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九合天典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邻近的艮峰峰腰上正有名仙子如猿猴般攀峰,须臾间就攀上了峰顶,掠近天艮宫,蹿了进去,如风似电般穿廊过院,蹬上天阶,窜入宏伟的大殿叫“师姐。他闯过了。”

    “选的是什么功法”香妃榻上侧躺着的国色天香噌地坐起,星眸发亮。

    “九合天典。”

    国色天香闻言眼中一黯,神色沮丧。缩回玉足,又和衣躺回榻。

    掠近榻的仙子见状说“当年他选“九剑和合诀”及“锻天绝典”时不是一样被人嗤笑,结果呢这个九合天典跟它们比,容易多了。至少创典者还练到了小成境。”

    国色天香又燃起希望,重新坐起“宗门大比咋样了”

    “偃旗息鼓了。”

    国色天香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又问“其它峰呢”

    “我也不太清楚。”

    “去打听打听。”

    仙子哦了声出了大殿,神色恍惚地下了艮峰,一路拜访诸峰,大部分的宫门阙门紧闭,没关的也露出交回牌子之意。奔跑中她脑中不停地闪过师姐忧虑的神情,她忽然一钝,折身奔向另一个方向,来到一个坳谷,钻进谷中耸立的黑色的高塔后再也没有出来。

    记住网址oqiu

    数十年后,她从未阙走出,再次掠向艮峰,隔远就看见宫门关着,一连去了几座峰都是如此。一阵秋风袭来,带着丝丝凉意,心中倍感孤独。不知不觉间攀上了震峰,远远看见天震宫敞开着,心中为之一喜,掠了进去“绮梦姑娘在么”

    “我就知道你准会寻来。”殿里传出珠落玉盘的声音。

    白如雪激动叫“赵珂没走也不来找我。”

    “我找你何止万回只是每回去都碰上你在双修。”

    白如雪玉脸漂过一沫霏红。身形却如风似电般闪进大殿。殿中除了欧阳绮梦和赵珂外,还有相公。见他身边还有个没人坐的蒲团,就坐了上去。

    “在剑图族族地,惟有一个好处就是吃喝不愁。”白如雪说着就取出双金乌纹长筷,往条案上的三足墨钵伸去,夹出块兽肉送进嘴,入口即化,一股股银色的能量冲向小腹,闯入丹田,仿佛自已的肉身都强了一丝。圆睁星眸“这是什么兽肉”

    纪晓炎道“好吃吧这可是难得的九天中期境雷兽。多吃点对你的肉身及修为都大有裨益。”

    “不是绝迹么”。

    “只是它的速度已快过修士的魂识瞧不见罢了。府里刚捕捉到数十万只。”

    “数十万没骗我”欧阳绮梦显然不信,但手中的金乌纹筷却舞成残影。

    不到半日,仨女就躺在地上来回翻滚,一会儿,肚子就胀得跟快要临盆的孕妇一样大。

    纪晓炎见状只好点出团黑雾,把仨女裹住。直到一个时辰后才点散黑雾。

    仨女玉琢似的脸上黏了一层厚厚的“黑泥”,发出难闻的腥臭。尖叫着如闪电般掠向大殿深处。

    不久,神色怪异掠回,坐上蒲团又开始玩命地吃,这次比上次更加有持无恐了。

    历经数千次,仨女炼出几潭的黏乎乎的腥泥,直至雾团没法再炼出,她们才摆休。

    赵珂剽了眼纪晓炎,可怜巴巴地说“相公,我债台高筑了,就算把我卖了也还不清。能不能看在我是你的少夫人份上免了”

    纪晓炎叹了口气“我也被你们吃得债台高筑了,九夫人隔三差五地催我还唉”

    “骗人。外申峰的冷阙主我认识,她很大方的。”

    “不是她。”

    “内离峰么宫门都关着。”

    “都不是。她姓扶名牧歌。没她点头,谁也别想免。”

    仨女互视,欧阳绮梦不悦地说“要是相公不愿意就直说,何必杜撰出个子虚乌有的扶牧歌来。”

    “不信”纪晓炎朝空中一点,把自已收到的魂念点出,空中呈出位修条但不失肉感的灰裙仙子,玉脸含霜,不怒而威,一手持着块古色古香的墨牌,另只手伸出食指迸出金芒在上面显出的一串长达数里的红色阿拉伯数字下来回画动,小嘴说个不停。

    仨女一脸的尴尬。

    “为了你们,我已债台高筑。九夫人又催得紧,是不是该把资格牌送我了。”

    “六宫八阙都无主。就算我们的全送你了,也还差一块。一样出不去。”欧阳绮梦眼中隐晦地闪过一丝笑意。

    “差的,我再想其它办法。”

    赵珂道“宗门不会答应的。”

    “宗门要你们还时,我再还你们。”

    白如雪道“再替我们还清债务。”

    “这,行”

    等到平帐后,仨女才交出资格牌。

    纪晓炎朝眉心一点,飘出团墨雾,从雾中走出十三位仙子。

    扶牧歌一走出来,就狠狠得瞪了眼纪晓炎。而他却冲她傻笑,讨好地说“几十年不见,夫人生的是越发妩媚动人了。”

    扶牧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伸手揪起他的左耳“这回打算让我掌管哪一峰呢”

    “离峰咋样”

    “纪黑子你为何非要让我守门呀”

    “重用你那里可以兼顾内外二十一峰。”

    “让我答应也行。正式升我第一副图主。”

    “这还不简单。”纪晓炎立马答应,一点扶牧歌的眉心。

    数年后,纪晓炎与欧阳绮梦等人出了少主府,去各个顶级宗门炼丹复图,赚取修炼资源。这样东奔西跑了数万年。藏在悬天烟池的剑图开始冉冉起升,破出池面,飘上空。就在它要冲破大阵时,纪晓炎回来了,把它收进体内。随后去了北少府,府中只有纪渊、纪星雨等人,于是问“纪扬和纪炎呢”

    纪渊回道“去映月湖了。”

    “你与星雨也该专心准备闯关之事了。把悬天烟池交给纪玮、纪朗打理。”

    看起来就十一岁左右的纪玮截道“父亲。他们鬼得要死,早在千年前,就甩我与朗弟了。”

    “是么咱也早日修到九天一层巅峰,把这些杂务事甩给纪衍和纪乐。”

    看起来才六、七岁纪衍和纪乐瞧向看起只有三、四岁的纪北。

    纪北跑上来抱住纪晓炎的腿,嘟起小嘴“不公平,他们都两人,就我一人。”

    纪晓炎一把抱起他“怎么会呢还有纪天小弟弟啊”

    “在哪”

    “过些年,父亲给你送来好不好”

    “好嘞”他挣着身子跳了下来。

    在悬天烟池只呆了月余,纪晓炎就回了少主府。放出剑图。只见它一闪,没入星空似的地宫。,,,