样忙了千年,周遭亿万里都被一种特殊的灵气笼罩着,终年不见天日。这里的花草树木都发生了异变。

    俩人望着这片亿万里山脉里多出的一座座连天接地的锥形山峰,向霏霏不禁生出感慨。

    而身旁的晁逸眉宇间却有些忧郁,她可是亲身经历过时空漩涡的诡异莫测。自从锻天狱炼出的灰烬明显少了后她就没踏实过,总想起那个灰裙仙子逼近的情景,侧首说“要是跟九天蚀阴图相争,究竟谁的能胜出”

    “我也不知道。下回九夫人来时问她。”

    “算了上回夫人派我去鱼眼府,她都不愿搭理我。”

    “是么倘若抛开血脉后裔这项,以她的功勋及智慧足可做第一。”

    “走。我们找她去。”晁逸一扫忧郁,眼里忽然闪过自信的笃定。

    山河居。

    它的后院有块隐蔽的禁地。不仅偏僻,而且神秘。看似一小片枫林,却从中遁出成千上万名仙子。个个神色疲倦衣裳不正,美艳绝伦的脸上汗迹未干。四散而去。

    枫林中某个荆棘丛里藏着个金池,池边站着位灰裙女子。星眸一眨也不眨得盯着池中头枕碧玉身裹灰袍的骷髅。

    只见骷髅黑洞似的眼框闪烁出幽芒,裹在身上的灰袍卷起旋风,吞噬着金色的泉汁。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血肉,一会儿就成了位眉清目秀的青年。

    灰裙仙子一脸的激动,跳进池中,坐上青年起伏起来,她那剧列变化的身躯不停地互相融合。身下刚恢复的青年很快又化成骷髅。

    仙子站了起来,等骷髅生出皮肉后她又坐回去,周而复始。

    一日,仙子突然停止起伏,身子一晃闪出了金池,进入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大殿。殿里吵杂,根本没人注意到她的到来。

    台下靠前的椅子上的魁梧中年正说着“比起以住,这届不管规模还是参选人的实力天赋都是历年之最,都葬身于试练域。往后咋办”

    “不是还剩几个么”坐在邻椅上的少妇应。

    “下届呢”

    “不管怎么样,宗主闭关前嘱咐过,别打扰她突破。”少妇说。

    “照此以往,要不了多久灵液就见底了。我可承当不起毁宗之责。”魁梧中年道。

    坐在斜对面倾听的儒雅书生突然插道“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彻查灵液锐减之事。但一点线索都没有。”

    “当务之急。是那些超级宗门找上门的事。”一袭青色道袍的女尼截道。

    儒雅书生愤愤不平“岂有此理。我出去理论。”

    “既然都打上门了。哪里能三言二就能说得清楚的。毕竟他们失去了的是天才弟子。”一语不发的鹤发童颜的老翁突然道,“不如投票。不赞成的请举手。”

    此言一出,喧闹的大殿立即静了下来。一个个少妇及女尼举起纤手。其它长老见老翁举手也陆续举起。

    灰裙仙子忽然神色剧变,被卷入个小旋,凭空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回到山河大殿。殿中汲妍跟以往不同,黑裙包裹着的曼妙身子散发一阵阵淡淡的灵潭气息,古老、沧桑且神秘。她悠悠地道“图副。”

    灰裙仙子犹如五雷轰顶,魂不守舍的她走向后门,钻入后院的枫林。只见干涸的金池里一个灰袍青年与一群环肥燕瘦的仙子围着三足墨炉胡吃海塞。怒不可遏凌空一撩,踢溃了墨炉,“从哪掳来的送回哪里去。”

    激荡的气浪把金池中的人掀飞,甩落在池岸上。神态各异。岸上迎风绰立的红衣黑裙仙子,身姿妙曼,她怒目圆瞪着叫“陀天悦。没那么便宜刚借完了我们的元阴之力,就想甩掉我们,门都没有。”

    灰裙仙子俯视着冷笑“别忘了。戎以欣。这里是山河居,不是你的雷音洞。”

    “跟我摆谱不就抢在大婚前,背着宛儿表姐跟他偷尝了禁果,截取了九转天躯。”

    灰裙仙子恼羞成怒,朝天一指,天空迸出条如莽似电的金索,一阵啪啪的抽打声,抽得戎以欣皮开肉绽,煞白的娇脸滚落着滴滴豆大的晶莹汗珠。她星眸圆睁,屈犟地盯着空中悬立的陀天悦。那怕来自真灵中的灼烧令她一次次晕厥,都一声不吭顽强地挺立着身姿,死鱼般的眼球依然瞪着她。

    金索扬起拍下的瞬间,引起的阴风掀得在场的仙子如坠入万年的冰窟瑟瑟发抖,一阵比一阵冰寒彻骨。转眼她们都全身裹着层厚厚的鹅黄色的寒霜,冻成一尊尊直立的黄色冰雕,发出嗤呲嗤呲的腐蚀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